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与娄书记书

与娄书记书

尊敬的娄书记:
  您好!
  早些时候我实名举报前村支书钟阙德操纵控制选举。对于钟阙德当着百十号党员、村民组长和村民代表明白引导选举王希仁一事,你们却以没有录音录像为由,以钟阙德没有指名道姓攻击某人为由予以否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试问你们的党性何在?政治觉悟何在?你们偷换概念,转移视线,实在是不得其所,不厚道得很啊!想必你们也心知肚明的。我当然理解以您的立场和处境不可能认真作出客观务实的解决方案。或许您真的有一颗立党为公的心,或许您将来会仕途通达,但是目前不可能去触碰既得利益集团,您应该有心无力。如果将来某个时候,您蓦然回首,会否神明内疚呢?
  我平素喜欢研读《三国志》,《史记》,《汉书》和《后汉书》等等大部头历史典籍,特别是《资治通鉴》,我都完整地读过文言版三遍了,那是帝王治国之术啊!
  所以好多事情我看起来都有一定的广度和深度以及高度。
  我觉得娄书记还算比较亲民接地气,有亲和力,如果能够保留政坛您这棵常青树的话,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参天大树,实在是国家民族之大幸呀!否则,我也不屑与您答复呢!
  你们所讲的要体现党的意图,在我看来,实在是画地为牢,不过是搞团团伙伙而已。我所理解的党的意图应该是确保经济发展,社会安宁,国土保全,国家强盛,人民幸福。
  国家强盛是中国人生存发展的大根本,舍此一切无从谈起。
  我们党打造深蓝海军,开创一带一路,设立亚投行,限期脱贫,经略大西北,国际上纵横捭阖……富国强民,真可谓所谋者大,所图者远啊!书记呀,扪心自问,你们的说辞真有那么高大上吗?
  你们所希求的无非就是力求街道乃至于区换届选举平稳交接,你们玩弄权谋手段,真的是得过且过,见招拆招而已,委实无关宏旨哟!坦率地将,我们的党群关系出现一定变数,是你们中基层在挖坑,如果我们党执政地位的合法性遭到相当的质疑,你们都将是罪人,有负党和人民的重托与信任。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如果我将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全过程包括你们的处理意见恭呈省市人大,政策调研室等机构,您认为以他们的智商和执政水平会有怎样的反应呢?他们可能会认为我无中生有,恶意中伤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其实我真的有向中高层反映的必要和意义。我们党和政府做出的一些地方性法规,真的有很多出自于“砖家叫兽”闭门造车,满脑壳理想主义,海市蜃楼,极其低级幼稚,诟病多多。举例说,市5号令,50岁以上老年人退养费8000——10000元不等,满16岁的自谋职业费18000——22000元不等,16岁以下分文不给。尤其60号令规定过渡费每平方合法面积每个月4元,事实是权贵们的合法房屋面积甚至于还低于其建房证上的数字,而很多两眼一抹黑的人家没有几平方所谓合法面积,于是造成政策性的贫富距离加大。所幸后来的103号令在这方面有所纠错。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实在有必要让高层知悉民间真实情形,以致在决策时少走弯路歧路。当然我承诺不再追究钟阙德的违法乱纪行径,自然会兑现的,但是出于家国情怀,本着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全局观念,我依然认为有必要提取其本质性的东西引以为戒。
  我也深深知晓对于贪墨的打击必然会遭到其疯狂的反扑,相对于你们要维持局部的风平浪静,保持你们的所谓政绩,你们应该有所预案。西汉晁错公忠体国,汉景帝刘启为平息七国之乱却违心诛杀了晁错,结果当然是无济于事。娄书记,在你们的设想中,我是不是现实版的晁错呢?
  我信奉“公道自在人心”,“正义从未缺席,等待春暖花开。”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我当然不惧怕。然而我的真心愿意做个闲云野鹤,喜欢岁月悠游,不喜欢与人结怨,您能够理解我吗?
  说到底你们终究对我缺了一个公道与交代呀!请不要疑心我有什么功利心,更不要疑心我包藏什么祸心,哪怕是一个真诚的道歉都是可以的。当然如果你们真的敢于拨乱反正,有所担当,那就真的是“社稷之臣”呢!
  还记得吗,我们第一回在您的办公室见面,你们让我“签字画押”,我当时几乎本能地毫不迟疑将“大学本科”改为“高中”学历,不经意的小小举措最能反映一个人的本质。您该不会以我为奸邪之徒吧!
  一时心血来潮,信笔涂鸦,不知所云。书不尽言,唯心察之。多有叨扰,请见谅。
  2021年3月11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