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语言的骨头

语言的骨头

◎语言的骨头
  
  我给过你面包。一枚黑色的纽扣
  老榆树上安坐的鸟巢。那时
  太阳像一个孩子
  忘记回家。我们坐在山脚下
  青草。茯苓
  围绕着我们。时间越来越长
  蝴蝶飞出我们的身体
  她到山顶了吗?
  她带着我们正在使用的动词
  可寺庙空空
  我们的归途,还握在婴儿小小的拳头
  
  ◎天空
  
  我在一片叶子上
  我像一个孩子。滚下去。滚下去
  其实,每一个雨点
  都是一个孩子。爱叶子
  蓝叶子。绿叶子
  有时,也爱灰叶子
  我坐在它的上面,依靠陈旧的门
  仰望。修补
  多余的空隙,墙壁从叶面上矗立
  我的眼睛,选择不同的角度
  以光速,紧跟自己
  
  ◎天空又下毛毛雨
  
  我走那么快。他们追不上
  我经过花坛。路口
  擦身而过的人仿佛一个点
  明亮的。模糊的
  还有一个孩子。我为什么总是遇到孩子?
  为什么挡在我的前面?
  “太阳花。太阳花”。我喊到
  一滴雨,在我的眼睛
  张开了翅膀
  
  ◎远距离(一)
  
  风倒了。一点点倒下去
  韭菜花匍匐在地上。衰老,枯死
  这是我们不便交谈的话题
  我开门。出门
  我经过艾黎大道46号。我走在盲道上
  闭着眼
  树叶纷纷下落。搀扶我
  坐着吹笛的人,心中没有台阶
  一张邀请函,是他给我的喜悦
  我们提到过的白玉宫,姿色不同的菊
  占据我日夜面对的方向
  更想知道——
  一棵草进入你的眼睛,就是一个湖
  深深地湖,鱼儿飞向天空 
  
  ◎远距离(二)
  
  我们应该谈些什么?牦牛、骆驼
  刺猬、羚羊
  要不,我们说说木棉、苹果
  袅袅而起的炊烟
  说说村后弯弯曲曲的小河
  像他们一样,坐在午后的阳光下
  让椅子,小路更加具体
  让飘落的树叶,更像蝴蝶
  宁静地飞
  坦然地飞
  我们应该散散步,避过窗户和眼睛
  像他们一样
  偶尔对视,告诉对方
  枯死的花,只有一个名字
  (文/网名:紫陌曦风)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们的七夕
下一篇:气喘吁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