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启示录之世情篇


  光怪陆离的西游世界,佛、道、天、地、人、魔界各有所主,互为依存,息息相通,缺了世故人情、规矩方圆是万万运行不了的。
  孙悟空天生一个石猴,秉性异常,从菩提老祖学得诸多神通后,大有“万事不求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处事态度。然而,他缺少兵器披挂,不得不求于海龙王。他得了这些装备,去冥界销了他猴类的生死簿,以为从此四海内再无敌手,可以长生不老矣。接着他闹了天宫,被如来押在五行山下。若不求观音垂手,他如何得脱天灾呢!西行路上,为救唐僧,天上地下三山五岳的神仙都求了个遍,他纵有广大神通,也是力有不逮,不求人不行啊。在五庄观他毁了仙树,还幸得他的老友福禄寿三星前去求情放宽期限,他才有时间遍游仙岛求医方。可见一个人纵有天大本事,也要有助缘,有人脉,否则难于成事。
  这些人脉这些社会关系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牵制,互相补充,缺一不可。这师徒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四个缺一不可。没有猴,如何降妖保身?没有猪,取经团岂不太无聊?没有任劳任怨的沙僧,成员们的矛盾将不可收拾,无法跋涉千山万水。可见有良好团队对创业的重要性。
  俗世中,无论古代现代中国外国,为大众所趋之若鹜的永远是那些树大根深势强力豪的煊赫人物或集团。你看那一洞洞的妖怪,不像一个个黑恶势力吗?身为妖孽,本事又稀松平常,不依附一个大妖王大魔头能在江湖混得下去吗?而那些有势力神通的妖王,一个个都有菩萨、天仙、地仙作为靠山和“保护伞”。
  你看那小子国里的妖道本是南极仙翁的坐骑,自己本来就根基深厚仙寿绵长,还要串掇女狐妖盗人家国王的元气,败人家的江山;玉兔精本就是嫦娥的宠物,也要盗长老的元阳妄成真仙;乌鸡国的妖道本是文殊的坐骑,只因文殊被国王得罪,倒浸水中三日,就被文殊睁只眼闭只眼地暗放出去将国王推入井中亡身三年;那个金毛吼的靠山却是在人间公信度、美誉度最高的观音菩萨的坐骑,他抢了人家朱紫国国王的妃子,割据一方……——这些妖王魔头就是仗着他们的高大无比的靠山才敢为非作歹横行霸道。而他们认罪伏法后,多被开脱罪责处罚较轻。像那个霸占宝象国公主的奎木狼一样,只被罚去给太上老君烧火。真是“良禽”择木而栖,若一天翻了船,也不至于人亡船毁,至少还留得青山在。高高在上的靠山权贵们,对于那些不肖属下,能纵容就纵容一下,能减刑就减点刑,人生本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难保不会有山高水低,互相拉扯包庇一下有什么要紧的呢?
  咦!那此书岂不成了一本宣扬厚黑成功学的书了?
  当然,书中也有抛开人情面子,公正执法的例子。魏征就是此例。泾河龙王要与袁天罡打赌推算下雨的雨数,龙王想完胜袁天罡,就将天庭规定的雨数改了,导致民间雨水泛滥成灾,犯了天条,理应问斩。龙王要打通关节托梦求告于唐太宗李世民。然而,魏征秉公执法,与皇帝下棋时入梦而去,按时斩了泾河龙王。后来,泾河龙王的冤魂夜夜来找皇帝讨命。皇帝不堪其累,贴上尉迟恭和秦叔宝的门画才赶跑了冤魂。对于魏征的铁面无私,唐太宗自然是又欣赏又恼怒的。包拯、于谦、海瑞也是此道中刚正之人。然而,刚正之人易摧折,古代君主多是敬而远之;君主权贵们知道用人要刚柔兼济,忠奸各有用法,达到互相掣肘制衡,好和光同尘维护好他手中的权杖。有时,刚直正大的人也有权宜的时候。太宗眼看就要病亡,魏征想起一个曾供职于朝廷、与魏征有交厚,现在阴司做判官的崔珏,就写书一封与太宗,让太宗去阴司后将信与崔,求他徇私网开一面,放太宗还阳。崔珏收信后也对太宗分外开脱,在生死薄上偷偷将太宗的寿数多延了二十年。阴司最重律法公正,崔珏此举该如何看呢?有些事,不能照死理,如太宗当时一命呜呼,那他又如何回阳重视真经佛法而大建水陆法会利益幽冥?又如何慧眼选拔出能肩负取经重任的唐僧呢?另外,你看那狮驼岭的三个魔头,吃了一国臣民,犯下滔天杀罪,青狮、白象只被文殊普贤收回责骂了几句,而那个最可恶的大鹏鸟,如来只将他禁锢在头上佛光中,不许他再犯杀孽,还答应将天下众生供养之物供他食用。这些高高在上的佛菩萨如此偏袒邪魔,不正像那些一味纵容奸臣恶奴的君王和权贵吗?古来刚正之人寥寥无几,他们就像五庄观里的人参果一样珍稀,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种植生产他们的人参树。
  所以,《西游记》在世故人情和对现实批判上一点不比《红楼梦》、《金瓶梅》、《拍案传奇》等等差。
  比如唐僧,因猴子打人行凶,他多次要开排孙猴子,都看在菩萨的人情上饶了猴子。在白虎岭遇到白骨精变的前去给丈夫送饭的绝色村姑,被摘桃回来的猴子开玩笑说他好歹不分,是不是喜爱该女子,若不想取经,他们哥仨就在岭上给他盖间房子让他与妖怪圆房成双,那长老登时羞恼得脸色通红,丢了做师父的面子。还有,过女儿国时,那太师奉国王前来招亲,孙悟空就当着唐僧的面同意了这份亲事,恼得长老无比难堪。在小子国,要保他性命,行者要他忍着臭秽往脸上贴猪尿和的泥,长老左推右攘不肯合作,最后被逼无奈才同意行者的做法。唐僧是高僧,又是取经团的领导,自然放不下面子,常常羞于女色,若他看淡些,幸许能减少了些妖魔鬼怪的袭扰之苦。
  虽然孙悟空对于女色放得开,但他也重面子。管理蟠桃园时嫌王母没请他赴宴,他觉得脸上无光就开始闹蟠桃会。刚脱五行山,为保唐僧打杀了强人,因长老怪他凶顽无慈悲心,忍不了傲气就撒身走了。猴子本领高爱面子,自然不屑与人做苦工仆役。所以流沙河收了沙僧后,挑行李多时的八戒对他埋怨道:“哥呀,我知你生性尊傲,不会与人端茶送水,铺衣叠被,牵马挑担,做下等仆人,但你也要知我们的苦处……”途中多次遇到难缠的妖魔,由于观音常来施与援手,他也顾及面子能不麻烦人家就尽量少去求请,除非万不得已。猴子生性刚强又爱玩笑,也有不讲面子的时候。那些土地、山神、天兵天将、仙人都成了他打趣的对象,连玉帝、观音、如来他都敢开玩笑,一则说明他懂人情世故会交际,二则也说明他敢说真话性情直率。对付水里的妖怪时,他有自知之明,放下身段面子,求八戒和沙僧出手。《后西游记》里,他们的接班人唐半偈一行西行求真解,路遇造化小儿。这造化小儿手中有许多圈子,什么名利圈、女色圈、骄狂圈等等,许多人都跳不出这些圈。当与孙悟空的徒孙孙小圣赌斗时,孙小圣跳出千百个圈子,最后却让一个圈子套住无法脱身——这个圈子正是“好胜圈”——苦恼多时,后幸得老君来指点他要放下好胜狂心,方才得脱了难。这个圈子,也是孙悟空的最要命的面子,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服输不让强,所以当八戒到水果山来请出山降妖救师父时,不得已用了激将法,骗他说妖怪很瞧不起他,猴子一点即着,气忿忿地与八戒去找黄袍怪算账。猴子刚强傲气,自然也最劳累卖力,西行路上的多少凶险都得靠他度过,正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猴子不光本领高强还细心机灵。过灭法国要乔装俗人,八戒头大戴不了俗人的帽巾,猴子将两顶帽子用针线缝做一顶,呆子才戴了帽子。他们住店时,店主提供了三个档次的服务:上档有好饭菜好床铺还有美妓三陪;中档只有饭菜床铺;下档只提供低劣的草铺。呆子没见识,竟要选下档住宿。猴子选了上档服务套餐,却借故说他们当日持斋戒,就免了荤腥和女色,维护了僧家规矩,又不失大唐取经天团的仪态。等受用了美食,为防止僧家法相泄露,在唐长老的提醒下向店主交涉,店主没奈何把他们请进了一个大柜子里住宿。大家住下后,他又叫伙计将白马拴于柜脚上防止被偷等等,都表现了猴王胆大心细、机敏世故的一面。
  至于八戒,只要美色和酒食在前,才不管什么面子呢(他很现实,只求像俗人一样享受食色,过安乐自在的日子,他代表着一些普通人的欲望),就算下一分钟要上蒸屉。“四圣试禅心”那一节,他想离开吃苦难熬的取经团队入赘大户做姑爷,与那女主人还未熟悉就爹声爹气地叫“娘”,哄得女主人笑颜尽开,厚待唐僧一行。在女儿国赴宴时,他当着文武大臣宫女乐师放开怀海喝大吃,那熊样真让师父师弟们难堪。沙僧劝他:“二师兄,斯文些!”那呆子将拱嘴上一片菜叶舔进口里,满嘴流油地说道:“斯文斯文!当得了饭吃吗?!”过稀柿山时,他可不管什么面子身段,不管满山遍野烂柿子的臭秽,只要肚子里塞满白面馍馍,当着师父师兄弟和众乡民的面,变作一个巨型野猪,呼哧呼哧地生生拱开了一条西行路。八戒和行者的生活哲学不同,最后他获得的果位却也是个美差,狼夯傻傻的也有福啊。
  那吴承恩讽刺什么呢?难道他不想要高官厚禄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吗?难得糊涂一下,有什么不好的呢?可是啊,文人就是要说良心话真话,就是看不惯这个瞅不满那个,借此言彼,批判现实——西游世界中的各路妖魔们代表着明中叶的各路逐利行凶的恶霸和小丑,上仙神佛们代表着很多世故、圆滑的权贵大员,玉皇大帝暗指刚愎自用、昏聩无能的明朝皇帝,就连救苦救难平等慈悲的观音菩萨也有瑕疵(放纵坐骑、池鱼下凡成精作恶),老君对孙悟空的圆滑和对下属的偏袒,至高无上的西天佛老也与妖王大鹏鸟有裙带关系……唉,牢骚太盛注定肠断,白发当然三千丈,青灯下,明窗皓月前,著我的美梦西游书,管它天下熙熙攘攘乌烟瘴气!
  那个凤仙郡的官员在我巡天的时候竟敢打翻了我的牌位和供品,这还了得!你们这地方就该旱灾!若要下雨给庄稼,偏殿里的米堆就得让鸡吃完,面山让狗舔尽,铜锁让烛火燎断才行!尽管猴子说:“得罪你的是那凤仙郡的官,又不是百姓,不能让一郡百姓也跟着遭殃受灾。”三界最高统治者哪里听得进去。若那官员不忏悔认罪,不重新祭祀朕,朕是绝不给凤仙郡下雨的!——好一个心胸狭窄、刚愎自用的玉帝啊。这高权大势者,往往不许别人犯一点错,自己犯了错却从不认错,一味强压民众推卸责任,他只想维护他至高无上的权势。书中这一段吴先生将猴子写得软了,我觉得应该将猴子上天庭与玉帝理论不成,就再来个二闹天宫,硬是要逼着如来出面代表三界规劝揭露玉帝得失,给天下臣民下个真心诚意的罪己诏才罢。这三界,乖猫顺狗太多了,缺的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子,敢把那些尸位素餐的皇帝王公们拉下马来糗一下。
  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让行者请观音收去做了善财童子,行者去找牛魔王借芭蕉扇时,牛魔王说起此事,猴子道:“红孩儿如今做了善财童子,早晚受教于菩萨跟前,寿同天地,乃大造化,兄长不谢我,怎么还怪我呢?”牛魔王喝骂猴子道:“与他人为奴,怎不自在逍遥的好!”可见,无论是妖怪、神仙、凡人都一样,拥有独立自由之人格最重要。牛魔王家业之大势力之强,在西天路上罕见。他不求仙佛不求帝王富贵,只求做个风流快活的豪强。他婚外情,让儿子盘踞号山枯松涧,让结义兄弟经营女儿国的落胎泉,让悍妻罗刹女管理八百里火焰山,还联盟七十二洞诸多妖王……若他心胸宽广些,借扇子与猴王,他的偌大家业定能越做越强,可惜重色轻友不善自省,最后只落得废了武功,被金刚押去见如来发落。若猴王不闹天宫懂得韬光养晦,与他合作,岂不有了百倍于水泊梁山的天地!他们若再勤加修行,积功累德,就是另立个新天也不可啊。不过,天庭是不会容忍的,只有招安归顺。
  女儿国其实是一种平等社会的假想(也含有对古代男尊女卑反抗男权的寓喻)。那里人民平等,没有男尊女卑,只有清一色的女子。甚至,繁衍后代也不需男人,只要喝子母河之水就成。由于没有男女繁衍,似乎看上去清净无尘,民安国宁。但,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女儿国人的面孔大同小异,职业世袭,只会世世代代的延续着一成不变的日子。这样的国度,迟早会被外面的世界抛弃。这样的假想,不正是对当时污浊黑暗的社会的辛辣讽刺吗?!
  唐长老一行到了西天,进藏经楼求取真经时,阿难、迦叶二尊者拦着索要“人事”,第一次他们没交,所以取得无字空经,回去再求时,二尊者还是不传真经,唐长老只有奉上了他的紫金钵盂才取得真经。如来告诉他们,经不可轻传。往昔真经让僧众带下山去在赵长者家诵读了一遍求平安,只收了人家三斗三升的米粒黄金,如来还嫌僧众们收费太低了,让后世子孙没钱用。可见,纵历万水千山、八十一难,志坚如金石,没有钱不讲人情世故,也是是取不到真经的。
  这西游世界,一花一菩提,一沙一世界。大到如来、玉帝,小到蜘蛛、兔子、霸波儿奔,都讲待人接物、人情世故,如何做好自己安身立命,要看各自的修为。
  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心中也有个取经路。不懂人情世故,没有杰出才华(如对国家有贡献的科学家、艺术家,他们受国家保护,可以超然于人情世故泛滥的世俗之上而有尊严的活着),在当今世界活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大难!当然,也不乏“阅破世事惊破胆,看透人心寒透心”的愤青和遁世修行者;不乏生来就是“胎里素”,洁身自好,以诗书道义涵养心魂,要走一条艰辛孤寂的取经路的人;他们活着自己的活法,与这个势利浮躁、娱乐至死的物欲泛滥的主流浪潮渐行渐远,只留下一些深深浅浅的足迹。平凡的草根啊,知足常乐就好,问心少愧就好,少病少恼就好,别陷在人情世故的泥淖里,别掉下机心城府的深渊中,别闯进权谋欲望的火海里就好。
  《淮南府志》上评吴承恩:“性多敏,人情练达。”何谓练达?不在人世中磨练滚爬,怎会打磨出一方孕育石猴的仙石?唐长老取得真经就成佛了,而历史中的玄奘法师取经回到大唐后,却被高宗皇帝软禁起来,失去了自由,晚年在孤苦中度过。谁能逃过世事的羁绊?东坡居士晚年遇赦回内陆,那老病之身已成不系之舟,飘飘荡荡,何处是回家路?
  造化会元之功,尽用在世事的磨石。少读不懂杜诗,读懂时已不是少时。一本《西游释厄传》,尽是世情之启示。
  

  光怪陆离的西游世界,佛、道、天、地、人、魔界各有所主,互为依存,息息相通,缺了世故人情、规矩方圆是万万运行不了的。
  孙悟空天生一个石猴,秉性异常,从菩提老祖学得诸多神通后,大有“万事不求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处事态度。然而,他缺少兵器披挂,不得不求于海龙王。他得了这些装备,去冥界销了他猴类的生死簿,以为从此四海内再无敌手,可以长生不老矣。接着他闹了天宫,被如来押在五行山下。若不求观音垂手,他如何得脱天灾呢!西行路上,为救唐僧,天上地下三山五岳的神仙都求了个遍,他纵有广大神通,也是力有不逮,不求人不行啊。在五庄观他毁了仙树,还幸得他的老友福禄寿三星前去求情放宽期限,他才有时间遍游仙岛求医方。可见一个人纵有天大本事,也要有助缘,有人脉,否则难于成事。
  这些人脉这些社会关系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牵制,互相补充,缺一不可。这师徒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四个缺一不可。没有猴,如何降妖保身?没有猪,取经团岂不太无聊?没有任劳任怨的沙僧,成员们的矛盾将不可收拾,无法跋涉千山万水。可见有良好团队对创业的重要性。
  俗世中,无论古代现代中国外国,为大众所趋之若鹜的永远是那些树大根深势强力豪的煊赫人物或集团。你看那一洞洞的妖怪,不像一个个黑恶势力吗?身为妖孽,本事又稀松平常,不依附一个大妖王大魔头能在江湖混得下去吗?而那些有势力神通的妖王,一个个都有菩萨、天仙、地仙作为靠山和“保护伞”。
  你看那小子国里的妖道本是南极仙翁的坐骑,自己本来就根基深厚仙寿绵长,还要串掇女狐妖盗人家国王的元气,败人家的江山;玉兔精本就是嫦娥的宠物,也要盗长老的元阳妄成真仙;乌鸡国的妖道本是文殊的坐骑,只因文殊被国王得罪,倒浸水中三日,就被文殊睁只眼闭只眼地暗放出去将国王推入井中亡身三年;那个金毛吼的靠山却是在人间公信度、美誉度最高的观音菩萨的坐骑,他抢了人家朱紫国国王的妃子,割据一方……——这些妖王魔头就是仗着他们的高大无比的靠山才敢为非作歹横行霸道。而他们认罪伏法后,多被开脱罪责处罚较轻。像那个霸占宝象国公主的奎木狼一样,只被罚去给太上老君烧火。真是“良禽”择木而栖,若一天翻了船,也不至于人亡船毁,至少还留得青山在。高高在上的靠山权贵们,对于那些不肖属下,能纵容就纵容一下,能减刑就减点刑,人生本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难保不会有山高水低,互相拉扯包庇一下有什么要紧的呢?
  咦!那此书岂不成了一本宣扬厚黑成功学的书了?
  当然,书中也有抛开人情面子,公正执法的例子。魏征就是此例。泾河龙王要与袁天罡打赌推算下雨的雨数,龙王想完胜袁天罡,就将天庭规定的雨数改了,导致民间雨水泛滥成灾,犯了天条,理应问斩。龙王要打通关节托梦求告于唐太宗李世民。然而,魏征秉公执法,与皇帝下棋时入梦而去,按时斩了泾河龙王。后来,泾河龙王的冤魂夜夜来找皇帝讨命。皇帝不堪其累,贴上尉迟恭和秦叔宝的门画才赶跑了冤魂。对于魏征的铁面无私,唐太宗自然是又欣赏又恼怒的。包拯、于谦、海瑞也是此道中刚正之人。然而,刚正之人易摧折,古代君主多是敬而远之;君主权贵们知道用人要刚柔兼济,忠奸各有用法,达到互相掣肘制衡,好和光同尘维护好他手中的权杖。有时,刚直正大的人也有权宜的时候。太宗眼看就要病亡,魏征想起一个曾供职于朝廷、与魏征有交厚,现在阴司做判官的崔珏,就写书一封与太宗,让太宗去阴司后将信与崔,求他徇私网开一面,放太宗还阳。崔珏收信后也对太宗分外开脱,在生死薄上偷偷将太宗的寿数多延了二十年。阴司最重律法公正,崔珏此举该如何看呢?有些事,不能照死理,如太宗当时一命呜呼,那他又如何回阳重视真经佛法而大建水陆法会利益幽冥?又如何慧眼选拔出能肩负取经重任的唐僧呢?另外,你看那狮驼岭的三个魔头,吃了一国臣民,犯下滔天杀罪,青狮、白象只被文殊普贤收回责骂了几句,而那个最可恶的大鹏鸟,如来只将他禁锢在头上佛光中,不许他再犯杀孽,还答应将天下众生供养之物供他食用。这些高高在上的佛菩萨如此偏袒邪魔,不正像那些一味纵容奸臣恶奴的君王和权贵吗?古来刚正之人寥寥无几,他们就像五庄观里的人参果一样珍稀,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种植生产他们的人参树。
  所以,《西游记》在世故人情和对现实批判上一点不比《红楼梦》、《金瓶梅》、《拍案传奇》等等差。
  比如唐僧,因猴子打人行凶,他多次要开排孙猴子,都看在菩萨的人情上饶了猴子。在白虎岭遇到白骨精变的前去给丈夫送饭的绝色村姑,被摘桃回来的猴子开玩笑说他好歹不分,是不是喜爱该女子,若不想取经,他们哥仨就在岭上给他盖间房子让他与妖怪圆房成双,那长老登时羞恼得脸色通红,丢了做师父的面子。还有,过女儿国时,那太师奉国王前来招亲,孙悟空就当着唐僧的面同意了这份亲事,恼得长老无比难堪。在小子国,要保他性命,行者要他忍着臭秽往脸上贴猪尿和的泥,长老左推右攘不肯合作,最后被逼无奈才同意行者的做法。唐僧是高僧,又是取经团的领导,自然放不下面子,常常羞于女色,若他看淡些,幸许能减少了些妖魔鬼怪的袭扰之苦。
  虽然孙悟空对于女色放得开,但他也重面子。管理蟠桃园时嫌王母没请他赴宴,他觉得脸上无光就开始闹蟠桃会。刚脱五行山,为保唐僧打杀了强人,因长老怪他凶顽无慈悲心,忍不了傲气就撒身走了。猴子本领高爱面子,自然不屑与人做苦工仆役。所以流沙河收了沙僧后,挑行李多时的八戒对他埋怨道:“哥呀,我知你生性尊傲,不会与人端茶送水,铺衣叠被,牵马挑担,做下等仆人,但你也要知我们的苦处……”途中多次遇到难缠的妖魔,由于观音常来施与援手,他也顾及面子能不麻烦人家就尽量少去求请,除非万不得已。猴子生性刚强又爱玩笑,也有不讲面子的时候。那些土地、山神、天兵天将、仙人都成了他打趣的对象,连玉帝、观音、如来他都敢开玩笑,一则说明他懂人情世故会交际,二则也说明他敢说真话性情直率。对付水里的妖怪时,他有自知之明,放下身段面子,求八戒和沙僧出手。《后西游记》里,他们的接班人唐半偈一行西行求真解,路遇造化小儿。这造化小儿手中有许多圈子,什么名利圈、女色圈、骄狂圈等等,许多人都跳不出这些圈。当与孙悟空的徒孙孙小圣赌斗时,孙小圣跳出千百个圈子,最后却让一个圈子套住无法脱身——这个圈子正是“好胜圈”——苦恼多时,后幸得老君来指点他要放下好胜狂心,方才得脱了难。这个圈子,也是孙悟空的最要命的面子,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服输不让强,所以当八戒到水果山来请出山降妖救师父时,不得已用了激将法,骗他说妖怪很瞧不起他,猴子一点即着,气忿忿地与八戒去找黄袍怪算账。猴子刚强傲气,自然也最劳累卖力,西行路上的多少凶险都得靠他度过,正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猴子不光本领高强还细心机灵。过灭法国要乔装俗人,八戒头大戴不了俗人的帽巾,猴子将两顶帽子用针线缝做一顶,呆子才戴了帽子。他们住店时,店主提供了三个档次的服务:上档有好饭菜好床铺还有美妓三陪;中档只有饭菜床铺;下档只提供低劣的草铺。呆子没见识,竟要选下档住宿。猴子选了上档服务套餐,却借故说他们当日持斋戒,就免了荤腥和女色,维护了僧家规矩,又不失大唐取经天团的仪态。等受用了美食,为防止僧家法相泄露,在唐长老的提醒下向店主交涉,店主没奈何把他们请进了一个大柜子里住宿。大家住下后,他又叫伙计将白马拴于柜脚上防止被偷等等,都表现了猴王胆大心细、机敏世故的一面。
  至于八戒,只要美色和酒食在前,才不管什么面子呢(他很现实,只求像俗人一样享受食色,过安乐自在的日子,他代表着一些普通人的欲望),就算下一分钟要上蒸屉。“四圣试禅心”那一节,他想离开吃苦难熬的取经团队入赘大户做姑爷,与那女主人还未熟悉就爹声爹气地叫“娘”,哄得女主人笑颜尽开,厚待唐僧一行。在女儿国赴宴时,他当着文武大臣宫女乐师放开怀海喝大吃,那熊样真让师父师弟们难堪。沙僧劝他:“二师兄,斯文些!”那呆子将拱嘴上一片菜叶舔进口里,满嘴流油地说道:“斯文斯文!当得了饭吃吗?!”过稀柿山时,他可不管什么面子身段,不管满山遍野烂柿子的臭秽,只要肚子里塞满白面馍馍,当着师父师兄弟和众乡民的面,变作一个巨型野猪,呼哧呼哧地生生拱开了一条西行路。八戒和行者的生活哲学不同,最后他获得的果位却也是个美差,狼夯傻傻的也有福啊。
  那吴承恩讽刺什么呢?难道他不想要高官厚禄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吗?难得糊涂一下,有什么不好的呢?可是啊,文人就是要说良心话真话,就是看不惯这个瞅不满那个,借此言彼,批判现实——西游世界中的各路妖魔们代表着明中叶的各路逐利行凶的恶霸和小丑,上仙神佛们代表着很多世故、圆滑的权贵大员,玉皇大帝暗指刚愎自用、昏聩无能的明朝皇帝,就连救苦救难平等慈悲的观音菩萨也有瑕疵(放纵坐骑、池鱼下凡成精作恶),老君对孙悟空的圆滑和对下属的偏袒,至高无上的西天佛老也与妖王大鹏鸟有裙带关系……唉,牢骚太盛注定肠断,白发当然三千丈,青灯下,明窗皓月前,著我的美梦西游书,管它天下熙熙攘攘乌烟瘴气!
  那个凤仙郡的官员在我巡天的时候竟敢打翻了我的牌位和供品,这还了得!你们这地方就该旱灾!若要下雨给庄稼,偏殿里的米堆就得让鸡吃完,面山让狗舔尽,铜锁让烛火燎断才行!尽管猴子说:“得罪你的是那凤仙郡的官,又不是百姓,不能让一郡百姓也跟着遭殃受灾。”三界最高统治者哪里听得进去。若那官员不忏悔认罪,不重新祭祀朕,朕是绝不给凤仙郡下雨的!——好一个心胸狭窄、刚愎自用的玉帝啊。这高权大势者,往往不许别人犯一点错,自己犯了错却从不认错,一味强压民众推卸责任,他只想维护他至高无上的权势。书中这一段吴先生将猴子写得软了,我觉得应该将猴子上天庭与玉帝理论不成,就再来个二闹天宫,硬是要逼着如来出面代表三界规劝揭露玉帝得失,给天下臣民下个真心诚意的罪己诏才罢。这三界,乖猫顺狗太多了,缺的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子,敢把那些尸位素餐的皇帝王公们拉下马来糗一下。
  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让行者请观音收去做了善财童子,行者去找牛魔王借芭蕉扇时,牛魔王说起此事,猴子道:“红孩儿如今做了善财童子,早晚受教于菩萨跟前,寿同天地,乃大造化,兄长不谢我,怎么还怪我呢?”牛魔王喝骂猴子道:“与他人为奴,怎不自在逍遥的好!”可见,无论是妖怪、神仙、凡人都一样,拥有独立自由之人格最重要。牛魔王家业之大势力之强,在西天路上罕见。他不求仙佛不求帝王富贵,只求做个风流快活的豪强。他婚外情,让儿子盘踞号山枯松涧,让结义兄弟经营女儿国的落胎泉,让悍妻罗刹女管理八百里火焰山,还联盟七十二洞诸多妖王……若他心胸宽广些,借扇子与猴王,他的偌大家业定能越做越强,可惜重色轻友不善自省,最后只落得废了武功,被金刚押去见如来发落。若猴王不闹天宫懂得韬光养晦,与他合作,岂不有了百倍于水泊梁山的天地!他们若再勤加修行,积功累德,就是另立个新天也不可啊。不过,天庭是不会容忍的,只有招安归顺。
  女儿国其实是一种平等社会的假想(也含有对古代男尊女卑反抗男权的寓喻)。那里人民平等,没有男尊女卑,只有清一色的女子。甚至,繁衍后代也不需男人,只要喝子母河之水就成。由于没有男女繁衍,似乎看上去清净无尘,民安国宁。但,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女儿国人的面孔大同小异,职业世袭,只会世世代代的延续着一成不变的日子。这样的国度,迟早会被外面的世界抛弃。这样的假想,不正是对当时污浊黑暗的社会的辛辣讽刺吗?!
  唐长老一行到了西天,进藏经楼求取真经时,阿难、迦叶二尊者拦着索要“人事”,第一次他们没交,所以取得无字空经,回去再求时,二尊者还是不传真经,唐长老只有奉上了他的紫金钵盂才取得真经。如来告诉他们,经不可轻传。往昔真经让僧众带下山去在赵长者家诵读了一遍求平安,只收了人家三斗三升的米粒黄金,如来还嫌僧众们收费太低了,让后世子孙没钱用。可见,纵历万水千山、八十一难,志坚如金石,没有钱不讲人情世故,也是是取不到真经的。
  这西游世界,一花一菩提,一沙一世界。大到如来、玉帝,小到蜘蛛、兔子、霸波儿奔,都讲待人接物、人情世故,如何做好自己安身立命,要看各自的修为。
  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心中也有个取经路。不懂人情世故,没有杰出才华(如对国家有贡献的科学家、艺术家,他们受国家保护,可以超然于人情世故泛滥的世俗之上而有尊严的活着),在当今世界活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大难!当然,也不乏“阅破世事惊破胆,看透人心寒透心”的愤青和遁世修行者;不乏生来就是“胎里素”,洁身自好,以诗书道义涵养心魂,要走一条艰辛孤寂的取经路的人;他们活着自己的活法,与这个势利浮躁、娱乐至死的物欲泛滥的主流浪潮渐行渐远,只留下一些深深浅浅的足迹。平凡的草根啊,知足常乐就好,问心少愧就好,少病少恼就好,别陷在人情世故的泥淖里,别掉下机心城府的深渊中,别闯进权谋欲望的火海里就好。
  《淮南府志》上评吴承恩:“性多敏,人情练达。”何谓练达?不在人世中磨练滚爬,怎会打磨出一方孕育石猴的仙石?唐长老取得真经就成佛了,而历史中的玄奘法师取经回到大唐后,却被高宗皇帝软禁起来,失去了自由,晚年在孤苦中度过。谁能逃过世事的羁绊?东坡居士晚年遇赦回内陆,那老病之身已成不系之舟,飘飘荡荡,何处是回家路?
  造化会元之功,尽用在世事的磨石。少读不懂杜诗,读懂时已不是少时。一本《西游释厄传》,尽是世情之启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