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启示录之色欲关

金刚经里,须菩提尊者问世尊:菩萨应如何降服内心的烦恼?佛说,要以无我心发菩提大愿广度众生才能得到彼岸,获得解脱。烦恼为何?财色名食睡。这是人之五欲。理智用之可以成家立业安身立命,若偏执过分沉溺,就会亡身败业。古今之例,数不胜数。
  这五欲,其中色欲为第一难关。古往今来多少英雄好汉本可成就功业却难过此关,毁于一旦。古罗马之覆灭,明末之阉党佞臣,汉哀帝刘欣之乱伦败德,明武宗之纵欲早夭,清嘉庆帝之恶补鹿血……至于大学士纪昀日御十女肉食数斤,明张居正晚年之纵爱女色中毒而亡,一代文宗韩愈晚年也不节制养生致病亡等等野史佚闻,无不道出色欲对生命之害。相反,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市井贩夫走卒长工苦力却少受色欲之害。为何?他们饱暖都解决不了思淫欲做什么?想要清心寡欲又生活安定的现代人,当然做不了苦行僧——也不能做浅薄恶俗人,要做就做一个有清醒头脑懂得养生护命的人。而这些人,物质往往是贫乏的,时运是多舛的,如:庄子、耶稣、佛陀、陶渊明、吴承恩、苏东坡。这些人往往懂得随遇而安淡泊心志,甚至将吃苦受累当作降低身体欲望和物质需求、获得生命超然的方法方式。
  《西游记》中的唐僧是如何能过一个又一个的淫色难关的呢?
  唐僧能取得真经,就是因为他根基深筑善加守护。白骨精化作美艳村姑来布施食物,唐僧婉言谢绝。到猴子摘桃来发现村姑是妖精举棍要打,唐僧忙护着村姑,猴子嘲笑道:“师父想是看中了这个妇人的美色,我帮你就在此处盖间屋子让你们圆房成双!”长老强忍着羞辱,哪里对村姑动半点歪念。以后,行者多次试探考察,唐僧不为女色所动,面对猴子和猪的调侃讥诮,长老越发坚定禅心。对于白骨精(村姑)、树精(杏仙)、女儿国国王、玉石琵琶精、鼠精、玉兔精等的美色诱惑,唐长老或者逃避或者装聋作哑或者断然拒绝或者虚与委蛇再谋突围点,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烟花苦套。其中,唐僧被琵琶精摄于洞中那段尤为精彩。“那一个,展鸳衾,淫性浓浓;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折腾了一夜。长老还是初心不改,禅性不乱,恨得那女妖说:“‘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长老却说:“‘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至于八戒酒醉戏嫦娥,高老庄霸占高翠兰,撞天婚要作四圣的夫君,涤垢泉旁偷看蜘蛛精们洗澡等桥段,都是放纵色欲迷情的芸芸众生相之写照。你看八戒好色,而少有美色来投怀送抱;长老畏色,而色邪魔障多来祟扰。何也?八戒懒惰欲重偷奸耍滑自然元阳贱廉;长老持斋把素守戒心坚当然真元金贵。
  至于那个从石头蹦出来的猴子显然在吴承恩笔下少了色欲,多了暴力英雄气(还有另外一个西游版本说他也好色,抢罗刹女做压寨夫人)。他还对师父师弟们说,他打小不爱男女事,以前在花果山吃人,只是变过美女诱骗过人。无底洞那一回,在大殿内猴子变作俊俏小和尚引诱老鼠精前来,那女妖要与他出外耍子,刚出殿,女妖就绊倒他去抓他的“臊根”,猴子果然没动心,暗道:“我的儿,竟真要吃了老孙哩!”便扯棒就打。盘丝洞那一回,行者见七个女妖光溜溜地在泡泉,也害臊走开。可见他跟长老也一样,都是胎里素,不好女色。他和八戒都长得丑恶,如果俊些,凭他那身本事,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妖美妇呢。其实八戒懂怜香惜玉只是长得比猴子还丑,如果长得跟唐僧一样,那他的桃花运不知有多好,只怕嫦娥也愿意嫁给他。
  小儿城里的那个昏君,被女狐妖所媚,吸毒一般沉溺在欲海中,竟然相信鹿精的鬼话要用一千孩童的心肝作延年益寿的药引,若不是孙猴子仗义除妖,他早亡身亡国了。妖狐看中的是他的王权富贵,所以肯献色献身,但他毫无定力智慧,只管声色享受不管臣民死活,以致他元阳的被妖所盗败了德行。而长老也为妖精惦记,但他能自我护持,取经度众生的宏愿坚若磐石,虽然懦弱无主见,受尽惊吓、皮肉之苦,但精神元气没被妖盗走。这一点,他比昏君强多了。
  长老端正文雅,细皮嫩肉,又是性情温和的好人,自然引得女妖美妇蜂拥而来。他清楚色欲是他的地狱,不敢纵欲放怀,谨守戒律牢牢护持禅心不乱,这便是唐僧的真贵处。这么一个弱不禁风文文懦懦的人,之所以为佛祖和观音选为取经团的领导,就是因为此人根基深厚十世修行而一点元阳未泄。所以感得功曹、揭帝护持,三徒倾心追随,观音屡屡来救苦脱难。
  《西游记》写修真破魔,重在颂扬佛家解脱精神,而《金瓶梅》是写男女饮食世情人伦,意在批判纵欲败德的恶行和人性复杂贪婪的深渊。如果将西门庆的性情换给了唐僧,唐僧就取不到真经了,一路之上,不知有多少私生子,杀了多少生灵,霸占了多少财产,扩大了多少势力,带坏猴子三徒,成了西行路的上最大黑恶集团!最后肯定落得个精尽人亡,四众被如来诸神打下阿鼻地狱万劫不得超生;让唐僧的性情给西门庆,那武二郎和潘金莲小日子一定平安快活,武松不会上梁山,阳谷县上又多了一家大善人,不知要造福多少人?!当然,善男信女会多起来,僧侣也会多起来,佛教势力也会发展壮大得令朝廷忌惮。可是,残酷而现实的世情不同于理想的极乐世界,恶与善的运行只会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它们都得遵循着历史必然趋势(天道的守恒定律)。将唐僧与西门庆放在一起比较,一个要降低欲望超凡脱俗,另一个要纵情声色横行霸道;一个是吃苦受累信仰至上,另一个是吃喝嫖赌欺男霸女;最后,一个成佛作祖,一个家破人亡。撕下发旧的因果报应的幌子,撇开摩登的现代生活的帷幕,从古至今此类活生生的例子层出不穷,总会让人冷静下来,思考生命的意义。
  纪晓岚在其《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录着一个故事:一个浙江僧人修道很用功,志愿坚定。一晚,他独自在草屋中打坐修道,一个绝色女子忽然来窗下探望。由于他道心不乱,该女子不敢进屋靠近他,只在窗外徘徊。僧人心知是魔,不敢分神懈怠,不为所动。如此数晚后,那女子忍不住在窗下说:“小女子不外是想一试法师道心,但法师畏惧我如害怕虎狼一般,紧紧束着禅心。然而,就算你道心坚定,苦修下去,还要经过忉利天、非想非非想天诸天后才能进入菩萨的明明妙觉自在的法界。不若法师且放下些戒备,让奴家近前受教,若法师依旧不为所动,那奴家从此便不再滋扰大师清修了,不知大师敢否?”僧人自以为根基牢固足可退魔,便让女子近前。女子依偎着他极尽诱惑,僧人竟然不能自持与女子行淫,毁了戒体德行。后来,僧人郁郁而终。该僧人终究不是唐僧,他不切实际的自负,让他败了多年功行。可见,欲成事者,面对种种诱惑,要保持清醒头脑。平时,就得注重心性的修养。曾国藩少年贪色,明理后一日三省自身,严格检点改正,年久日深,功夫自然不负有心人,事业自然有成。
  可见早年教育(培育根基)对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若过了青年时期想要正己修德,就太晚了。所以印光法师说过:少年之教首要戒之在色,育之在孝,若过早纵欲,不加节制矫正,身心精神会透支伤损,以后的人生将充满坎坷,难于成就事业。
  人一旦过了色欲关,生命会有一个很大的飞跃。所谓心平气和,正阳之气充足,邪欲自然不思。这类人,一般精力充沛,心胸开阔,事业成就,家庭和睦,而且长寿健康。懂得淡泊心志,控制食色欲望,南怀瑾先生就是如此,还有乡下那些七八十岁还能下地干活上山背柴、身体硬朗的老人们也是如此。
  有个学佛的良知中医在一篇文章说,看看现今的这些青少年,尤其是大学生、上班青年,路上一个个精神不振,套着黑眼圈,挺着大油肚,才过三十就秃头,像六十多岁的人,哪里有什么朝气?一点感情事小挫折就受不了,跳楼寻短见。这类青年还能成什么事业?都被现今这些泛滥成灾的种种欲望消费掏虚了,萎靡了,只知道得过且过、浑浑噩噩……
  近闻某国国会大厦内数名议员不雅视频曝光,上层不胜羞恼,怒解聘多人,究与法办。国会大厦乃一国重要的政治中心,何其庄重之所在,怎会孽生如此渣滓?我们一个小小边远县城,一到周末,公园里坐满了玩手机骂脏话打轻俏形同混痞的学生;网上满布污秽视频、图片,他们都在宣扬婚外情、情色对话、性服务;一些演员、歌手、组合的露骨表演,奢华无聊的娱乐,有人美其名曰:软色情。君不见网文(如在下拙文)越写越长,影视越拍越假,如旧妇之裹足布,绵绵之地沟油,惹得各派虚火上升枉费心力;资源越来越少,恶性竞争愈发激烈,彼此距离越来越无安全感,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险变?该吃的时候不吃,该睡的时候不睡,太享受,太享福,太娱乐,太放纵,让那些东西不停刺激你我劳累不堪又兴奋不止的欲望,去过度地消费,消费剩余财富,消费青春年华,消费本可保养的精气神。若陷得太久太深,落得一身病苦,曲终人散只能惨淡收场,悔之晚矣。
  要节制,要开源节流,要降低不必要的欲望,要培植根基,要懂得潜藏养护,才能保命护生!
  可惜,老祖宗的善法我们丢得太远了,如今要回归,便要学会减法,减之又减,舍之又舍,直至回归心性的朴素状态。可这与商业经济背道而驰,要想发展生存又想身心清净又不想遁世出家而安然畅游在这无尽欲海物流里,实在大难!
  什么时候我们能从污秽油垢的声色迷途里中耕出一亩福田?百日筑基,始于积养元气;百年树人,重在明悟性德。道法自然的光环太晕眩太高古,万水千山的取经路太苦楚太漫长,懒惰浮躁的我们啊,还是从最根本的饮食起居一点点做起吧。
  2021-4-20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西游启示录之色欲关
下一篇:怀念春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