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家宴   

家宴   


  
  多年未见的亚军哥,不久前通过微信联系,让玉子组织一下,他好安排大家聚聚,说多年没有看到,有些想念了。
  亚军哥是母亲认的干儿子。最初,他的父亲当兵退伍后,是有机会留在遵义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未能如愿。其母亲与玉子母亲同在原遵义火柴厂上班,结为好姐妹,后来随同丈夫一起回到新舟老家。亚军哥便是那时认继给母亲,并在父母的支持下,一直读书到高中毕业入伍。
  父母在时,两家经常往来,玉子记得小时候也会在放假时随了亚军哥去新舟玩耍。不过那时亚军哥已经退伍参加工作,陪着玉子玩耍的主要是二哥和几个年纪相当的姐姐。现在想来,竟已是三十来年没有见到他们了,不知都还好吗?
  同俩位哥哥联系好,亚军哥确定好地方、时间,通过微信发来位置定位。到了约定的日子,玉子尚未出门,三嫂四英打来电话催,她和二嫂早已到了,等着玉子去麻将三缺一哩。
  匆匆出门,坐车来到位于人民路‘乌江恬苑’小区的品鲈荟,进到包房,玉子第一眼便见到坐在沙发上的一位老人,连忙几步快走过去,忍住心头激动,叫了一声“姨妈。”
  一旁的一台麻将机上,三嫂正和大嫂及两个帅气的小伙子大战正酣,亚军哥在一旁观战,见玉子进去,亚军哥热情地打着招呼,连声问道还认得不。其实算算,那时玉子不过十来岁少年,如今已是知命年纪,而亚军哥也感叹道他也已退休两年了。
  姨妈是一位勤劳而善良的人,从小在玉子的印象中,姨妈总是带着笑,有着做不完的家务事。姨妈小母亲一岁,已是八十五高寿,身子骨依然十分硬朗。拉着玉子的手,问着近况,说着心中的想念,也感念玉子父母的情谊,一时有些伤感,玉子连忙把话题转移,这才重新展开笑容。
  而在玉子,能够见到父母辈的亲人,相隔这么多年,其实心头激动,不能言表。想着每次有事去新舟,总会想起还有一个哥哥在那,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联系到,不能前去看望拜访,实在心中万分遗憾,有些的失落。这么多年了,大家各自因生活而奔波,似乎早已忘了彼此的存在。不过在各自的内心深处,依然有一份亲情,不敢或忘。
  稍后,三哥在六点下班后赶来,二哥也从家里坐车赶来。服务员陆续地上菜完毕,酒已斟满,一场久违的家宴开启。
  亚军哥首先提杯,为这么多年不曾照顾到弟兄们感到歉意,同时也开心大家聚在一起,一家人吃个简单的便饭。其实,父母大人已然离开我们三十年了,而我们弟兄三人同在一个城市,大家皆因各自的生活,也并不曾经常联系走动。一些时候自己也举步维艰,算是勉强度日,不能彼此照顾关怀,也不敢去麻烦同样并不富足的彼此。偶尔地见到,或是电话联系,知道彼此还好,不必过于牵挂放不下。
  所以,对于亚军哥的话,其实也知道,这么些年大家都不容易,还能心中想起,在终于退休之后,能够有了闲暇的时间,也为了了却姨妈的心愿,联系到几弟兄相聚一堂,共享天伦,心中除了感恩感谢,又怎么会有其它的想法?
  席中,亚军哥的两个儿子分别敬酒,举止间言辞得体,显出很好的家风教养。同时,也看得出两兄弟相处十分和睦,而亚军哥说这些都是父母的功劳。他从小拜继给母亲,也因此在那个十分困难的年代,能够一直读书到中学毕业,然后参军工作。说起来,那时的学费并不多,却是许多的农村家庭挤破头皮也拿不出来的。亚军哥因父母的支持,能够得到很好的教育,拓宽了眼界,其实对他一生的影响无比巨大而深远。
  也因此,亚军哥对父母是怀着一份真挚的感恩之情的,而这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能想到,要邀了大家一聚。原本并无血缘关系的两个家庭,历经岁月风霜过后,各自开枝散叶,天各一方。如今又因了一个共同的原因相聚在一起,诉说着各自的近况,回忆着曾经的点滴美好,真的很好。
  其实,玉子要比亚军哥小十来岁,相对地没有二哥和三哥与之接触更多。特别是二哥,在提到小时候去新舟玩,还能清楚地记得很多地名,以及特别想念姨妈做的酸甜味道的新舟羊肉和其它特色小吃。而玉子,却是几乎记不得什么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与亚军哥的二弟惠军哥在一起的两个片段。一个是替惠军哥喝酒,把与其一桌共饮的人全部喝醉,直到散场后只有我们两个人还算清醒。还有一次,记得是寒假过春节,那时的春节氛围远比现在浓郁得多。在新舟是有玩龙灯的习俗,也会用竹筒做了烟火燃放。那竹筒里除了放置烟花火药外,似乎会添加一些铁粉其中。在燃放之时,若如不小心喷到谁身上,是会格外地增加伤害的。不过,或许是添加了铁粉的缘故吧,那样的烟火会显得更加地夺目,吸引眼光。
  惠军哥因玉子的到来,特意地与耍龙灯之人求来一枚这种特制的烟花。带着几个妹妹和玉子,趁着夜色,寻一半山空旷之地,让我们几个远远地站着,不要靠得太近,怕被飞溅的铁屑伤着。惠军哥点着一根香,再用香去引燃烟花的引线。
  喷射而出的烟火究竟如何地美丽,其实早已忘记,模糊没有什么印象。不过,那确确实实的简单至极的快乐,玉子却是从未忘却,以后也不会忘记。
  席间,姨妈突然问起姐姐来,问巧萍还好不?告诉她还好。知道姨妈放心不下,玉子拿出手机,微信与姐姐视频连接上,一一地让姐姐看到席上的人问好致意,又让姨妈和姐姐说话,姨妈看到姐姐,激动地站了起来,忍不住擦了擦眼角。她又想起了她的好姐妹了。
  一顿简单的家宴终是接近尾声结束。并未喝多少酒,玉子却感到有些醉了。辞别姨妈和亚军哥一家人,各自回家,半夜酒醒,有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棂,而玉子便是再也无法睡着,思绪飘远,一时难以平息。
  
  
  2021.3.11初稿,2021.4.2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