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血流的太快太慢都不好
血应当在该流的时候流
太快或者太慢都是最好
血没有完成它的任务
就不该被解放

到第三第四根手指时
红色的月牙迷惑着我
一切都只像是红色的皮被扒掉
只剩下那两根手指头
还有皮一点点被吃掉

套上白色的纸加胶带
像个粗制滥造的火箭
屁股喷出一堆红的金属
有点冷
金属在死尸上蠕动
脸好烫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在铁轨对面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