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食春芽,回味旧时光

“莫愁客到无供给,家酝香浓野菜春”。——题记。
  春雨霏霏润如酥,人间万物始更新。
  春日食春芽,尝一口春天的鲜美,把春天留在心里,既诗意,又美味。
  明媚的春天,不仅为人们呈现了一幅幅旖旎如画的景色,也为人们提供了一道道舌尖上的美味。来自山野荒坡、田间地头的各种野菜,摇曳着春天的风情,充盈着大自然的独有清香,只需简单的择洗,浸泡,烹饪,原汁原味,清爽的味道,瞬间就能唤醒蛰伏一冬的味蕾,一抹春意与春光攸然间就走进了心里,唤起了人们对春天的美好向往。
  是日,晨光熹微,照例早起散步。路过街边时,偶见一位大妈在街道旁卖野菜。真是择日不如撞日,素爱野菜的我,可谓是情有独钟。便小跑几步上前一瞧,只见,每一把野菜都是用稻草捆扎,可亲,可爱,静静地躺在疏密有致的竹篮子里,像是等着我来,楚楚动人的,撩拨着我的心田。大妈说,这些捆成把的野菜不是论斤卖的,而是论把卖的,三块五块一把,价格不一。于是,我蹲下菜篮前,欣喜地、爱怜地、小心翼翼地翻弄着那一把把野菜,有山葱,水芹,蕨菜,荠菜,鱼腥草。这时,我的目光被一包塑料袋里的东西给吸引住了,大妈立即会意的从袋子里扒拉一些出来,捧在手心里笑呵呵地说:“这是雷公菌,还是昨天刚采的,新鲜着嘞。”
  雷公菌,因形似木耳,又名地耳菜,是大自然滋生的一抹碧绿。每当春雷万钧,春雨初霁,它便悄无声息的依附在岩石上,草丛里,呼呼疯长,长成一簇簇,一团团。墨绿半透明,像散落一地的多肉植物,上手触感湿漉漉的,滑腻腻的,肥润又可爱,特别是雨后新生的雷公菌,嫩而清新,带着雨水的细腻,混合着泥土的芬芳,似乎还惺忪着睡眼,就被乡野村陌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亦或是一双双稚嫩的小手,拾进了篮子里。
  忆起儿时,故乡的春天,总是欢乐的小确幸。记得孩提时,每当春耕劳作之余,外婆便会挎着个青竹篮,带着我去后山上采集。进入丛林里,拨开茅草就能发现一堆堆的雷公菌,用小手便可一个个捻起来,倘若是青石上的雷公菌,那简直可以捧起来了,因为杂质少,很干净。一分辛苦一分甜,到了晚上,外公搂柴生火,外婆系上她心爱的围裙,将采来的雷公菌放在水里反复漂洗,漂去杂草,洗去泥沙,待洗净后,用一个簸箕稍稍沥干水分,便倒入锅里,翻炒片刻后,铲出锅来,再舀适量猪油入锅,等油温一热,依次放入姜蒜、豆豉、酸辣椒,酸豆角,煸炒爆香,又倒入事先炼好的油锅渣一同翻炒,功夫不大,满屋里都飘荡着雷公菌的清香和油渣子的肉香。那一晚,吃着清凉爽口的雷公菌,我彻底被它柔嫩鲜香的口感征服了,即便吃完后,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水灵灵的雷公菌,是大自然带给世人最丰美的馈赠。它不恋沃土,不贪绿肥,既没有出众的外表,也没有高贵的身世,却有一颗纯朴的内心,春来时,默默丰富着人们的餐桌,春去时,便悄悄地归隐,深藏功与名。年复一年,无怨无悔,深情地陪伴着人们扛过了匮乏年代,熬过了艰苦岁月,迈进了小康生活。如今,小小的雷公菌,既入得乡村寻常餐桌,也登得了城市大雅之堂,朴素的清香,吸引着一干食客,对其趋之若鹜。
  荏苒间,又是春风拂野,无边春色撩人时,一众野菜,葳蕤自生光,入眼,是一片盎然的生机,绿莹莹的煞是喜人;入口,是一段绵长的记忆,芽鲜鲜的煞是醉人。一众碧绿,蓝天白云下,与清风细雨为伴,与闲花野草为伍,不管土地多么贫瘠,它们都以生生不息的生命力生存着。芊芊野菜,其实在人们眼里,都是些大自然最普通不过的植物,可是,它们却撩动着世间无数人的心,承载着人们对往日朴素岁月的无限深情。
  时过境迁,斗转星移,而今物是人非。奈何,美好的往事渐渐成了笔下清浅的文字,成了一道记忆里难忘的风景。然我,每每提笔,想起遥远的家乡时,那芳草萋萋,那渠水潺潺,那炊烟袅袅,那野菜青青,成了我灵魂里鲜明凄美的人生意象。而外婆手中百变百搭的野菜,经年如是,幽居记忆中,停留味蕾里,就像拴住童年目光的那一线风筝,只待人间春风起,便迎风展翅,翱翔蓝天。
  岁月涓涓,时光浅浅,年轮的故事还未停。曾几何,几载沧浪行舟,远离了故土,似乎都遗忘了家乡的味道。想来,无非是缘浅,总是离别匆匆。今午,这一顿,嚼着盘中的雷公菌,仿佛我又回到了童年,方寸之间,记忆在喉咙里哽咽,掺杂着人生百味……
  落笔时,情不自禁地望向窗外,遥遥凝望着故乡安在的方向,感恩美丽的小城兴安,感恩这片今生长于斯的亲亲土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客回头
下一篇:渐渐消失的街头巷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