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岁共事七年之缘分

两人像是老顽童,通过各自的女婿邀约,走到一起,算起来已有近二十年没见面了。
  两女婿是同学加同乡,相互的感情像手足一般。这不,在一次车内闲聊,八十有八的岳父路过大历山脚下的水泥厂想起曾经的好友家在这儿,就有了一约之念。这好办,女婿们互相一勾通,就有了践约的机缘,而且两长辈好友还像年轻的恋人般的猴急,约好这个星期天见面喝酒,因为这样女婿们有闲空且有时间陪同。
  要知道一方八十有八,另一方稍年轻些也有八十有一了。虽然相距不远,一个在县城,一个在乡下集镇上,退休后都忙于家庭、晚辈等琐事,竟然疏于联系,白驹过隙了这么多年。
  天是那样的蓝,阳光明媚但有些温度,预报说中午32℃,也难怪,前天刚刚立夏。早早的女婿和老伴带孙子去城北农贸市场小食一条街上的“阿贵”饺子店吃早点,这是孙子奶声奶气钦点的“阿贵饺饺”店,这家饺子店有来头,是省城的一家链锁店,干净、卫生、大气、利索,店内装潢典雅,清一色着装的大师傅和服务人员,对顾客尊重且上档次,常常都是顾客订单需要排队的。一家子不仅吃了大份锅贴饺子,还点了原味豆浆和红豆粥,很是美味。虽是星期天的早点,今天明显比平时急促些,一家人吃完就和孙子协商去张溪街上接老公公去,孙子很高兴,有车坐,又有沿途的风景,还有到老公公家意想不到的“福利”在等着他,当然手舞足蹈起来。
  简单的准备,脱下些夹衣就下楼到地下车库发动车子。也不早了,九点多钟,看看油表就盘算着要去查桥加油站加油,赶到张溪街已有十点了。不着急,昨晚有电话,岳父说上午居委会党支部要开个党员大会,那必须参加,估计十一点就差不多了。做女婿的来早点等着他呗。让人意外的是,老岳父这次居然向组织请了假在家等着,说是假也批了,回头去补堂课,就是想和老友早见面交流一番。
  可孙子却不这样想,既然来了,就要在老公公、老婆婆家前前后后逛荡仔细,好玩的好吃的都要招呼个遍。让他折腾个二十分钟的样子,就牵着老公公的手出门上车了,女婿和女儿都邀请岳母一起去县城玩玩,岳母不去,说家里一时离不开人,回头再去。也就没有勉强,反正岳父说下午一定要回来的。
  车行县城赤头桥附近,遇上公路部门在隔离修补路面,路就窄了些。接近中午,206国道上车流增多,县城建设工程车辆也多了起来,一时间红绿灯口,堵车严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此时车载电话铃声不断响起,对方女婿不断地催问车到哪里了?说到了小区附近就电话告诉他,他下楼来接,并为之占了一个车位了。
  接近十二点到达汇金小区老乡鸡门前,下车后两女婿双双握手,然后牵着岳父的手去见多年未见的另一岳父。
  乘电梯上了504,家门已打开,早早等候在门前的老友把双手伸向另一老友。虽多年未见,但音容笑貌未大改,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寒暄着,拉向室内大厅,要求大家不要换鞋,直接坐到沙发上并张啰着泡茶续水,并亲自执意要为开车来的女婿泡上一杯热茶。然后俩老友相互定定地看着对方,“我大你七岁。”“我小你七岁,但老哥不见老啊!”两女婿在旁也认真地在心里打起分来:“老哥”虽长七岁,但耳不聋眼不花,腰背挺直,虽然老态些挺正常。小七岁就显年轻许多,到一起后那么热烈的啦呱就知道当年相处的火热。
  从交谈中得知,他们退休前一个是基层供销社主任,一个是农村乡镇辅导学区的校长。在那计划经济年代都是吃皇粮的,特别是供销社的领导,掌握着供销商品物资,凭票供应,很有权势的。当时流传着“粮、供、商”得罪不起的,那时农村没通电,不要把“供”当供电部门。
  主人老友边聊边站起来,邀“老哥”去饭店了,说是已订好午餐了,就在“锦绣园”老店,边说边进内室一番鼓捣。拿出了“2005版的五粮液”,说“珍藏多年了,今天我八十八岁的老哥来了,该请出来了。”说完哈哈大笑。因为他俩知道彼此的根底,都能喝上两盅的。两女婿插话了,酒还是不喝或少喝,不比年轻了。但老哥俩意见却罕见的一致,“就喝一杯,一两三。不能亏了这好酒,剩下的晚辈们喝。”
  出门步上二楼包间,服务人员已泡好热茶等候着。上菜、续酒、举杯,俩老友遥想当年热泪盈眶,“在白笏,我们是六六年认识的,我们都年轻啊,老哥少年老沉,稳当,当年那形势是老哥关照我呀!”“哪里的话,是投缘哦,才走到一起。我们后来组织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虽然不是一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但都是乡直单位,在一起配合革命工作。”“老哥”谦虚道。“我们一起在白笏共事七年,革命年代忘不了啊。我从怀宁过江来教书,当年举目无亲,你就是老哥哥,还是宣传队副队长,让我学了不少经验。敬老哥一个。”“小七岁”的老友说着。“好的,喝一个。我也想你呀,所以就来了,以后还聚好吧,但我没有你这好酒哦。”“老哥”笑侃着其实也深陷往事中,让人分明看到他眼角有溢出的泪花。
  晚辈也没闲着,把控着大局,只给老辈定量的酒,剩下的也不用找噱头各自就把美酒分享了,还很关心的说着,“我们就多担待点,不能伤着长辈们的身子骨。”
  或许是“酒好情亦浓”。这“小七岁共事七年之缘分”,真是让俩老友在桌上喋喋不休,就听到“老哥”说“你当年可是我们宣传队的大笔杆子啊”,大有“忆往夕峥嵘岁月稠”的味道,让晚辈们非常感动,也为促成此行很有成就感。
  借着酒香,不觉让人回味起来:人生能有几个八十岁哟,能够如此相聚也是一种境界。难怪俩“岳父”如此看重,其实也正在为晚辈们打开教科书,珍惜当下,爱惜他人,感恩遇见,不忘友情,仁者顺,顺者智慧且空灵,必然就会“仁者寿也”。
  祝福俩老友做自已世界里永远的“老顽童”,遇“七”者战无不胜,不就有“七上八下”之慨说吗?有“小七岁共事七年之缘分”,俩老友期颐之年可期。
  再相聚,尤能把盏相庆,顺心顺意必在其间,皆是子孙之福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