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西域霞光

西域霞光


  自从养成了到砂矿捡石头的习惯以后就很少买石头了。
  2021年3月的一天,我和妹妹一起来到砂矿捡石头。
  3月的春天虽然还有些冷,但厚厚的棉袄足以让人感到温暖舒适。因为砂矿基本都已关停,到这里来捡石头的人非常多,但只有少数是像我这样长期捡石头的,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玩的,他们在被石农们拣过好几遍的石堆上寻找着,找几颗他们觉得好玩的就回去了。
  而我和妹妹在那里寻觅了好几个小时,仍然不舍得离开,一会儿我催她,一会儿她催我,然后依依不舍地拖着通常用来买菜的小拖车离开了。
  刚走出砂矿几十米,看到有个年轻人正在卖他自己捡来的石头,边上只有一个人在看。在这近乎荒芜,少有人光顾的地方有一个简单的石头摊子,我肯定要去看看的。
  一个方型的不太大的塑料盆里放着一些雨花石小玛瑙,上面只有两颗大品雨花石非常显眼,一颗花蛋跃入我眼帘,让我惊叹不已:好漂亮的花蛋白石!就是把她放到雨花石的名石展厅也不会逊色!我一把抓过,爱不释手!我妹妹也很喜欢。
  这时候又有两个人走了过来,一看觉得眼熟,都是雨花石市场卖石头的,他们俩人也贪婪地拿起这颗花蛋看了起来。而且也跟小伙子谈起价来。
  我和小伙子谈价没有谈下来,便和妹妹一起离开了。
  已经是老“藏家”了,不会像刚开始玩石头时见着喜欢的石头就两眼发直嘴唇哆嗦着情绪“失控”——卖家们立刻就“不卖了!不卖了!”——不是不卖,是等着坐地涨价!
  我和妹妹来到了公共汽车站,这乡村的公交可不是好等的,一个小时一班,而且时间并不是非常规则。
  等了一会儿汽车没有来,卖雨花石的小伙子到是走了过来。
  他又拿出雨花石展示给等车的人看——从这些等车的年轻人白俊的脸庞、时尚的鞋上满脚的泥和时尚的服装上布满的泥点子来看,不用说都是城里人来掏雨花石的。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公共汽车终于来了,上车后我还是忍不住跟卖石头的小伙子说让他和我妹妹加个微信,因为我跟妹妹外出,一切事情都是由妹妹管。而这个小伙子却坚持要跟我加微信,我同意了。
  回去后,在微信上,我装着非常大度地让他去跟其他人谈,如果没人要再来找我。小伙子真沉得住气,将近一周咬定他的价格不松口,几个回合下来,我这个“老藏家”终于忍不住了,生怕被别人抢走了,抬高了价格,约他第二天见面把石头带来。
  小伙子可能是想显示石头刚从砂矿出来的原汁原味,跟我约好后,他把石头拍了个视频发到了朋友圈,干拍的。
  没有水又没有经过处理的雨花石能够怎样呢?看起来色彩真不怎么样。我把录像转给了两位雨花石界德高望重的老收藏家,他们一至说不要买。
  但是我跟人家说好了,怎么改口呢?况且我是守五戒的,不妄语是其中一戒。第二天跟他约好在一家肯德基见面。
  他自己没有来,委托了另外一位小伙子把石头带来了。我怎么在电话里指点这位更年轻的小伙子都找不到约会的地方。害得我又跑到车站把他接了过来。
  当我把这颗花蛋白放入水里的一刹那,我的心几乎被融化了!当初一见钟情,但回来后却几乎想不起来她是什么样子,仿佛记得她是白底色的。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却是一颗雨花石界常称之为“鸡油黄”的蛋白石,艳艳的金黄色,是那样的诱人而让人陶醉……
  我头脑一发热把两位前辈的话忘到了脑后,当场买下了这颗蛋白石,虽然价钱不菲,但还是满心喜欢。
  回到家里量了个尺寸:6.3x5.3x3cm。然后翻来覆去地观看拍照:“西域霞光”照耀进了我温暖的家:石头的下端,观音红衣飘逸,石头的左边中部孙悟空已经来到西域,向着红衣观音飞奔而去……满天空金烂烂的霞光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我立刻把图片发给了我找过的那两位前辈,看到和他们曾经看到的完全不同色彩的图片,他们一至说好,但是他们说这颗石头看成一颗桃子更好——化成微形的孙悟空带着两个不起眼的小猴正站在金黄色的仙桃上贪婪地啃着。瞧,这美丽的仙桃虽然形状还没有改变,但是金黄色的桃皮已经被它啃掉了一些,露出了白嫩的桃肉,流着鲜红的桃汁……
  不管是仙桃还是西域霞光,雨花石界又一颗有名有姓的大品雨花蛋白石诞生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