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月朗星稀,打开心扉,终于看见梦中的眼泪
  琴声呜咽,草原上的马匹如天马踢踏般在飞
  ——题记
  
  春天曾经醒来
  春天的颜色是绿色的
  春天也曾死去,如同街上的尾灯
  消散于里,望不到清晨和一盏星
  望不到的,是高不可攀的灵魂
  
  不知道那些歌声里
  苍翠是怎样地纷飞
  不知道我们的羽翼下
  爱情如同小鸟一样
  折断的翅膀和畏缩着前行
  在狂欢里,又是谁,在数落这另外的角色
  看不尽山川秀丽美人如画
  想着你的容颜思绪如飞
  风和雨都曾经来过
  就像那最后一个冬天,大雪从天而降
  白色成为一种幕布的荒原
  
  敕勒川,蓦然回首
  也许是大雪下落的天山
  也许风很急,也很冷
  看不清的山色,是希望的一盏灯
  灯火辉煌,照耀那茫茫的州府
  
  倏然而过,总是在不经意之间
  想到曾经和一场场失去
  我爱你只因岁月如梭
  一场抒情,一场,正在续写的悲哀
  一场梦,迷雾的森林
  我怎知岁月真实与否
  黯然下,是含着泪的母亲
  
  春已去,秋霜来
  季节轮回,日月交替
  说不尽的话和点不完的灯
  一只只飞鸟,带去的音信
  琴声呜咽,只是岁月苍茫
  大雪下,我依然把这季节
  定格在冬季,犹如塞外的金戈铁马
  一曲魂断,断人肠
  
  只缘感君歌一曲
  唯有思君暮与朝
  那时候,我终于将踩上一条道路
  在荒原外,与敌人对峙并且手握长刀
  
  不是雾,是拨开雾后的清醒
  月朗星稀,我终于拥你入怀
  而塞外,风雪冰凉
  
  原创首发江山文学网于2022年12月18日
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