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士兵,盐

薪水士兵,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撇开蝴蝶效应不说,三者其实也很有渊源。古代世界各国历史可以说是围绕盐而发展的一部历史,可以说盐在那时候是兴国之要,国与国的关系也围绕盐展开。在英语语源里,薪水,士兵,盐,也是同一语源,众所周知在英语中,盐是“salt”,而薪水则是“salary”,士兵是soldier,意思就是,在运送盐salt的过程中,需要士兵soldier的护卫,而所有这些人的报酬都以实物“盐”发放,于是产生出薪水salary。“salt”,“salary”和soldier的词根都是盐“salt”,为了盐,诞生了保卫盐利益的士兵,产生出发放实物报酬“盐”薪水salary,也可以说,没有盐就没办法从事生产业活动,一个国家崛起无从谈起,国家长治久安也无法实现。
  每个月最盼望的是发工资,粤港澳地区把发工资叫“出粮”。把发工资叫作“出粮”,倒是有趣之极,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月,换来一个月的口粮,吃吃喝喝,好歹也算是填饱肚皮,留有余力,继续工作,等待下个月。如果从薪水发展历史来看,也许应该叫“出盐”才更加贴切。我每个月到了月底都是月光族,每天孩子们围在身边满身口袋搜,都搜不到他们想要的零花钱,“搜哪里”都没有salary,也许是爸爸还不够努力工作,每每都对自己说,明天开始要加倍努力工作,让孩子们过得更加好,每天都是那样激励自己。
  和平年代,也许需要警察阿sir维持秩序,士兵主要是保家卫国,自己的薪水“盐”则已经不需要士兵护卫。记忆中,有一年生产队(村里)分红,粤北那时候还欠发达,故乡都还是点煤油灯,去县城都要靠两脚走路,那次去县城取钱的队里的会计后和出纳,可能因为走路太急,会计突然身体中暑不舒服,临时去了医院,回来已经是晚上,本来白天要分完的钱,结果晚上太黑没有办法分,提回那么多的钱,生产队又没有保险箱,放谁家都觉得不安全,队里决定放在村里“厅下”,那时候祠堂被拆了,客家人把村子公共的大厅叫“厅下”,决定由几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晚上在厅下看护一晚上,第二天赶紧把钱分了。于是队里派了四个年轻人在“厅下”看护着,叫四个人看护,意思也就是四个人好打牌消遣,谁知道四个人打牌到半夜,有人突然发现,四个人打牌,却有五只手抓牌,胆小的吓得尖叫一声,扔了扑克牌就跑,寂静的小山村,那一声尖叫,把一村人几乎都惊醒,外公他们几个比较德高望重的出来,外公一句“胆子比卵子还小”,就替换了那几个小年轻,我小时候胆子也小,外公经常那样说,饿你三天,鬼林子里你都去钻。不过,那天晚上的几个小年轻都说,的的确确是看到五只手摸牌,也许不是他们怕熬夜,故意想偷懒编的故事,也许是半夜三更因为光线暗淡,大家出现的幻觉。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小时候故乡守护分红的一件趣事,从此外公的那句“胆子比卵子还小”口头禅,也在村里传开了,成了整个村的口头禅,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居家过日子,食盐是百姓生活必需品,记忆深刻有关盐的故事是小时候看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的故事:因红军主力战略转移,留下来坚持战斗的红军和赤卫队员被土匪胡汉山围困在山上,时间一长,红军便缺少食盐,为了生存红军派出十来岁的儿童团员潘冬子和一位老大爷下山买食盐,潘冬子他们在山下乡亲们的帮助下很快就买到了食盐,考虑到在上山的路上土匪头子胡汉山设置了关卡,冬子便把食盐装进了一个竹筒做的茶壶中,扮作上山砍柴人来到了关卡前,不料土匪加强了检查力度,冬子一看,知道提着竹筒是过不了关卡的,只见冬子眼珠一转,飞快地向河边跑去,不一会儿冬子又回来了,并顺利地通过了关卡。过了山坳,老大爷问冬子,你刚才去河边干什么?只见冬子解开棉袄,大爷用手一摸,湿润润的,一尝,咸的,是盐水,冬子把食盐化成了盐水浸泡在棉袄里了,老大爷高兴地竖起大拇指大声夸奖起来:“冬子,你真聪明!”。潘冬子不但聪明地顺利通过了关卡,还用一壶尿忽悠戏弄了土匪一回,真是绝了。电影《闪闪的红星》在赣东拍摄,故事应该发生在赣南,小时候回赣南,爸爸也经常讲起,津津有味,印象深刻。
  我们经常说的“物有所值”,在英语里也是用盐来表达:worthone\\\\\\\'ssalt,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发挥自己的价值。的确,日常生活中,不仅仅食物需要盐,生活点点滴滴都需要“盐”。日久生厌,食物放再多盐,有时候也会觉得味淡无盐,日子无味,需要的是创新生活,求新求异求变是人的共性。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新一下自己的生活,找到自己的价值,让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蘑菇书记
下一篇:乐乐曼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