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沿着河床返乡

沿着河床返乡

◎沿着河床还乡
  
  站在无字碑面前,万年青
  无地自容。只剩下
  一具空架子。崖面
  寒冬的拷问下,崩裂出
  惨白的肋骨伤痕。一道道,
  直插到鸡公山的喉咙。风抖
   雨泣
  
  千百年了,为何
  抱石投江成了望夫崖的一个谜。鸡公山,
  到底隐瞒了什么,需要
  山川来化解,或
  江河来洗净
  
  风已远去,雨不必哭,鸡公山下
  还有一汪施恩泉
  
  枯枝残叶
  适合凭吊过去,无字碑
  披一身纯白
  已沉然淹没
  
  说,或是不说
  已不再重要。望夫崖的山桃红,依旧
  在鸡公山下悔过,喊魂
  
  鸦巢已静,楠竹沉默
  残留多年以前,静静的河水
  等候招魂摆渡者,独自
   描摹沉重的漩涡,沿着河床还乡
  
  
  ◎故乡
  
  对于故乡,漂泊的人
  用浮萍拥挤的泪水围成
  一道道的堰坝
  每一道堰坝,都葬有
  红水河翻腾的水,码头的秘密
  
  对于故乡,固守的人
  村庄沉陷,彼此被忽略
  跌落的水,站着的河流
   每一道堰坝,都葬有
  红水河翻腾的水,码头的秘密
  红水河翻腾的水,码头的秘密
  在修了一半的大桥上
  来回踱步
  它像巴楼山的固执
  像一尊佛,沉思的老者
  
  对于故乡,我
  ——蓄满糊涂
  不谈火车上的方便面,不说远方的水土不服
  还有什么比红薯酒
  更能抚慰一碗向南的心
  
  其实,对于故乡
  每一个人,都守口如瓶
  一草一木都是真相
  
  
  ◎一个传说
  
  与你相遇,源于一个成语
  芙蓉出水,或一个传说
  关于芙蓉镇的传说
  
  一座山,一位弱女子
  在谷雨后的某一天,在山脊的拐角处
  布谷鸟一直在喊山,不哭,不哭
  山雨,无法洗清芙蓉的委屈
  千年老山寨的魔咒,冷冰冰的迂腐
  孽障?克夫?克亲人?
  吞噬了芙蓉纯洁的泪光,掐灭了
  一丝活下去的草芯火。
  芙蓉河也在哭泣。芙蓉呀芙蓉
  你走反了,
  又丢了方向
  
  芙蓉依然说,我
  没有走错,我脏
  还款款地走向河中央
  我走了芙蓉镇就干净了
  苍天发怒了,电闪雷鸣
  芙蓉山动容了,山洪爆发
  而那一个千年老山寨还是
  那么的死寂,毫无生气,寒过
  山寨寨口铁狮子的生冷
  在良心与愚昧泯灭那一瞬间
  芙蓉河在咆哮,该死的愚昧
  芙蓉河奋力隆起
  河床露出来河就死了
  真相不能大白
  
  总要留点活儿
  给后来者。枯寂的河床像
  一道伤疤深深地刻在
  芙蓉山的胸腔上
  第二年开春,漫山遍野
  芙蓉河的河床上也开满了芙蓉花
  那么灿烂的,浪花那么的欢腾
  老山寨的残砖碎瓦堆中响起了
  凄惨的忏悔
  那个动人的神圣的芙蓉镇传说
  活在一个个后来者的心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师道
下一篇:纠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