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里飞出的爱


  来到南京这个城市,已经整整三年了,有二年多的时间,阿婧都是和室友挤在一家只有68平米的出租屋,屋里有三个房间,分别住着三户人家,大大小小11口,大家公用卫生间,公用厨房,公用冰箱和洗衣机,甚至连吃饭的桌椅也得公用。
  半年前,阿婧终于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一个单室套,一室一厅的,尽管面积仅有36平米,但设施齐全,装修考究,关键是这里面的一切都独属于自己,出门一把锁,进屋二盏灯。
  喜欢这个屋子,更是因为有一个临街的阳台,晚上下班回家,自己早已累得筋疲力尽,草草吃点晚餐,做完家务,阿婧喜欢手捧一杯热乎乎的咖啡,躺在阳台的藤椅上,闭眼听着迷人的轻音乐,或者远望着万家灯火……这样的日子,阿婧却感到实实在在。
  不知何时,阿婧发现隔壁的阳台也亮了灯,好奇心让她凑了过去,原来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正在晾衣服,男孩连蹦带跳地吹着口哨,像是《万里长城永不倒》里的节奏,响彻的音乐飘向空中,越飘越远,醉人!还有些芳香!一看衣服,她就知道男孩竟是个警察。
  正当她止足观望时,无意间,男孩也发现了她,他先是一怔,后迅速友好的冲她相视一笑,算是打个招呼吧,这短暂的触碰让阿婧有些不好意思,她慌忙躲开,转身跑进屋里,可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绯红的面颊和急速的心跳。那一个晚上,她睡了一夜的好觉,梦里,是满屋子的鲜花和悠扬的口哨声。
  第二天,阿婧早早下了班,她为自己精心准备了三个对口小菜,以前的日子,她都是对付的,可今天没有,认认真真地吃过晚饭后,她再一次来到阳台,一看手表,还是那个点,却没有发现男孩,也没有听见口哨,阿婧有些无言的失落。回到屋里,她换了一杯咖啡,男孩依然没有出现……望着手里早就冰凉的咖啡,阿婧不禁哑然苦笑,“唉!我怎么了?真傻!”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
  一连五天过去了,阿婧始终没有见到男孩的身影,阳台里的衣服依旧挂在那里,像个保护她的哨兵,威武,却有些过于严肃,望着隔壁昏暗的阳台,她有些心焦,他到底去了哪儿?
  又一个周末来了,一清早,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话,阿婧急切爬起来,奔向阳台,是二个警察,其中一个年长的在抽烟,地面的鞋盒里满是长长短短的烟头,另外一个年轻的在帮大男孩晒衣服,从他们忽高忽低的谈话和哀叹中,阿婧终于知道,原来男孩受伤了,他和他的同伴在追捕逃犯时都被歹徒捅了二刀,还好,没有伤中要害,从医院刚刚回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有一些警察陆陆续续来家里照顾他,没事做的时候,警察们就在阳台打起了扑克,还有的下棋。有时,叫上几个外卖,他们便在阳台里喝起了啤酒。平日冷冷清清的小屋,一下子增添了许些笑声和生机,阳台里的衣服也晒的勤了,却始终没有见到男孩和他的家人。
  在她几次的偷听后,她知道男孩原是一个孤儿,没有任何亲人,也没有女朋友,他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读公安大学的前夕,孤儿院的院长把一块自己亲自雕刻的印有“公平、公正”字样的玉坠送给了他,这块玉坠,一直戴在男孩的脖子上。
  其实,她和男孩只见过一次面,而且还是短短几秒钟的邂逅,她为何总是对他放心不下呢?尤其是在得知他是孤儿后,那种强烈的欲望一直在折磨着她,她想过去看看他的伤口,想给他洗洗衣服,想陪伴他打发无聊的时光,想给他做一些可口的饭菜……却苦于找不到借口,难道……难道……想着,想着,阿婧对着镜子再一次笑了,有些自我解嘲,还有些模糊不清。
  这天,阿婧特意请了一天假,早早来到菜场,买了一个农家老母鸡和水果,整整炖了三个多小时,她在听见男孩同事的上楼声音后,悄悄把鸡汤和水果堆在了他的家门口……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