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今段子

一提到我国古代的灿烂文学成就,许多人都会随口回答出: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倘若问道今天主要的文学形式是什么呢?有的人就可以一本正经的回答说:那就是小品和段子。
  确实,这个说法本身就像个段子。只要你打开电视和手机,这些媒体里的“快手”“抖影”“娱乐”“小年糕”“小程序”等等平台都有很滑稽很搞笑但也很有点现实存在的段子。人们包括小学生到大学生都爱看这些段子,连走路吃饭上茅厕都把手机捧着,一天从早看到黑,看到深夜。没有几个去读唐诗宋词元曲的,连三国西游的原著都没得几个看完的。而这些小品段子这些人看后就能背诵,还到处传说演播,真是比那些诗词曲儿流传得快,流传得广。今天的小品段子已经成为人们精神生活中的一道爽口的食粮。我坐井观天地断言:不久的将来人们不再笼统的说,推动历史发展的是“手”,而会说是“指母”,因为操纵电视遥控板和手机按键的都是“指母”啊!
  只要在电脑里的“百度”搜索一下,可以搜到各类长短的,不同内容的,不同层次的段子,这些段子尽管俗气、呆板、片面、陈旧、低级,但是偏偏可以激发许多人去读、去看、去背诵、去发笑,去拍手叫好……但是其中也夹杂着一些针砭时弊,嘲讽官僚,评击虚假,能使人震耳发馈的段子!
  我根本不看那些什么“小程序”“小年糕”那些瞎编的视屏,也不看什么“快手”“抖影”之类的搞笑。然而每一天都要接收到骚扰我的许多段子,在删除时不留意也就看了。比如下面这些段子:
  “安排工作,对着稿子念念;检查工作,隔着玻璃看看;群众来访,随便糊弄劝劝;接待上级,酒宴殷勤献献;项目动工,镜头面前站站;出了问题,藏藏掖掖按按。”这是做官人的新“管”念。说道“管”,有个段子说:“公安管坏人,工商管富人,城管管穷人,因为穷人最好管。”还有个段子是形容那些“三拍”干部的:“先是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再是拍大腿,就这么定了:结果拍脑袋,我咋没想到呢?”很是生动形象的描画。我看着这段子笑了。
  有个段子说的是如今这年头都很难,是这样编的:“老百姓说:这年头找个清官真难;当官的说:这年头做个清官真难;男人说:这年头找个好女人真难;女人说:这年头找个好男人真难;年轻人说:这年头找个好工作真难,老年人说:这年头找个好孝子真难……”我看后沉思:真年头真的这么难吗?
  有个段子说的是不得已而要做的事:抱病饮酒,官场应酬;无故陪会,选举举手;冤民上访,民工磕头;矿工冒险,贫女出走;送医红包,择校高酬;求情随礼,求人上油……
  有个段子说的都是说不出口的事:贪官家被盗,买官白使钱,偷情遭毒打,盗窃被狗咬,贪才被人骗……这些段子还是有些道理,想来还是真实的世态反映。难怪看的人都喜欢。
  有个中医生用望闻问切诊断很有诀窍,开得药方很昂贵,为医院挣钱也多。于是评为模范医生,在介绍经验时道出他的开放秘诀,一念也就成了段子:一望珠光宝气,一闻法国香水,一问是官人太太,一切脉摸到大金镯子,于是就开出最贵的药卖她。这个医生的段子文化真的比死读唐诗管用。
  有个小学生天天死守着看电视,家长催他学习课本,他回答道:“我看电视就是最最全面学习。“家长要他说出理由,那学生立马说出一个段子:“看新闻联播,学点套话;看动物世界,学点情话;看开心一刻,学点笑话;看武打动画,学点大话。”家长一听生气,回答说:“尽是屁话!”
  有个段子论述“美”也看得使人思考: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女人之美,在于穿着涂嘴;男人之美,在于白日说鬼……
  还有用对联写成段子的也颇有创意。上联是: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级级加码,马到成功;下联是:下级蒙上级,一级蒙一级,级级参水,水到渠成。虽说有点搞笑,但是编造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些段子,看起来有趣,有的还是入木三分,它怎么能不流行呢?古典名著中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些段子激浊扬清,直言无忌,它的生命力早已超过那些“晦涩”“朦胧”“蒙太奇”“意识流”一类的诗歌小说获奖作品,大众喜爱,你有何办法不让他发出来。这些段子短小精悍远远比那些空喊爱爱,花里胡哨的吸引人。还是全民共建,全民同乐,不要署名,不要版权,不要专利,也就没有顾及,看到就编出来……
  是的,如今段子是越来越多了,杂文越来越少了,好的杂文一针见血的杂文更是稀有。而这些段子交流方便,不分场合都可以读看起来,且看今朝,那一种文化样式,能够像段子一样如此广泛,如此热烈地得到人们喜闻乐见呢?段子,不亚于唐诗宋词,也不亚于元曲和名著小说。
  手机又响起来,我打开一开,又是段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