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电话铃声

电话铃声


  电话铃声
  一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话题,却于我,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不单是我,凡值过夜班的铁路职工,皆是如此。
  一声声急促而清脆的电话铃声,如一阵阵发起总攻的冲锋号角,划破寂静的夜空,直至夜如白昼的值班室。
  顷刻间,灯光四射、喊声四起、人影绰绰、忙碌不息,一场或处理故障、或排除隐患、或紧急抢险的战斗打响了。
  这一幕,我不止一次地经历过。每一次,都给我灵魂的净化和洗礼;每一次,都让我真切地感受到铁路半军事化的纪律严明和雷霆之势;每一次,都使我在人生搏击的征程中大大地前进一步。
  如今,我虽然早已远离了这种电话铃声,但那些不曾忘记的往事,却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么清晰和厚重……
  二
  铁路工作的性质,只要开始独立上岗,就要承担值班的义务。这是每一名铁路职工必须经历的一个重要环节,并且,这种义务,将伴随整个铁路生涯。
  作为一名信号工,值班,就是这么伴随着我,度过了一个个提心吊胆又惊心动魄的不眠之夜。
  信号工的职责,就是保证铁路电务设备的正常运转。所谓电务设备,具体点说,就是信号机、轨道电路和道岔三大件。
  信号机:火车的眼睛。火车能否通行,全凭信号机灯光的显示。显示绿灯,畅通无阻,显示红灯,禁止通行。
  轨道电路:火车的大脑。火车到站后,面对许多股道,怎么停靠?怎么通过?除了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外,还要靠轨道电路这个大脑指挥。通过运转值班员的排列进路,安全准确地向火车传递出信息,将其引入无车占用的股道。
  道岔:火车的双臂。不管眼睛多么明亮,进路排列多么准确,如果没有道岔这个手臂的作用,火车照样不能安全畅通。非但如此,还会酿成翻车掉道的重大事故。
  电务设备的三大件,是火车安全运行的根本保证,是相互作用,相互关联,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的。信号工的职责,就是维修和养护这些设备,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守护在信号工区,随时听候命令,排除一切可能出现的设备故障和隐患。要做到这一点,值班就成了确保设备正常运用、火车安全畅通的重要环节。这种值班,我们叫做义务班。值班时,一般安排两人,值班中,晚上可以睡觉。只是,若遇设备故障,便要随叫随到,迅速处理,第二天调休半天,若无故障发生,第二天正常上班,不可调休。
  所谓随叫随到,就是电话铃声响起。电话座机,就在床头。铃声响,命令出。火速下床,火速集结,火速奔赴现场,火速处理故障。这个时候,时间就是安全保证,就是检验值班人员专业技术水平高低是否适岗。业务精者,时间快,业务差者,时间长。五分钟内未处理者,要向路局总调度室上报原因;一小时内未处理者,比照事故进行考核。对每一名值夜班的职工来说,神经如上满的发条,个个绷得很紧,夜夜整装待命。虽然可以休息,但人人不敢深睡。尤其是遇到设备故障,一处理就是好几个小时,有的甚至大半夜。好点的,回到值班室能睡一会;不好的,设备连续发生故障,这边刚躺下,电话铃声又响起,又得一咕噜爬起来,继续处理。如此折腾两三次,整个晚上就别想睡觉,整个人像散架似的,筋疲力尽,眼冒金星。
  值班人员,不是固定为某几个人,而是有独立工作能力的两个人一组,天天轮流,一组一晚。
  三
  从我考试上岗、独立工作的那天起,就加入了轮流值班的行列之中。
  我所在的班组叫驼峰信号工区,就是货车车辆解体和重新编组的地方。任务繁重、溜放车辆频繁、信号设备运用率高是编组场的特点。任何一台件信号设备的故障,都会影像车辆的溜放和编组。因此,我们工区的十多名信号工,除了白天按计划对设备认真巡检和维修养护外,最重要的就是晚上值班。刚值班时,由于业务技术不太熟练,值班经验不够丰富,每晚上心都是悬着,深怕听到电话铃声。铃声一响,心里就不由得紧张起来,手忙脚乱,无所适从,收拾工具的手开始颤抖,细密的汗珠开始渗出。好在和我搭班的是个老师傅,遇事不惊,经验丰富,每每看到我这个样子,便及时告诫:“不要紧张,按程序处理,越紧张越慌乱。”
  为了熟练掌握信号专业技术知识,做到如俄国著名作家高尔基说的那样:“应当随时学习,学习一切;应该集中全力,以求知道得更多,知道一切。”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一方面向师傅学习,一方面向书本学习,只要设备出现故障,不管是不是该我值班,都要跟着跑到现场,学习师傅们处理故障的方式方法和镇静自如的心理素质。然后,再把一个个故障案例一一抄写在本子上,反复揣摩,仔细分析,查找不足,防止类似故障的发生。
  正是师傅们的指导、示范、提醒、坐阵,让我在每一次的故障处理中,学到了很多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处理办法,也让我的专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
  记得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和师傅刚刚躺下,急促而紧张的电话铃声响了,我拿起话筒一听,果然是五号道岔扳动不了。我的神经又一次紧张起来,一时不知造成故障的原因是室内机械室还是室外道岔处,手忙脚乱地就往外跑,师傅赶紧喊住我:“不要慌,先到车站值班室控制台看看确认故障现象,再做处理决定。”于是,我们急忙跑到车站值班室,认真查看一番之后,初步判断是室外故障,这才背起工具包,迅速跑到故障现场。测量电压,查看密贴,检查轨缝,并经过反复扳动试验后,才找出因天气过冷,道岔电机防冻油稠黏所致。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更换了防冻液,恢复了设备的正常使用。
  还有一次,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又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本来就悬着的心差一点提到了嗓子眼。那是一个轨道电路无表示的故障。按照以往经验,这种故障无外乎电压值过低或过高造成,要不就是保险丝断裂造成,故障原因基本都在现场。
  接到电话后并没多想,背起工具包就往现场跑。也许是师傅的大意,也许是师傅有意想考考我的专业技术水平。他并没有阻拦,只是在控制台上给我防护。
  我一口气跑到故障现场,快速打开箱盖,查看保险,擦拭接点,紧固螺丝,测量电压和电流。当这一套程序检查结束后,设备依然没有恢复正常。我一时急了,赶紧用现场电话联系师傅。师傅却不忙于告诉我:“盖好箱子,收好工具,赶紧回来吧。”
  走在路上的我一直纳闷,是故障处理好了?还是师傅让我回去继续查找室内?一想到室内,我的心猛一激灵,对,是室内机械室的原因,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我一阵风地跑回机械室,果然师傅在联控轨道电路的一组继电器旁边等着我。见我满头大汗地来到跟前,严肃地说:“我一直给你说,设备故障后不要慌张,要按照处理程序一步步查找原因,不要急着往外跑。有些故障,看似在室外,或者在室内,其实,仔细一想,正好相反。今天的故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故障原因就是室内继电器接点接触不良造成,我刚处理好。还是那句话,沉住气,保持头脑清醒,是处理故障的基本素质。”
  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值班实践,我逐渐克服了紧张慌乱的缺点,加上不断向师傅们的学习和刻苦钻研,我的业务技术和处理故障能力不断提高。对电话铃声也不再恐慌,处理故障过程不再紧张,处理故障时间越来越短。我已经完全适应了紧张而急促的电话铃声,除了它有着冲锋号般的激越声音外,还有一种优美的旋律在里面,让我在一种美的享受中,迅速出战,战之能胜。
  四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岗位几经变动,不是宝鸡就是西安,或是绥德,但不管走到了哪里,电务信号专业没有变,晚上轮流值班没有变,迅速处理故障的气氛没有变。即使脱离了信号工岗位,干起了几十年的党群工作,紧张而急促的电话铃声依然伴着我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
  在绥德的六年多时间里,到底值了多少次班,听了多少次电话铃声,跑了多少个沿线站区,处理了多少次设备故障,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我从来没有算过。只知道为了处理设备故障,在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深入现场,站在黄土高坡的异常寒风里,一呆就是大半个晚上;我只知道为了调查设备故障原因,在急促的电话铃声中,坐着汽车,一赶就是整整五六个小时近三百公里的路程;我只知道为了抢险被洪水冲垮的铁路,在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深入现场,冒着生命危险一点点清除泥土,填满道砟,几经曲折,直至线路抢通;我只知道当一个故障刚处理完毕,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那种几经折腾的处理故障过程,虽精疲力尽,却始终无怨无悔;我只知道为了清扫道岔轨缝处的积雪,在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深入现场,和值班人员冒着鹅毛似的大雪,忍着零下30多度的寒冷,几天几夜反复不停地奋战在现场,手指僵直却浑然不知,鞋袜湿透却义无反顾,直至东方渐白,雪停风止,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回工区……
  如今,由于工作再次变动,我完全脱离的电务系统,听不到时时紧张催促的电话铃声,更远离了深入现场、或处理故障、或排除险情的激烈场面。但是,那曾经的过往,尤其是那一次次电话铃声后的点点滴滴,却时不时地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愈久弥新,清晰可辨。
  呵,曾经紧张急促的电话铃声,曾经激越奋进的冲锋号角,如今回想起来,却是那样的让人留恋,让人怀想,让人激情澎湃。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为什么要写作
下一篇:电话铃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