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孔子”论道

一天烦燥,晚上喝了点儿闷酒,昏然入梦。愰惚中,迎面走来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老人仙气十足,举止儒雅。
  我惊叹道:“来者莫非孔老夫子?”
  老人微微一笑:“可不咋地,我就是老孔。老未啊,您怎么在这荒邻野外,一个人躲在这儿喝闷酒啊?”
  我这时已经忘了慌恐,连忙起身施礼答道:“孔圣人有所不知,吾今已到先生所谓‘知天命’之年,然今未有文可治国,武可安邦之能,亦未有经天纬地,通古略今之能,生如蚍蜉,虚度光阴,故而忧闷!”
  孔子听后,微微一笑:“我说老未啊,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能治理国家、指点江山、为国家做大贡献的,十几亿人中毕竟是少数。您虽农民出身,可生在红旗下,长在和平环境中,又有幸受到国家良好教育,又家庭和美,工作得心应手,虽然生活普通,工作平凡,可也遵纪守法,不惹事生非,不给国家添麻烦,你这样的人岂直千千万万!”
  我听了很不舒服,反驳道:“然先生胸怀天下,为君治道,著有《诗》《书》《礼》《易》《乐》《春秋》六书,亦有《论语》留世教诲后人,桃李满天下,倡仁义之道,行礼义之规,持有子路、颜回之弟子,功德盖事,光耀千秋,上比日月之辉,下比山海之重,众人敬仰,举世瞩目,可谓不负光阴,不枉一生!此乃众人追求的典范!”
  孔子听了,哈哈大笑:“老未啊,人应量力而行,不能好高骛远!如果在能力之内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儿,就会受到别人的尊重,也是有价值的人生啊。”
  吾回应道:“然先生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可谈笑论道,可论民情国事,心神幸矣!吾却不能入九流,无鸿儒之友,无管乐之趣。岂不哀哉!”
  孔子又大笑,说:“老未啊,可别说了!我的学生们都忙着国家、社会、企业事务,他们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就连子路、颜回这样的学生也都全力以赴考虑怎么对付那些不安好心的外国人的造谣生事、污蔑我华夏人民,怎么搞好国内经济繁荣、安定团结。看他们太忙了,我想帮帮手,可毕竟年龄大了,反倒添乱。这不,想唠唠嗑嗑,都找不着人啊!这不也闲着闷的慌,瞎蹓跶,碰着您了!”
  吾甚悦,自叹道:“孰为圣人者幸矣!昔以为先生道高者寡和,吾为无道者不知何从!今闻先生教悔,醍醐灌顶!”
  孔子仍微笑着说:“这就对了啊,别胡思乱想了,我陪您喝一杯吧,然后好好睡觉去,休息好,明天精神儿地上班去!”
  我一高兴,立马醒了,睁眼一看,唉呀,快到起床点儿,赶紧起来准备上班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