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牢骚

牢骚

驾着自己的11路车走了一站又一站
  当头烈日照得车身黝黑出了许多汗
  为找份工作疲于奔走一天一顿饭
  一天天跑下来头晕身虚两腿打颤
  ——还是没事干!
  回头看看来津这半年叫人心寒
  南疆物流卸煤让自己变成了黑炭
  苦一点累一点脏一点这还不算
  卸车费却让人层层剥去了四分之三
  大板锹几乎要把浑身的肌骨累断
  今年的煤价起伏让许多的商人暂时搁栈
  本来不多的煤车又被机器抢卸了一大半
  打打算算三个月只挣了两千多块钱
  工头的伙房又算去了一半
  一身煤灰一身臭汗
  每天二十四小时坚守货场不怎么合算
  不如另谋出路早点滚蛋
  告别煤场去操纵打桩机钻
  一帮蒙族兄弟技术过于熟练
  总是让钻机疯一样地转
  “不唠不唠”的蒙族语让我这个汉人如坠烟云间
  也就在“不唠不唠”的喊话中一个工地很快完蛋
  下一个工地何时下来农民工说了不算
  漫漫等待无际无边
  每天四十元的报酬难以安慰对老婆孩子的思念
  为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去浴池里操练
  搓背、足疗、按摩、刮痧、拔罐
  一个月下来觉得自己学得可以单干
  跑遍大街小巷洗浴的回答让人发颤
  ——“我们只要小姐不要男子汉!”
  早他妈的知道这样做个变性手术免得别人发难
  即便这样,这个年龄人老色衰谁还会喜欢
  牢骚,总归牢骚,肚皮嚷着要吃饭
  虽然一天一张饼干咽
  这并不奢侈的饭食总得花钱
  钱从何来,一百块钱的中介费又被别人蒙去卸煤炭
  瘦小的工头说得口吐白沫天花乱转
  没卸过车的还真以为一年能挣十来万
  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愿,可肚子要吃饭
  手拎着大板锹又去干炭
  远远出乎我的预料的是——
  卸火车比卸汽车还要惨淡
  等三天才摊上一节车厢四个人五个小时才八十块钱
  这一锹锹端出的六七十吨煤炭中流了我们多少的汗
  小个子工头还不停地催促说火车定点我们的速度慢
  天擦黑,蚊子比妓女还亲热一口一口吻得我们浑身长鸡蛋
  这份罪每小时四元钱的报酬我们的劳力廉价到了极点
  真不清楚这样的扒皮为什么就没人出来管一管
  不合理的分酬让我重新开动11路继续转
  不是因为懒惰 也不是因为混蛋
  这样的挣钱速度最后恐怕让我连老婆孩子也找不见
  我的11路终要开到哪里靠站
  心里没底——
  漫无目的地往前转
牢骚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七绝·杂吟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