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诗意田园

诗意田园

母亲的年纪已经大了,小时候母亲是出生在乡下农村的普通家庭里,后来读到了高中毕业,给当时县里的一家大型工厂招进去当了一名工人,然后一直工作到了退休。
  也许每个人都会眷恋着自己的出生地,我的外公外婆几个舅父都早已离世,那些表亲许多都迁入城里,母亲的故乡里她现在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姐姐,和一个七十几的哥哥,和一个年近四十尚未结婚的侄子在那里,但母亲还是常常念叨着她的故乡。
  其实母亲的故乡也不远,就是同一个县市里下面的一个乡镇的一个小山村,距街里也就是几十公里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每年如无特殊情况,母亲都是会回乡下探村的。
  这几天里母亲惦念故乡里面惦得厉害,原因是她那个还未找到老婆的侄子在村里搞种养。他把他的许多东西如搭棚屋、勾鱼塘、种丝瓜、从山上引水、买小土狗等许多生活和工作的内容发到手机上的朋友圈,惹得母亲看了直勾起了她要去看一下的愿望。
  说起那个母亲的侄子我的表弟,也挺让人叹息的,他个子高高,黑黑瘦瘦,一张看上去没多少文化但挺憨厚的长脸,四肢没有毛病还行的一个人吧。他是挺勤劳的,不知是家贫的原因还是命运使然,他不知多想找个老婆,可是快四十岁了还是没有找得到,还被别人以谈婚的幌子忽悠了几次,骗了他好几千元。
  他打工好多年了,本来他读书还行吧,在村里读完小学考上镇上的初中,但被那些镇上的同学老欺负他,因受不了那校园凌霸他干脆退学了。他出来社会上谋生,给电视局干过安装线路、到肇庆的瓷砖厂干过包装、最近的一次是在新兴的口罩厂里日夜地生产口罩,听说赚了几万块,但差一点让老板把那结尾的一万块工资给蹭了。
  也许是池鱼思故渊吧,也许是年纪大了厂子难进身体也吃不消了,这两年他回到故里,首先是把那祖居的泥坯房推倒,辛辛苦苦地建了个两层的钢筋混凝土的小楼,现在农村里建小洋楼的人多去了,他建的还并不漂亮,瓷砖和腻子都不好,筑巢引凤的心思没能实现。他有一段时间挺消沉的,整天进到大山里的水库钓鱼、到密林里挖土蜂巢,无所事事地打发着难过的日子。
  这段日子也许是他想通了,还是得先立业才能成家吧。他用每年五百块的租金租了别人的几亩地,然后把地弄好,挖了两个鱼塘,引来活水要养大草鱼、其它的地种丝瓜、养鸭子,准备通过苦干赚上一两百万好讨上个女人。经过一两个月用自己一双手来努力,也不请工人,自己借朋友的勾机挖土,自己去买建材、开料,在六月流火的暑天里不知流了多少汗水,才建成了一个初具雏形的小农庄。
  他有点得意地把那些东西发上朋友圈,那些表哥表姐就笑他:“万事俱备了,就差一个押寨夫人了。”弄得他也不好意思。我母亲就是想回村里亲眼看看他的农庄,她跟我念叨,正好我星期天有空,我就载上她和父亲还有一个亲戚一同到乡下了。
  二十多分钟车子就出了街道,愈走是渐冷清的景象,后来就是在山道上盘旋,只有莽森森的大山和幽深的河流,依稀经过一两户人家,然后就到了乡道旁村口的小学再往一条稍平整的泥土路往深山里走,往车窗外能看到小洋楼还有泥砖房,在两个山的隘口处车停住了,现在要沿着一条野草丛生的小径步行了。
  表弟的小农庄就像一个葫芦形的,“葫芦口”是两排小枞树,“葫芦肚”里是两个小鱼塘和几块高低不同平整的田地,“葫芦底”是他用彩钢瓦搭的起居屋,四五十平方面积吧隔开三个小间,还有一个厨房和遮阳的雨棚。
  刚靠近他的“地盘”,那些小土狗就机敏地吠叫起来,直到它们的主人喝止才摇着尾巴悻悻地看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我打量了一下周围,总体印像是这个环境不咋的,咋就没见到李子柒那样带着仙气的诗意田园呢?
  当时时间接近中午了,我们决定先弄一顿午饭。水是从山上引来的溪水吧,除了有些小沙子和有点浊,还可以的,但要蹲在那个地上洗菜。那个砧板就是在大石头垒起的上面放一块杉板,斩起骨头不很舒服。灶台嘛,用两个木台上放一个小煤气灶,再一个铁锅。有高压锅、电饭煲这些用品,但没有排污的下水道和抽油烟机,整体上凑合着还行。
  我们一块动手,有的洗菜,有的弄鱼,有的弄鸡。鱼是几条表弟在野外钓的巴掌大的罗非鱼,是野生挺鲜的;鸡和排骨是我们带过来的,又从他田里摘了几条新鲜的丝瓜。调味料有油、盐、酱油这些基本的吧,葱、蒜就没有,姜有一点。
  绊手绊脚地弄了一个多小时,午饭弄好了,我们团团围着那张简易的石板桌,在高高矮矮的凳子上落坐,面对鸟鸣此起彼伏小昆虫飞来飞去的群山,颇有孟浩然诗中“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感觉。
  午饭后,太阳愈来愈酷热,我们坐在雨棚那里闲聊,山风时时袭来,让人觉得有些热又有些凉爽。表弟说他这个电是供电给他接入表然后自己立了好几根水泥杆才拉到这里的,需要的各种材料是他自己一次次用三轮车运来的,这里手机有网络,无聊时可以打开手机看看。
  我看着这个小小的农庄,是挺简陋和落后的,但这也是流了无数汗水才建成的。真的,人间的财富哪有容易得来的道理。理想中的诗意田园并不是贫穷和落后的那种,网红李子柒的那种是理想的,但现实也许并没有。但我觉得表弟的这个小农庄,因为他在努力地劳动着深深地期盼着,这也是一种精神上的诗意田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