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人性

人性


  一
  从人类诞生起至今,人性的嬗变总体是进步的,尽管有各种善恶思潮和行为反复交替,人们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后痛定思痛,最终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伟大的理想和想象力是不够的,唯有正确深刻的反思,人类才可以称之为人。
  反思,是人类这个物种大难不死、生生不灭的最后救赎。
  人性,是人类这个物种继往开来、深深反思的最后特征。
  唯有学会反思,人类才明白人性的真谛;唯有通过反思,人类才更具有人的内涵。只有符合人文伦理的彻底反思,才是人类最终人性意识里的善恶、美丑、言行及思考方向的辨别标志。
  有关人性的话题和具体标准,自从人类有了思维以后,各种哲学思想、政治实践和社会架构都在分析、探索和引导,人类的总体特征在进步,人类的社会生活也在向好发展,从长远来看,人类应该乐观。然而,从漫长的人类进化史来看,人性演化的复杂性让人瞠目结舌,只要遇到严峻的现实情况,人性就会瞬间退化到茹毛饮血时代的惯性思维,没有二选一。在极端的情况下,人可以吃人。
  人性的复杂性很难说清楚,人们往往一提起人性,就自然而然习惯性地认为,人性是高于一切的,是各类动物的存在标杆。在咒骂别人时也会恶狠狠地说:“你这个人没有人性,禽兽不如!”但什么是人性呢?或许人们认为人性就是善良,就是兽性的对立,就是高于万物之上的具体存在。在这种简单的思维辨知下,许多人都放松了对自身与其他人的管理和监督,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不自觉地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还自以为是善,是人性的张扬。其实,人类有时“善”的概念非常缺乏人性,以宏伟目标为名就可以与所欲为,甚至直接以神圣的理由做了许多坏事,某些人在人文概念的认知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因为禽兽也懂得生活中值得称赞的爱恨情仇。
  中国文化中的“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恶”;“人之初,性本无”基本是缺乏本体实验的空泛杂想,是先人们探索人性的主观臆断,无法据此去反思人类的各种思想行为,让社会整体进步,让人类找到人性的真实内涵。这种思维模式只能让一种崇高的道德虚无在人们眼前随时晃来晃去,无法证明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更是无法在实际社会生活中产生实践效应。大多数情况下,特别“崇高”虚拟的人文概念甚至就是招摇过市的神幡旗帜和一面面神秘的图腾面具,在巫婆神汉的挥舞摆弄下,蛊惑人心,燃灯祭星。
  人性是复杂的,人类为此做了许多科学研究和政治实验,也通过惊世骇俗的实验现象得出了许多定律,这许多定律和研究实验除了让人们震惊外,基本没有太大的作用——知道这些定律的人依然是我行我素,不知道这些定律的人,一直就是我行我素。最可怕的是,一些人还利用这些定律来干坏事,就像利用反侦察手段一样,用某些定律和现象来操控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达到他们实现个人野心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人性的差异性、复杂性、多变性在其中作祟,人性的特殊价值取向其实并没有摆脱动物最初的谋生需要,其用赌徒算计的心理在一切事物的背后撞钟擂鼓,穿波涛,越宫墙,大闹天宫地府。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历史上的大小阴谋基本都能部分得逞,因为人们太容易被洗脑算计了,就连皇帝都相信术士的心灵鸡汤——唯有最聪明的人,才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无比华贵的新衣。一群又一群的乌合之众,在那些善于煽情的骗子巫师蛊惑下,把自身先天的人性缺陷发挥得淋漓尽致,用四肢发达的无脑狂欢,去美化自身思维的懒惰,当了意识形态的实验韭菜,还为窃喜的收割者数钱叫好。人一旦被巫师用圣水洗成了脑残,即使被人割了韭菜,也还要感恩歌颂镰刀。历史不断证明,国家不分大小贫富,人民不论聪明美丑,吊诡的事情总在发生,所有事物最后的败局惨象,都是人性的集体沦落,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外部的致命一击,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
  这种反人类的历史从未断过,还是周期性的产生,几百年就来一次,社会就会大动荡,人口会大量消减,生产力大倒退。究其原因可能有很多,抛去那些文明冲突论,归根到底,无非还是人性的特殊性造成的。人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就是被文明和文化包装了的兽性。科学实验告诉人们,人性在需要时就会适时、适度、适当地扯下文明、文化的脸皮,比禽兽还要禽兽,比野蛮还要野蛮,比无耻还要无耻。不然,人类怎么会以强势的姿态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傲视只为谋生而奔走的群兽呢?
  人类文明和文化的祖师爷就是巫师,这是人性先天的内伤和缺陷,是无法选择的宿命。这些人以先知的面目出现,还是传代世家,就是要牢牢地把决策权掌握在手中,让其他人围着他转,为其服务,世代为奴。巫师担负着与天沟通的使命,因此也就是真理的化身,其身份和地位仅次于首领,有时首领都会被巫师蛊惑,成为巫师利用之器。有志向的首领为了掌握话语权,就干脆身兼两职,自己就是首领、巫师和真命天子,口含天宪,君权神授,胡天胡帝,无法无天。历史上凡有大举动的人伦戕害案例,基本都是这类神人、圣人搞出来的,这类人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混乱于夺门之变,杖钺一方,鞭笞天下,其背后是尸骨累累,血流漂杵。
  人们在社会的反复动荡中,一直都被巫师及弟子们用圣水洗脑,以为是自己命不好,没有碰到好皇帝好朝代,没有遇到好年景好收成,投胎转世没有技巧,后天生活不会做人,只能在生活的激流中靠天吃饭,听天由命,怨天尤人,悲天悯人……或者妄想与天同党共伍,把人性中的意志和价值观作为赌资投入,企图谋取暴利。一旦天塌地陷了,就是跟错了人,走错了路。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任凭自己的赌徒人生颠沛流离,家破人亡,而后用动物谋生的“反思”重新定位方向,在新统治者下继续为奴,成为没有主观意志的工具……
  人类历史就是在这样恶性循环中不断求得惨痛的进步,即使是进入了现代社会,在某些地方和国家依然是这样让人无可奈何。人们在“圣水”的作用下普遍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意,顺天者存,逆天者亡。虽然许多时候是叫苦连天,却异想天开赌博明天,只要有一个哄鬼的奶嘴,就能娱乐至死。
  人们都喜欢说:“你要明白做人的道理!”但什么是做人的道理呢?是相信弥天大谎?还是信奉日月丽天?或者是无事不相扰,杞人不忧天,不担心天有不测风云,不思考人有旦夕祸福,把一种只为谋生的赌徒心理,押宝在缺乏人文教育的天荒地老和天理昭然中,犹如一个个用身家性命为赌资的博客,亦是一只只把全部生命都用在谋生上的动物,算计苟且生活中的得失成败。一些真正聪明的人都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是某些圣人们在人生赌场上灌注的豪言壮语。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谓的爱恨情仇就是一个人文价值观的直观体现,它可以启发人格信仰,提升价值判断力。当这个世界发生某些吊诡事情的时候,人们就不是简单地人云亦云或哗众取宠,而是能够独立地判断是非标准,坚守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孔子有一句话,叫“君子不器”。就是说人应该有价值判断能力,不应该为谋生而成为别人算计和赌博的工具。当然,赌徒心理存在于每个人心中,是人性中最大的魔障,也是人性里最具生命力的魔幻指引,因此常常被人利用或自身异动发挥。赌徒心理其实就是动物积极的谋生手段,换句话来说,没有赌徒心理,人将不成为生动灵光健全的人,就是一具僵尸,一具木乃伊,一个白痴。这个定义可以上至首领和巫师,下至庶民与百姓,只要其还有赌徒心理和适合的机会,就会按照自己的意志与天沟通,打着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旗帜,谋求自己最佳的生存方式,即使烽火连天,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所以人性是最靠不住的善恶承诺,人文教化才是人性最后的安全屏障。
  人性中的赌博算计不仅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国之重器的争夺,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比比皆是。用一句高大上的文明话来形容“赌徒心理”这个词,就是“理想和愿望”。比如,你喜欢一个人,想与之亲近时,这时你就会出于本能地算计——我怎么才能得逞?如果是单方面得不到回报的亲近或是爱,就会由此烦恼甚至转化成恨。这种恨可大可小,为夺取绝世美女海伦而起的“特洛伊战争”可谓大,为博取心仪的人儿亲近而不吃不喝绝食可谓小。世界万物所有的争抢夺取都源于爱,首领和巫师爱别人的土地和美人了,就会掀起滔天巨浪;平民百姓爱别人的美物时,也会弄起一番风波涟漪。爱是人性中“理想和愿望”的出发点,也是“赌徒心理”的集散地。爱的基本内涵丰富多彩,爱祖国的大好河山;爱自己的骨肉同胞;爱民族的灿烂文化,爱人类的文明进步……这样的爱是根本的人性之爱,彰显的是人性之大美。
  人应该用自己的意志和尊严体现爱的真谛,判断是非善恶和美丑伪劣,而不应成为他人之“器”沦为工具,成为强权的附庸,颠倒黑白,戕害无辜。说实话,人间的许多事情还真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只是想着为谋生而赌博,就和动物就没什么分别,至多算个高级动物而已。因此,人性中的核心教育,就是给心灵留出一点时间和空间,让其具备人性中崇高灿烂的人格信仰和独立思考,建立“人之为人”的价值观,摆脱工具和动物的命运,成为不器之人。
  
  三
  人性的培养是分阶段的,首先是学习时间。学习其实就是达到个人理想前的适度文化汲取,是积极入世前的知识储备。
  从动物世界就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有学习的时间,有些是随同父母亲一起生活时学到的,有些是和同伴一起摸索生活经验的,有些就是靠自身先天的灵气增长经验碰运气长大的。幼小动物们的学习过程异常惨烈,大部分都在学习过程中命丧天敌或天灾。动物们繁衍种群靠着就是数量,以量取胜,维持自然界优胜劣汰、丛林法则的原生态。
  人类也是从这样的状态过来的,唯一不同的是人类有了更多的文化参照和更多的生活需求,因此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已不仅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有智有道有判断力,敬畏生命、敬畏自然的人的生活。在这种状态下,人类本能的欲望已经成为最低的标准,而理想中的超级环境生存愿望已经无法无边,超现实发展的狂想也是无远弗届——人类的远大志向标志了人类必将会有远大前程。现在人类和动物不同的是,大多数人类是在学习过程完毕后,在未来生活的过程中才遇到天敌而致命的。因此人类为谋生而赌博的性质尤为惨烈,展示的是穷厮煎,饿厮炒,猛火燃铛煮,闷头折筋搅,一番争长竞短,必定你死我活、个性张扬的宏大画卷。此时,人文教育就显得非常重要,人性中价值的判断力就会最终体现出最高的文明境界。
  欲望是人类和动物生存的本能,而文化和文明才是人类发展的根本,人类欲望本能文化的集合过程,是人类文明生长发育的提升过程,同时也是展示和培养人性的学习过程。所以说,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性本无的概念是糊涂的,缺乏文化和文明的价值和意义。人之初就是一个有人类基因的兽,其本身包含了人兽共有的欲望,同时也包含了人类独有的文化文明基因,需要人类后天的精神补给——人性的学习。
  人类从小学到老的过程,就是人性学习的过程,也是自身生存发展的文化内核。学习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汲取过程,有集中学习,有急用先学,有循序渐进,有突击恶补,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初的生存赌博而做的知识贮备。当然,学校的建立是一种集中学习的方式,私塾或独立学习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在许多情况下,不读书的人大有人在,然而做人的道理未必就比读书人差。君不见,许多读了几本书的人最大的能耐就是装样子,在强权面前装可怜,在穷人面前装富人,在众人面前装智者,在需要明事理的时候装傻充楞,在没什么可以装的时候装出一副正义凛然,似乎还引领潮流。其实,这些都是最不需要成本的装,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道德婊。
  学习应该是人类文化文明的汲取。然而,在特殊的社会环境下,学习不仅是一块敲门砖,敲开知识的大门,理想的大门,而是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的薄积厚发。这里的差别大呢!是一个人学习的过程和目的,这个最终结局会决定一个人的人性,从而直接影响社会。社会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正常人的学习过程其实是不断的正确反思,反思是人性中最良好的健康因子,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文化保障。而一个不正常的人只会装出人性的完美,其另类的“反思”也暴露出偏执型的人格和人性的畸形,由此滋长的反人类危险系数就增大了,就会产生对社会的危害。各类犯罪分子就是如此,尤其是希特勒之类的人物出场,就会由其人格的分裂,人性的缺失而导致社会性巨大灾难。
  学习的过程和内容很重要,这里有国家意识,民族意识,群体意识,个体意识。有学者认为:如果从长远考虑,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那么,从短期着眼,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或思想的俘虏。我们只有及时认识到这种危险,才能指望去避免它。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和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在这个世界上,平等待人和试图使他人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总是存在。前者是一个自由社会的前提条件,而后者意味着“一种新的奴役方式”。经验和利益的结合,往往会向人们揭示出事件中人们还很少了解的方方面面。
  一
  从人类诞生起至今,人性的嬗变总体是进步的,尽管有各种善恶思潮和行为反复交替,人们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后痛定思痛,最终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伟大的理想和想象力是不够的,唯有正确深刻的反思,人类才可以称之为人。
  反思,是人类这个物种大难不死、生生不灭的最后救赎。
  人性,是人类这个物种继往开来、深深反思的最后特征。
  唯有学会反思,人类才明白人性的真谛;唯有通过反思,人类才更具有人的内涵。只有符合人文伦理的彻底反思,才是人类最终人性意识里的善恶、美丑、言行及思考方向的辨别标志。
  有关人性的话题和具体标准,自从人类有了思维以后,各种哲学思想、政治实践和社会架构都在分析、探索和引导,人类的总体特征在进步,人类的社会生活也在向好发展,从长远来看,人类应该乐观。然而,从漫长的人类进化史来看,人性演化的复杂性让人瞠目结舌,只要遇到严峻的现实情况,人性就会瞬间退化到茹毛饮血时代的惯性思维,没有二选一。在极端的情况下,人可以吃人。
  人性的复杂性很难说清楚,人们往往一提起人性,就自然而然习惯性地认为,人性是高于一切的,是各类动物的存在标杆。在咒骂别人时也会恶狠狠地说:“你这个人没有人性,禽兽不如!”但什么是人性呢?或许人们认为人性就是善良,就是兽性的对立,就是高于万物之上的具体存在。在这种简单的思维辨知下,许多人都放松了对自身与其他人的管理和监督,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不自觉地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还自以为是善,是人性的张扬。其实,人类有时“善”的概念非常缺乏人性,以宏伟目标为名就可以与所欲为,甚至直接以神圣的理由做了许多坏事,某些人在人文概念的认知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因为禽兽也懂得生活中值得称赞的爱恨情仇。
  中国文化中的“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恶”;“人之初,性本无”基本是缺乏本体实验的空泛杂想,是先人们探索人性的主观臆断,无法据此去反思人类的各种思想行为,让社会整体进步,让人类找到人性的真实内涵。这种思维模式只能让一种崇高的道德虚无在人们眼前随时晃来晃去,无法证明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更是无法在实际社会生活中产生实践效应。大多数情况下,特别“崇高”虚拟的人文概念甚至就是招摇过市的神幡旗帜和一面面神秘的图腾面具,在巫婆神汉的挥舞摆弄下,蛊惑人心,燃灯祭星。
  人性是复杂的,人类为此做了许多科学研究和政治实验,也通过惊世骇俗的实验现象得出了许多定律,这许多定律和研究实验除了让人们震惊外,基本没有太大的作用——知道这些定律的人依然是我行我素,不知道这些定律的人,一直就是我行我素。最可怕的是,一些人还利用这些定律来干坏事,就像利用反侦察手段一样,用某些定律和现象来操控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达到他们实现个人野心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人性的差异性、复杂性、多变性在其中作祟,人性的特殊价值取向其实并没有摆脱动物最初的谋生需要,其用赌徒算计的心理在一切事物的背后撞钟擂鼓,穿波涛,越宫墙,大闹天宫地府。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历史上的大小阴谋基本都能部分得逞,因为人们太容易被洗脑算计了,就连皇帝都相信术士的心灵鸡汤——唯有最聪明的人,才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无比华贵的新衣。一群又一群的乌合之众,在那些善于煽情的骗子巫师蛊惑下,把自身先天的人性缺陷发挥得淋漓尽致,用四肢发达的无脑狂欢,去美化自身思维的懒惰,当了意识形态的实验韭菜,还为窃喜的收割者数钱叫好。人一旦被巫师用圣水洗成了脑残,即使被人割了韭菜,也还要感恩歌颂镰刀。历史不断证明,国家不分大小贫富,人民不论聪明美丑,吊诡的事情总在发生,所有事物最后的败局惨象,都是人性的集体沦落,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外部的致命一击,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
  这种反人类的历史从未断过,还是周期性的产生,几百年就来一次,社会就会大动荡,人口会大量消减,生产力大倒退。究其原因可能有很多,抛去那些文明冲突论,归根到底,无非还是人性的特殊性造成的。人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就是被文明和文化包装了的兽性。科学实验告诉人们,人性在需要时就会适时、适度、适当地扯下文明、文化的脸皮,比禽兽还要禽兽,比野蛮还要野蛮,比无耻还要无耻。不然,人类怎么会以强势的姿态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傲视只为谋生而奔走的群兽呢?
  人类文明和文化的祖师爷就是巫师,这是人性先天的内伤和缺陷,是无法选择的宿命。这些人以先知的面目出现,还是传代世家,就是要牢牢地把决策权掌握在手中,让其他人围着他转,为其服务,世代为奴。巫师担负着与天沟通的使命,因此也就是真理的化身,其身份和地位仅次于首领,有时首领都会被巫师蛊惑,成为巫师利用之器。有志向的首领为了掌握话语权,就干脆身兼两职,自己就是首领、巫师和真命天子,口含天宪,君权神授,胡天胡帝,无法无天。历史上凡有大举动的人伦戕害案例,基本都是这类神人、圣人搞出来的,这类人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混乱于夺门之变,杖钺一方,鞭笞天下,其背后是尸骨累累,血流漂杵。
  人们在社会的反复动荡中,一直都被巫师及弟子们用圣水洗脑,以为是自己命不好,没有碰到好皇帝好朝代,没有遇到好年景好收成,投胎转世没有技巧,后天生活不会做人,只能在生活的激流中靠天吃饭,听天由命,怨天尤人,悲天悯人……或者妄想与天同党共伍,把人性中的意志和价值观作为赌资投入,企图谋取暴利。一旦天塌地陷了,就是跟错了人,走错了路。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任凭自己的赌徒人生颠沛流离,家破人亡,而后用动物谋生的“反思”重新定位方向,在新统治者下继续为奴,成为没有主观意志的工具……
  人类历史就是在这样恶性循环中不断求得惨痛的进步,即使是进入了现代社会,在某些地方和国家依然是这样让人无可奈何。人们在“圣水”的作用下普遍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意,顺天者存,逆天者亡。虽然许多时候是叫苦连天,却异想天开赌博明天,只要有一个哄鬼的奶嘴,就能娱乐至死。
  人们都喜欢说:“你要明白做人的道理!”但什么是做人的道理呢?是相信弥天大谎?还是信奉日月丽天?或者是无事不相扰,杞人不忧天,不担心天有不测风云,不思考人有旦夕祸福,把一种只为谋生的赌徒心理,押宝在缺乏人文教育的天荒地老和天理昭然中,犹如一个个用身家性命为赌资的博客,亦是一只只把全部生命都用在谋生上的动物,算计苟且生活中的得失成败。一些真正聪明的人都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是某些圣人们在人生赌场上灌注的豪言壮语。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谓的爱恨情仇就是一个人文价值观的直观体现,它可以启发人格信仰,提升价值判断力。当这个世界发生某些吊诡事情的时候,人们就不是简单地人云亦云或哗众取宠,而是能够独立地判断是非标准,坚守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孔子有一句话,叫“君子不器”。就是说人应该有价值判断能力,不应该为谋生而成为别人算计和赌博的工具。当然,赌徒心理存在于每个人心中,是人性中最大的魔障,也是人性里最具生命力的魔幻指引,因此常常被人利用或自身异动发挥。赌徒心理其实就是动物积极的谋生手段,换句话来说,没有赌徒心理,人将不成为生动灵光健全的人,就是一具僵尸,一具木乃伊,一个白痴。这个定义可以上至首领和巫师,下至庶民与百姓,只要其还有赌徒心理和适合的机会,就会按照自己的意志与天沟通,打着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旗帜,谋求自己最佳的生存方式,即使烽火连天,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所以人性是最靠不住的善恶承诺,人文教化才是人性最后的安全屏障。
  人性中的赌博算计不仅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国之重器的争夺,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比比皆是。用一句高大上的文明话来形容“赌徒心理”这个词,就是“理想和愿望”。比如,你喜欢一个人,想与之亲近时,这时你就会出于本能地算计——我怎么才能得逞?如果是单方面得不到回报的亲近或是爱,就会由此烦恼甚至转化成恨。这种恨可大可小,为夺取绝世美女海伦而起的“特洛伊战争”可谓大,为博取心仪的人儿亲近而不吃不喝绝食可谓小。世界万物所有的争抢夺取都源于爱,首领和巫师爱别人的土地和美人了,就会掀起滔天巨浪;平民百姓爱别人的美物时,也会弄起一番风波涟漪。爱是人性中“理想和愿望”的出发点,也是“赌徒心理”的集散地。爱的基本内涵丰富多彩,爱祖国的大好河山;爱自己的骨肉同胞;爱民族的灿烂文化,爱人类的文明进步……这样的爱是根本的人性之爱,彰显的是人性之大美。
  人应该用自己的意志和尊严体现爱的真谛,判断是非善恶和美丑伪劣,而不应成为他人之“器”沦为工具,成为强权的附庸,颠倒黑白,戕害无辜。说实话,人间的许多事情还真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只是想着为谋生而赌博,就和动物就没什么分别,至多算个高级动物而已。因此,人性中的核心教育,就是给心灵留出一点时间和空间,让其具备人性中崇高灿烂的人格信仰和独立思考,建立“人之为人”的价值观,摆脱工具和动物的命运,成为不器之人。
  
  三
  人性的培养是分阶段的,首先是学习时间。学习其实就是达到个人理想前的适度文化汲取,是积极入世前的知识储备。
  从动物世界就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有学习的时间,有些是随同父母亲一起生活时学到的,有些是和同伴一起摸索生活经验的,有些就是靠自身先天的灵气增长经验碰运气长大的。幼小动物们的学习过程异常惨烈,大部分都在学习过程中命丧天敌或天灾。动物们繁衍种群靠着就是数量,以量取胜,维持自然界优胜劣汰、丛林法则的原生态。
  人类也是从这样的状态过来的,唯一不同的是人类有了更多的文化参照和更多的生活需求,因此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已不仅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有智有道有判断力,敬畏生命、敬畏自然的人的生活。在这种状态下,人类本能的欲望已经成为最低的标准,而理想中的超级环境生存愿望已经无法无边,超现实发展的狂想也是无远弗届——人类的远大志向标志了人类必将会有远大前程。现在人类和动物不同的是,大多数人类是在学习过程完毕后,在未来生活的过程中才遇到天敌而致命的。因此人类为谋生而赌博的性质尤为惨烈,展示的是穷厮煎,饿厮炒,猛火燃铛煮,闷头折筋搅,一番争长竞短,必定你死我活、个性张扬的宏大画卷。此时,人文教育就显得非常重要,人性中价值的判断力就会最终体现出最高的文明境界。
  欲望是人类和动物生存的本能,而文化和文明才是人类发展的根本,人类欲望本能文化的集合过程,是人类文明生长发育的提升过程,同时也是展示和培养人性的学习过程。所以说,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性本无的概念是糊涂的,缺乏文化和文明的价值和意义。人之初就是一个有人类基因的兽,其本身包含了人兽共有的欲望,同时也包含了人类独有的文化文明基因,需要人类后天的精神补给——人性的学习。
  人类从小学到老的过程,就是人性学习的过程,也是自身生存发展的文化内核。学习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汲取过程,有集中学习,有急用先学,有循序渐进,有突击恶补,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初的生存赌博而做的知识贮备。当然,学校的建立是一种集中学习的方式,私塾或独立学习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在许多情况下,不读书的人大有人在,然而做人的道理未必就比读书人差。君不见,许多读了几本书的人最大的能耐就是装样子,在强权面前装可怜,在穷人面前装富人,在众人面前装智者,在需要明事理的时候装傻充楞,在没什么可以装的时候装出一副正义凛然,似乎还引领潮流。其实,这些都是最不需要成本的装,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道德婊。
  学习应该是人类文化文明的汲取。然而,在特殊的社会环境下,学习不仅是一块敲门砖,敲开知识的大门,理想的大门,而是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的薄积厚发。这里的差别大呢!是一个人学习的过程和目的,这个最终结局会决定一个人的人性,从而直接影响社会。社会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正常人的学习过程其实是不断的正确反思,反思是人性中最良好的健康因子,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文化保障。而一个不正常的人只会装出人性的完美,其另类的“反思”也暴露出偏执型的人格和人性的畸形,由此滋长的反人类危险系数就增大了,就会产生对社会的危害。各类犯罪分子就是如此,尤其是希特勒之类的人物出场,就会由其人格的分裂,人性的缺失而导致社会性巨大灾难。
  学习的过程和内容很重要,这里有国家意识,民族意识,群体意识,个体意识。有学者认为:如果从长远考虑,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那么,从短期着眼,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或思想的俘虏。我们只有及时认识到这种危险,才能指望去避免它。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和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在这个世界上,平等待人和试图使他人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总是存在。前者是一个自由社会的前提条件,而后者意味着“一种新的奴役方式”。经验和利益的结合,往往会向人们揭示出事件中人们还很少了解的方方面面。
  我以为,学习到这些基础的人性理念,才是一切学习的根本。人文学科的核心,人文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让我们具备一种“人之为人”的价值观,是让我们摆脱工具和动物的命运。
  
  四
  记得我第一次参加工作时,仿佛是插上了翅膀的雄鹰,准备大干一场,暗暗下定决心要超过父辈们光宗耀祖。人生的工作状态,可以说是人性最激动人心的实践过程了,工作的过程,其实就是实现个人心愿的最低要求,就是准备用性命去生活的赌场去搏杀,最初的心愿就是谋生,在此基础上还会产生理想。那年我还不到十六岁,要赶在元旦前到单位报到。坐在开往一个小城市的拖拉机挂斗上,顶着刺骨的寒风,任飘飞的大雪落在身上、脸上、简陋的被褥行李上,心中不由得升起风萧萧易水寒般的荆轲式悲壮之情,同时也立下了楚兵渡乌江破釜沉舟一样的决心。我知道,自己已没有任何退路,今后的日子要靠自己开创了。
  那时的人确实还保留了一些古训,知耻知荣,知奋知进,知赌知博,知理知想,就和所有的动物一样,根本就没有在长辈的羽翼下苟且偷生的念头。现在居然有“啃老族”?实在是违背了大自然对人类的造化,是人类文明教化的失败。前一段,我居然还发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新词——吃绝户,仔细读完那篇文章,这个“吃绝户”原来就是个人、团伙、集体和一些组织共同合作,利用各种手段和花招,把老人们最后的财产骗完抢光。社会的某一角落堕落到了如此人神共愤的地步,这是人文教育、文化进步的耻辱。
  或许有人说了,这些现象是少数,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然而,就从人们最普遍关心的衣食住行、教育养老、科技文化、文学艺术领域来看,人性中的劣根性也时常沉渣泛起,引人深思。一些丧失人性的重大事件,很多年后才露出一些蛛丝马迹,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这许多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合起来,就不是简单的少数现象,而是一种文明教化的程度。国家和社会要进步,我们应该对自己要求更高,从人类文明教化的层面去思考进步的方向,才能让人性符合时代的要求。
  王国维先生把人生的学习过程分为三个阶段,他在《人间词话》里对此做出阐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我是当年在《人民教育》一九七九年第九期《试论人才成功的内在因素》一文知道这段话的,文章作者是:王通讯、雷祯孝。本文开篇就气势磅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古往今来,出现过多少杰出的人才!人们常常羡慕已往的英雄和大师,羡慕他们得天独厚。人们又常常幻想,要是自己生在那样的时代或那样的环境,一定也能有声有色地干一番事业……
  这篇文章像徐迟先生发表于一九七八年一月《人民文学》第一期的《哥德巴赫猜想》一样激励了我,从此,我记住了徐迟、王通讯和雷祯孝,也知道了陈景润和人生三境界。直到如今,我依然对那个时代充满敬意,那是中国人痛定思痛后的一次集体大反思,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寻找新精神的人文大反思,一次没有完成的价值体系判断、意志和尊严坚守的悲情反思。纵然如此,但我坚信,那年的春风,会给未来人们的彻底反思提供结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让中国人从价值体系理跳出灾难周期律的悖论。
  工作其实也是一种事业的争取,是为完成个人心愿的适当打拼。有了激励自己的人文座右铭,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归根到底就是努力开创一番自己事业的精神动力。开创事业,成就梦想,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这几乎是每一个人的理想风帆,每每回想起当年自己的工作热情,还是觉得生活很美好,尽管是历经坎坷,甚至是“熬”——熬到了退休,但我青春无悔,生命无悔。至今我不知道自己的事业完成没有,但如今由自己来支配管理剩余的生命时间,那就是一份特别惬意的“赌徒”生活,赌我明天能不能看到初生的太阳。
  人生创大事业是不容易的,走在创业的路上,无论多么艰辛,只要一想起成功后的喜悦,就会增加了人生拼搏的力量,尽管许多时候是往事不堪回首,令人生发无尽的伤感和顿挫。生命的过程不是叱电噫风,挥霍宇宙,而是人性的培养,人性也会在打拼的路上得到充实完善。我最自鸣得意的是我至今还健康的活着,能吃能睡,没有沦为衣冠禽兽。
  
  五
  人间是充满理想的,这是人性中自觉追求幸福生活的使然,同时也是可以逐步体现个人意志和集体意志的最高愿望。当然,在大千世界中,总会有那么几个引领时代潮流的人,这些人就是人们常说的理想主义先行者。理想主义者的显著特征是对现实有更高的期许,试图用自己的想象和努力,开辟一场更为合理宏大壮丽的事业,用来改变世界,推动人类进步。这种改变的设想是多元化、多层次、多领域的,人类的社会生活会产生相应的新思维、新动态、新模式、新成就。正如黑格尔所说: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
  个人欲望,是一个逐步增值的心理追赶。少数人是单打独斗,大多数人是借助所谓的朋友或朋党、乡党、政党,来实现个人欲望。集体欲望,是众多个人欲望的综合评估,借用集体(集团)的力量来实现个人欲望的一种实验。经济学家陈志武在《财富的逻辑》一书中强调:“制度的品质,决定财富创造力的大小。”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无论是个人和集体的欲望都需要完善的社会制度来保障,制度是培养适合社会生活健康发展人性的前提。有什么样的制度,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性;有什么样的人性,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制度。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彼此呼应,彼此互照。
  只为谋生的赌徒心理是人类生存中最大的心魔,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无论是战争还是建设,无论是文化还是艺术,凡是幻想、理想、畅想、妄想,狂想……都具有赌博的性质,是一场场特殊人性发挥的初试深探,也是一次次抛硬币般的欲望冒险。部落之间或内部的相互厮杀,其实就是守护财富欲望的不断算计,最终的结果就是强者为王。“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想让人性的进步在合理的范围内施展思想和行为,唯有一个法宝,就是制度,一个好制度,可以让人性为了自身赌博成功的需要也要遵守赌场规矩;一个坏的制度,就会让人性中的恶在为躯体存活而谋生的赌博中尽情释放。君不见,金钱至上的社会制度,各种奇葩的恶行高招就应运而生,人们心底的良知就会无影无踪。互害模式的社会结构,就是人性最后底线的整体失守。人类经济的发展,文明的进步,不可能单纯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而达到,必须要让优秀的社会制度培养健全的人性,才会像黑格尔所认为的那样:“人应尊敬他自己,并应自视能配得上最高尚的东西。”我们学习了许多哲人的思想研究后,应该跳出学术的象牙塔,让指导人性的哲学思想成为世俗的共同理解。
  洋务运动失败的原因,就是只关注技术层面的引进,“师夷长技以制夷”,而不是在制度层面来思考,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改革思维。晚清的国营企业和在私营企业,有同样的科技和同样的生产设备,但在官僚和私营企业家手中,发挥出来的生产力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是腐败和浪费,另一种却可以为社会创造源源不断的财富。百年中国近代史,其实就是中国人民努力探索制度的进步,追求生产力大发展,追求人性回归正常,追求人民幸福生活的过程。我和每一个中国人都在祈盼社会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从而让中国人民都能得到更广泛的幸福生活。
  “每个人都是一个整体,本身就是世界,每个人都是一个完满的有生气的人,而不是某种孤立的性格特征的寓言式的抽象品。”这是哲人阐述的生命价值。我现在觉得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这是人间一切赌博和理想的起点和终点,只要做到这两点了,就是人性在成功人生中得到了正确的匡正。达到这一切幸福的途径,必须要有健全合理的社会制度来有效保证,其它蛊惑人心的道德“心灵鸡汤”,都是“崇高”的人性毒药。
  在社会的演变、进化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问题,也会产生各种思想,与思想的荒芜保持绝对的距离需要勇气,当我们在支离破碎的精神迷失中,有时会有人性的迷途,但伟大的思想者,必将重新找回属于伟大的人性,让这个世界重新赢得人生价值的永恒真理。
  最后,我依然想用哲人的名言提醒一下自己:真理诚然是一个崇高的字眼,然而更是一桩崇高的业绩。如果人的心灵与情感依然健康,则其心潮必将为之激荡不已。
  
  2021年3月30日星期二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