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想的长大,如今去了哪里


  怀念儿时家乡春天里空气中混着的泥土味道,那是真正的初春味道;怀念记忆中那辆红色的自行车,那是载着青春满满的青涩与懵懂;怀念求学时奋笔疾书的日子,那是在书写憧憬的未来和大大小小的梦想。
  岁月流逝,太多的希望在现实中一点一点破碎。不知不觉中,柴米油盐的日子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身边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变得面无表情,时常看起来似乎一身的疲惫,在太多的时间里,各自忙碌地翻看着手机,又毫无目的地滑来滑去,不知是在找寻某些失去的东西,还是在避免无所适从的静默与尴尬。
  突然发现,父亲对自己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严厉了,母亲也开始在一些事情上顺存着自己,还告诉自己,如今长大了,一些事情上可以由得你,但在不经意间,内心变得空落落地。
  匆匆时光,岁月在指尖流过,它带走了父亲的严肃和母亲对自己太多的约束,带走了童年春天里的那种特殊味道,带走了那辆红红的小自行车,也带走了无数美好、痛楚的记忆和一些疼爱自己的人。
  有时自己幻想,如果世间能有一部穿越时空的电话机,我便会跟自己最想对话的那一个人,讲心中一些无法言语的秘密,还会问她过得好不好?也可能会看到曾经那个小小的人儿,那时只比小王子大一些的小人儿,溺躺在爷爷怀里,把爷爷长长的花白胡子编成细长的麻花辫,在冬天里把手塞进爷爷特制的肥大的袖筒里暖手的画面。
  但未曾想过,陪伴自己玩闹的爷爷有一天会离开自己。记得送别爷爷的那天,看着身边的亲人们在哭,自己下意识地也跟着哭。听身边的亲人说爷爷走了,那时自己还只单纯地以为,走了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的,根本不知道永别的意义是什么?后来的有一天,在梦中梦到爷爷回来了,但在惊醒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也看不到爷爷的身影,经历过那一次茫然之后,才真正明白爷爷已经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从那以后,自己的生活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天穿梭与学校于家之间,陪伴着家人们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有一天,年迈的奶奶突然跟我讲,以后啊,要是我离世走了的话,一定给你个好口唤(许诺或谅解)。那个时候,我不太明白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便回复她道,你的看头发还那么黑,一定能活到一百岁,你要等我以后工作了,就带你一起出去玩。之后的有一天,一个傍晚时分,隔着房间的窗户,我听到奶奶哭地很是伤心,她哭着说道,我的哥哥啊(爷爷比奶奶大),你丢下我就这么的走了,现在留下我了么,让我很想念你啊!我不能明白奶奶老年最孤独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伤心的奶奶,只能偷偷地跟着她掉眼泪。爷爷奶奶有着十岁的年龄差距,爷爷的提前离世,使他们的阴阳相隔,不能相聚,也许,这就是奶奶那天哭着的原因吧。我还曾一段时间认为,那天奶奶的哭泣,是因为我那天迟来一会的陪伴,让她伤透了心。
  再后来,我记得奶奶还对我说,她归真了以后,就让我给她洗大净,还让我给她老人家梳理头发,因为其他人扎辫子会让她的头皮很痛,我便答应了奶奶这个请求。可我那时候,是真的不能明白,也没有其他人告诉我,奶奶归真的时候不用梳头。在送奶奶离世的那天,我跟身边的亲人说道,奶奶要我让给她梳理最后一次头发时,那时他们才执意地告诉我,归真后的奶奶已经不需要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奶奶说她归真后,其他人给她洗大净,她会怪不好意思的,一定要让我陪在她的身边。但在奶奶离世的那一刻,我不在家守候,家人也没有给我说实话,只是简单的对我说,让我回家拿一些东西。当我走进家门的那一瞬间,看到家里站满了人,已经看不到奶奶的身影,我哭喊着求爸爸,让我再看最后一眼已经被白布包起来的奶奶,但爸爸的咽喉已经沙哑到说不出话来了,在一旁的姑姑,搀扶着把我从奶奶身边带走了。那时我才知道,人的生命到最后,带走的只能是几张白布。
  现如今,我还是会经常在梦里梦到奶奶。在梦里,我会看到奶奶躲在某一个角落里,她的手里拿着我喜欢的小吃,有时候也会梦到,奶奶突然回到我身边来了,我抱着奶奶不放,一直哭到醒。
  时光催着小孩子们长大,也催着大人们变老。在这匆匆的时光里,我开始慢慢有一些害怕——弟弟在家门口墙上蹿上跳下时,我怕父亲看着他口中又突然说一句,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利索……我也害怕他突然会说,丫头,给爸爸把这几根白头发拔下来,也怕妈妈突然之间说到,这衣服她现在已经穿不了。因为他们已不再年轻。
  我开始明白,我这样,是因为害怕父母一天一天的变老,但我宁愿让父母像儿时那样严厉,那样对我大喊大叫,也不愿意让时光催促父母进一步变老。
  也许,如家人们所说的那样,这个年龄段的我,骨子还里有一些极端、一些执拗和顽固。有时候,甚至顽固地想让时光倒流到,那个儿时充满泥土气息的春天,也甚至顽固到拒绝接受父母的一天天变老,执拗地觉得身边的亲人一直都还在。可是,谁能告诉我,我执拗的是时光还是时光本身?或是时光里那些让人泪目的泥土芳香,和不曾想长大的自己。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起舞弄清影
下一篇:客回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