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车上,我也在车上


  
  一辆大巴,奔驰在子时的路上
  嘘……,请禁声
  奈何桥上的脚步,正匆匆,又忙忙
  逃不出的梦,轻薄了时光
  都说,深秋的日子更加坚强
  可那坠入心头的恐慌,谁来欣赏
  
  难道,生命是一场冤枉
  只能留下那一抹残红独伴秋霜
  奥密克戎啊,奥密克戎
  我已在一米线外,裹紧了蓝色的防护装
  可这一场楚痛的蜕变
  生生过后却还要历经那生生的离殇
  
  当所有的过往黯然散场
  疯狂的墨迹,于岁月的指尖之上
  研磨出一阙断了年轮的篇章
  多少花事不堪眺望
  多少旋转的思量
  囚禁了,多少不寐的时光
  
  二
  
  静默之秋,风在长吟
  落叶捧着残菊
  在岁月的额头,刻下了痕迹
  一滴墨迹,几个顿节
  月淡,星凄
  勒心之曲填满了夜的空隙
  
  一路行尽,悲伤淡入
  无奈,秋色萧萧叶煞魂,涩到心哭
  回首再倚梦,痕迹无踪
  一曲哀痛荡天游,怎与悲歌唱
  黄泉路
  摧碎了五脏六腑,谁人能顾
  
  你在车上我也在车上
  茫然眺望声声悲怆
  断肠处,看那别离匆匆过往
  一腔回家的念想
  一场铰尽灵魂的思量
  只留下,这蒙蒙细雨沁透寒凉
  
  三
  
  落叶的言语,有千片万片的呼应
  飘飞的脚步
  在视线之外翩然而去
  如果,一滴泪就是一个字韵
  那绵密的纷扬,飘逸
  又汇流成海,会是一首诗吗
  
  以心为形,踩过意识的柔软
  正如你的良知
  迎着风霜渐渐悲怆
  如果,一朵花就是一季生命
  那自由的漫舞,游走
  又沦落成泥,会是一首歌吗
  
  那枚圆月,从怀中艰难地诞生
  无期的眸子
  挥舞着残缺的手臂
  在唏嘘声中,询问着过往的车辆
  解封了吗
  解封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你在车上,我也在车上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守护平静的生活
下一篇:归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