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溪曾有一座卷烟厂


  一、辰溪的烟叶品质全国闻名
  吸烟有害健康,但人们生活离不开烟,香烟成了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消费品,是交际中的重要物品,因此成为重要的商品而备受关注。
  辰溪县田湾、修溪、火马冲一带土质富含磷,适合烟叶生长,且烟叶品质上乘,特别是田湾修溪、黄溪口山区,晒红烟是老烟民的至爱,这里的烟“卷喇叭筒”香味浓郁,吸后烟灰雪白,是制作高档雪茄烟的上乘原料。烟叶是辰溪传统农产品,在清代乾隆年间就列为贡品,直供皇宫使用。
  辰溪烟叶分晒红烟和烤烟。晒红烟是烟叶割下后,用草绳捆绑晾晒,有400多年历史;烤烟是上世纪50年代初引进的,在田湾最先应用,烘房烤制干燥烟叶技术。这个技术是当时怀化引进最早的烤烟技术,后来推广到后塘等地。辰溪的烟叶走向市场主要是晒红烟。
  辰溪的晒红烟在清同治年间,经汉口、上海出口英国、日本,光绪年间,辰溪晒红烟出口美国维吉尼亚州制作雪茄;上世纪50年代,远销前苏联、东欧、东南亚。
  上世纪80年代,辰溪县烟草专卖局曾在船溪、板桥、方田、田湾、谭家场、杮溪、后塘、安坪等地设专门收购点,统一收购晒红烟叶和烤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轻工业部烟草工业科学研究所经鉴定,辰溪县晒红烟是卷制低焦油混合型卷烟的优质原料,列为国家级名晒烟;1988年全省名晒烟叶评比中,辰溪名列第一。辰溪烟草公司专营购销,销往10多个省市。
  但烟叶是独家专营产品,烟农没有市场经营权,烟草经营是高利税行业,加上有卷烟厂的当地政府为了保护自身产业利益,实行区域定量销售等,上世纪80年代末,辰溪烟叶年初高价承诺,年底低价收购,每年产烟区有烟叶滞销而又不允许烟农外销,也不允许外地商贩收购,辰溪烟农曾连年遭损失,政府无法解决销售难题,种植积极性大减。辰溪烟叶不能面向市场竟争,不能形成特色品牌产品,正逐渐淡出市场,如何开拓这一特色农产品市场,是个难题。
  曾有人将辰溪烟叶与古巴雪茄烟质比较,认为如果辰溪烟叶制成雪茄,品质超过古巴雪茄,但古巴雪茄是世界名牌。
  因为辰溪有优质烟叶原料,辰溪曾有过著名的卷烟厂。
  
  二、辰溪曾经的卷烟厂
  抗战暴发后,大量难民和机关、学校内迁辰溪,辰溪县城人口大增。一些难民为了谋生,做起了手工卷烟生意,改变了“喇叭筒”形象,白纸圆筒,美观便捷,时称“难民烟”。因为销量好,1938年仅县城就有手工卷烟80余户,1939年就出现了合办小型卷烟厂。当时由于难民不断涌入,招工容易,卷烟好销。特别是安微的刘跃华,善于经营管理,待人友善,主招难民女学生,负责食宿,工厂设现胜利公园大门边(原邮政局),伙食好,薪酬合理。当时难民流动性大,可以随时结算工资,很得人心。
  1941年5月,国民政府规定卷烟由政府专营,并颁发《战时烟类专卖暂行条例》,严令不准私制卷烟上市,辰溪从事卷烟生产的难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难民从事卷烟业的代表朱孝荣等12人,于1943年1月19日,联名上书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煕,孔祥煕特批辰溪县政府“通融办理”,1945年2月,国民政府停止烟酒专卖制度,恢复烟酒征税。
  1944年春,刘跃华扩大生产,合股开办“中南烟厂”,手工机卷烟,产量不大,品牌有“骆驼”“雪峰山”“新伊朗”等。
  1945年8月,抗战胜利,“中南烟厂”股东返回原籍,刘跃华看中辰溪烟叶品质,接手“中南烟厂”全部股份。刘跃华于1946年初购进卷烟机一台,从武汉购进卷烟盘纸,实行机械化生产卷烟,产量大增。品牌主要有“红宝”“雪峰”“白猫”等,产品除供本县外,还销往溆浦、麻阳、泸溪、沅陵、黔阳、凤凰等,辰溪的香烟走向外县市场,并广受欢迎。
  但抗战胜利后,美、英等卷烟产品销往中国,很快抢占湘西市场,辰溪中南烟厂销路受到严重冲击。随后,蒋介石集团挑动内战,物价猛涨,民不聊生,卷烟生产、销售跌入低谷。
  1949年,中南烟厂工人大部分是女中学生,有一定文化基础。辰溪解放时,大部分烟厂工人积极参军,烟厂生产更加潇条。
  1950年10月,辰溪县人民政府为了扶持民族工业,将原厂资产评估5000万元,向中南烟厂注资1亿元,将私营“中南烟厂”改为“公私合营中南烟厂”。公私合营后,厂房迁至胜利公园对面,厂房面积1000多平方米,全厂职工53人。1952年11月,沅陵专区要求湘西烟厂与辰溪中南烟厂合并,称“公私合营沅陵企业公司辰溪烟厂”。
  1953年初,沅陵、芷江、会同三个专区合并为黔阳专区,全国专卖会议决定,卷烟实行收购包销。辰溪烟厂销售纳入国家计划,统一调拔,统一购销。
  辰溪烟厂经私方股东大会通过,私营股份退出。于1953年4月20日,成立地方国营“辰溪烟厂”,成为全资国有企业,姜蔚兰任厂长。1953年5月至12月,共生产卷烟1285大箱,10个品牌。除供应黔阳专区外,还销往常德、吉首等外地区,外销量占42.6%。
  国营“辰溪烟厂”成为湖南省五大烟厂之一。主要品牌有:民歌、支农、喜相逢、万宝山、雪峰山、骆驼、兰猫等。
  1954年,辰溪烟厂从省工业厅购进一台新式卷烟机,每分钟卷烟1200支,产量提高一倍,日产由原4大箱提高到8大箱,因为质量好,产品打入长沙市场,很受省城欢迎,产销两旺,年纳税收占全县总税收的50%以上。
  当年辰溪县的水泥、煤炭、机械制造、航运、电力、纺织等都负有盛名的纳税大户,而辰溪烟厂能超全县税收的50%,可见其生产规模可观。
  因烟厂生产形势大好,辰溪县于1957年底在田湾杨梅坳筹建万亩烤烟山。1958年春成规模试种万亩烟叶。但1958年6月后,全国各地“大炼钢铁”,烟叶生产无人管理,当年烟叶生产县内收购不到原料,外地也调不到原料。没有办法生产的情况下,曾以粉碎的甘蔗渣、枇杷叶等掺入烟丝中制烟外销,因掺杂使假,且产量连年大减,辰溪烟厂品牌逐渐淡出外地市场。
  1963年国家经济稍有复苏时,国家决定关停小型卷烟厂,辰溪烟厂列为关停对象。时任县长王庆丰不愿意关停这个主要税源企业,无奈这是国家政策,经黔阳地区坚决要求执行上级指示,1963年6月,辰溪烟厂设备和主要技术人员全部无偿调往常德河洑新湘烟厂,从此后,辰溪烟厂完全退出市场,融入常德卷烟厂。
  上世纪90年代,国家进一步关停小型卷烟厂,如新晃、凤凰、龙山等县卷烟厂关停了,但当地财政得到了国家的税收调剂。而辰溪烟厂是县内全资国有企业,没有得到上级财政的投资,在全国烟草行业起步时,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人才全部无偿调走了,没有得到一分补偿,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烟草经营是高利税行业,国家实行专营政策,大局上利国利民。现在的辰溪烟草公司专营全县香烟营销和烟叶的购销,需要服从上级专营机构的指令,县烟草公司也没有权力超出上级规定的工作范畴,辰溪的烟叶只能服从上级的调剂,不可能成为农业品牌走向市场了。
  但县烟草公司虽然是个不起眼的企业,却是纳税大户。
  当然,吸烟有害健康,无论价高价廉,主要成分就是尼古丁,容易成瘾,无益身体。
  本文参阅《辰溪县志》、县烟草专卖局原副局长向清品著《夕阳欢歌》,县税务局老干部回忆,在怀化遇见多位原辰溪烟厂职工,根据相关的资料和记述,连缀成此文,在此表示感谢。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