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请别说抱歉

有人曾说,有爱的日子,便是睛天。
  睛天虽好,阴天也有阴天的美妙。
  其实,无论睛天阴天,细雨冰霜,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这浊色红尘走过,一分一寸,一悲一欢,皆有定数,皆应从容。
  纵使,睛空不能永驻,但,最少,在生命的路上,爱,曾经来过。
  无论是真是幻,是明是灭,是实是虚,是久是暂,是欢是痛,是幸是祸,在这一刻,它,总算来过。
  仅此,已不让人枉过了一生。
  时近中秋,清风明月,一把纸伞,几支素曲,半卷竹笺,两滴清泪,又伴长夜,渐进黎明。
  借得薄酒一杯,消得半世愁绪,浮生一醉数流年。
  不过几寸时光前,红鸾枝曾连枝相依,月下曾月满西楼,千里江提绿柳枝,淡笙浓情寄相思。
  虽然惨淡月光仍在,清淡却如昨天,入夜的凄冷已入骨入䯝,窗棂间凋落的又何止曾盛放如醉的兰心?
  点一枝檀香,静一段心事,常逢在孤清深夜,寻一段天淡人远不伤心。
  虽然,冰冷的眼泪仍浮动眼前,那一阵阵悠扬婉转的舞乐仍萦绕耳畔,但我心已心如止水,灵魂飘浮在万里睛空,无须闻歌起舞。
  这,细细品来,点点滴滴,如梦如幻。
  你曾说,我是你的劫,你劫数难逃。
  如此这般若隐若现,如此这般一眼万年,如此这般千疮百孔,如此这般不知所措。
  浓情使人醉,更使人伤。愈浓醉,愈伤怀,千古不变,爱中徜徉的人儿,只怕别离。
  我宁愿,静静凝视着你,慢慢煮沸一盏浓茶,轻奉与你,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夜间,韶华已去,不复归年,花期渐愈落时红,纵然千般不舍万般难离,三寸桃花涧,更漏数无边。
  与你相邀,街如故,夜如故,却似换了玉阁琼楼,花锦繁簇。云裳起舞,金兽吐瑞,琼浆玉饮人自醉去。
  劫数难逃,将经年不用的香脂再染双颊。
  劫数难逃,将叠放箱底的美衣轻轻披散。
  花影虽瘦,花魂仍存,莫怕朦胧岁月无处求,只道又是一年春来到,何必求明朝。
  晓月清淡,依稀碧光水寒。指尖的冰冷有了相携的温䁔。良辰美景如月色,几度层染。
  虽无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痴,却有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染身的洁。
  浮生半世,一身伤,琉璃血色斑驳梦,不曾忘。
  曾有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的盼望。曾有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的决心。奈何到今,心明了,无望才无盼,无痴才无伤。
  所以,爱就爱了,别说抱歉,别诉情愁。能走时一起走,无所谓百转柔肠,无所谓徘徊彷徨,无所谓流年过往,无所谓旧日容光。
  走尽青山绿水,滴尽心头热血,身虽渐冷,爱若本无心而动,便可随风而散,无需徒生怨尤。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待到花落枝空时,劝人无须愁,前程春风吹小楼,月光如水透骨香。
  若爱请深爱。
  某年某月后,也许,当你举杯与家人对饮时,会忽然想起万里之外,数年前,那一刻,那一秒。
  那时,请举杯对月独酌一杯来怀念,请用曾经的文字来怀念,请用曾经的眷恋来怀念,足已慰红尘。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诗意田园
下一篇:掬一捧清凉,在江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