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河边小憩

河边小憩


  滏阳河,位于我小区旁,近在咫尺。每每出门遛弯,我都会缓步前往。这是一个初春的黄昏,我又一次地临河小憩,不为别的,只为静心。
  诸葛亮在《诫子书》中写有这样一句话:“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明志姑且不论,人过花甲的我,想求得一份宁静,咋就那么难呢?按理说,我早已是过了宠辱不惊的年岁,对于外界的纷扰早应是一页风云过,一切都会是风轻云淡了,至于——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感触,于我而言,好像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河面足有二百米宽,微风徐徐,岸柳摇曳,偶有几声鸟鸣。渐入黄昏,凉风微起,河面之上透明平静。城市造景,河水远处被围堵,使十几公里的河面暂时成为死水。清风漾不起涟漪,河堤上书有“滏阳河文化生态公园”。河面倒影,蓝天白云,岸柳风光,似乎有着一种春风不改旧时波的执念。
  滏阳河岸,塑胶跑道,石砌甬路,绿植堤坡。择地而坐,颇为静心。堤上亭子里,亦坐几位老者,也在临河阔谈,不知他们在谈论何事。我凝望河水,但见钓翁静等鱼儿上钩。钓者,非常耐心,能否有鱼无从知哓。我只知道,每每心烦意乱之时,喜欢一人来此,临河小憩,平静一下心灵。河边有石阶,亭里有桌凳,我喜欢河边石阶。夕阳远去,在这一段时光里,滏阳河无疑是宁静的。鸟鸣之声,有着一份慵懒的意味,正在有一沓没一沓地叫唤着,似乎又在传递着什么。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有些阴云,天气预报说,今夜有雨。河水,河面,河岸,仿佛在这一刻与远处的阴云在天际连成了一体,愈加地沉重起春日黄昏的幽远莫测。
  来此小憩,实为静心。小鸟在岸边的树上望着我,不时地朝我点着头,一会儿,它又自顾自地用喙梳理起它那漂亮的羽毛来。此时,我之内心深处好像颤动了一下,为谁辛苦为谁忙?青鸟殷勤为探看?鸟儿是来看我的吗?还是来看河的呢?鸟儿也会有烦心么?觅食,筑巢,果腹,飞翔。我日日平淡无奇的烟火人生,如鸟儿一般,又是何其的相似。
  忽然,一条大鱼,瞬间跃出了水面,又在浪花处消失,河面上漾出了好大一片水花,动静很大,吓飞了鸟儿,也吸引了我一度凝重的目光。水花漾处,一层叠着一层一圈推着一圈地向外扩散并延伸着,直至消失在岸边。
  一棵水草也在漾动中飘忽不定,它伏在黑黝黝的河泥上,河水悠悠的从它身上飘荡,它的心却快乐地歌唱。忽想,我像一棵水草多好,嘿嘿!我在心里头对着自己说。河中水草,亦人间草木,品高质洁,心性,心香,心愿。若真像一棵水草那么洁身自好,该有多好!水草亦像莲,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滏阳河的水,滏阳河的鱼,滏阳河的草,哪一个在此刻才是最贴近我内心的呢?
  夕阳西下,天色暗淡,几位老者缓缓起身离开,他们不断地回头,一次次地望着河面,河面依旧波澜不惊,斯时,老者们说着、笑着,笑得很开心,他们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老者们也是来此处静心的么?静者自静,清者自清。观乎天地万物,动静皆存于一心。比如此刻,我在坐着,老者离开,他是动的,我就是静的。鸟儿惊飞他处,鱼儿呆在水中,鸟儿是动的,鱼儿就是静的。一动一静,到底谁比谁更值得效仿?很难判断——一丝一念皆在伯仲之间。
  春日黄昏,临河小憩,本为静心,实则清心。河,依旧只是一条河,在我的心中眼里,它只是一处必然的存在。滏阳河生态文化公园,也只是斧凿者的牵强附会而为。它的前世今生,原本也仅仅只是一条河而已。
  本来,我临河小憩的初衷就是要在纷繁万象中去寻得一方内心的宁静之处。在气象万千的江河湖海,在宁静致远的明月松间,在雨打芭蕉的夜晚,在临河小憩的黄昏。
  俯仰无愧天地,心内安然。人生如赶路,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披荆斩棘。回首来时,已经无法再相聚,抬头看前路,充满了未知。人生路上,总要释然,放得下,才能直面未来。身动天外,心如止水,万千气象,皓首皈依。
  夫人来电,已是饭时。哦!忽觉得有些凉意,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是啊!春寒料峭,早晚有些凉。我,起身,欲离河而去,斯时,我能带走的会是什么呢?当我再次回眸时,河中的那一棵水草,静穆地立在水中央,和着微风漾处的点点波光,正在昂首向上且悠闲自得的摇晃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