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与红楼相遇(外一篇)

一、那年与红楼相遇
  近几年空空荡荡的书柜才渐次充实起来,知道读书了人却老了,但仍会有心浮气躁的时候,静不下心来去研读一部著作,有几本书都是乘兴而阅,最后却半途失趣而终。回想起这些年读过书,最耗费心神精力的便是那本绣像珍藏本的《红楼梦》了,记得初次拜读还是在大学期间,可惜鉴于深奥难懂,翻阅一半便断然放弃了,其中所知晓的故事梗概还是基于87版电视剧的剧情而已,现在想起来那时只是略知皮毛的皮毛而已。时隔十余年之久,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自己下定决心重读红楼,蛮有些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志气,也许是人生阅历和知识沉淀稍比年轻时丰富了些,再见便一下子沦陷其中,不知不觉进入了这承载了几百年无数个人的千古大梦里,怀着一颗诚惶诚恐的心踏上了攻读红楼的万里长征之路。为了透彻地去理解这本巨著,采纳了多管齐下的方式,在弄清红楼四大家族的族谱之后,尽自己所能所才地去研读,凡不懂之处通过各种途径去查阅,凡精彩之处便摘录在本子上,为了在头脑中更形象生动地建立人物形象和捋顺叙事经过,每细读一个章回时又重新观看了一遍87版电视剧,从丫鬟婆子到金钗将相,逐各精推细想,另外空间里又加了好多志同道合的红楼好友,偶尔交流了自己的所思所疑所感。每天只有在晚上等到孩子熟睡以后,才能毫无杂念地与红楼死缠烂打,直到午夜,如有琐事烦累便暂且搁置于枕边,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完完整整地通读了一遍。在此基础之上,后来陆续地转载了许多德高望重的红楼学者的系列文章,由于悟性低劣有些难免夹生,但确实受益匪浅,豁然开朗,学识得以升华。不但深刻理解了红楼中贯穿始终的儿女情长和人间况味,还学习了蕴含其中的各种文化,包括诗词歌赋、园林建筑、香茶药酒、松竹梅兰、古董珠宝、佛语禅经等,真可谓收获颇丰,虽然相知甚晚,但也不虚此生了!
  除了毕恭毕敬的膜拜学习,闲暇之余针对于几处经典桥段还写了小诗,如共读西厢、晴雯补裘、宝玉乞梅、湘云眠芍、探春远嫁等,恐怕让路人贻笑大方了。遗憾的是由于笔拙,始终写不出像模像样的读后感及品评类的篇章,在众多红学爱好者面前,自己只不过是类似空气罢了,像个蹒跚学步的小孩似的默默跟随着他们的足迹,只要不嫌弃我这个愚钝的后来者就行了。另外还对87版红楼剧组的各类演职人员都做了进一步的了解,无论是导演作曲还是配角主角,特意看了几期拍摄红楼和再聚首的影像资料,正因为他们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辛勤付出,才使得红楼梦中人从书中活灵活现地走到了我们的心里,如果曹公在天堂上能够感知的话,看了这部影视作品也会心悦诚服的,尤其是欧阳奋强和小旭的倾情演出,可惜的是多年以后,他们终落得个书中描写的“诸芳流散大观园”那样的结局,令人唏嘘惋叹。作为音乐爱好者,当然不会忘了欣赏那些耳熟能详、凄婉深沉的旋律,有人道:“红楼梦曲天际响,只需陈力三分吟。鸿蒙绝音!”充分说明了此曲创作和陈力演唱功力无人取代的,除了原声音乐还领略了其他的各种版本,像古筝版、洞箫版等。
  经过那次深阅读,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敢再去轻易地去触碰原著、视频和音乐,故意去远离,只因稍不留神就会堕入那无边无际的海,一个干红一哭、万艳同悲的苦海里。当你领略了人间冷暖和爱恨别离,才知道每一滴泪的重量,每一声哀叹的无奈,当读黛玉的还泪处,从葬花到题帕、秋窗再到焚稿,还有三姐的揉碎桃花,玉山倾倒再难扶等揪心之处,只要随着音乐想起和画面推进都会情到深处泪蒙双眼。以至于当看到红楼女儿们欢聚一堂、吟诗作对的时候,快乐着她们的快乐,可是一想到后来都落得个“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的结局,转瞬之间天地两重,就不由酸楚起来。时常在想如果一个人过分的陷入其中,恐怕是要短命的吧,太伤元气了!暂时把红楼放回了原处,让里面的从上到下所有人的悲欢暂且沉封,便把目光投向了其它书藉,但仍保留着对红楼的爱,虽然没有了初知的那份动魄,但也算是细水常流的欢喜,凡遇提及红楼的现代散文以及专业性的论述篇,都会不假思索地收入囊中,如有模糊处,便再翻书回顾,加以巩固,不想将其付之云烟,视为过客,毕竟自己曾经是那么执着地爱过它。
  
  二、童年的故事
  在童年印象当中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听父亲讲故事。他的故事讲得不紧不慢,沉稳有力,无论是多长多复杂的故事到了父亲的嘴里,都会变得通俗易懂,如果是陌生人在场的话,从娓娓道来的语速上和慈祥的眼神里就可以断定父亲是个脾气温和的人,生活中父亲确实是个大大的好人,没见他和谁面红耳赤过,即使是逆反的我们犯了“滔天”的错误,他也只是像个纸老虎似的吓唬一下我们,动嘴嘴而已,倒是气得火冒三丈的母亲用武力处理了我们。不知道接近于文盲的父亲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故事,随时可以脱口而出,有道听途说的乡野小故事,也有类似西游记的长篇累牍,更有父亲把他的亲身经历编纂成说,且在每次重复讲说的过程中,几乎是一句不差,意犹未尽之时还要临场发挥,加以渲染,不由得惊讶于父亲的记忆力,如果生于家道殷实之家,识文断字的父亲想必定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大街小巷的邻居们都知道父亲乐于讲故事,对孩子超有耐心,有时嫌自家的孩子在旁碍手碍脚,就打发他们来我家听故事,家里自然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欢乐场。每逢酷夏时节,年龄相仿的我们,或是堂兄弟姐妹们,或是辈分高的我管叫小姑小叔的,或是辈分低的我管叫大侄儿的,热得无处藏身时,就会不约而同地聚在我家院里,在那棵老榆树的荫凉下,我们手里一边忙着农活,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父亲讲故事。有时幽默风趣的情节引得我和小伙伴们捧腹大笑,父亲也随着我们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在旁的母亲也“被迫”成了听众,有时嘴里嘟囔着父亲:孩子王一个,真没个正形!有时故事的结尾引得我们不爽,有些差强人意,父亲不得不临场发挥,求得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尤其当父亲讲述他一路来经历的那些陈年旧事,讲得是声情并茂,好奇的我们也听得更是全神贯注,仿佛身临其境一般,穿越到了父辈那个久远的年代里,真是百听不厌,不知不觉时至中午,大家都各自散了。尤其到了冬寒腊月,整个村庄都闲了下来,我家温暖的土炕头更是成了我们的避风港了,听着父亲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晚上炉膛里跳跃的火苗照亮了我们赤红粗糙的脸庞,连常年陪伴我们的那只老猫也安静地蜷在炕尾,一声不吭,似是梦里也走进了故事里,父亲的故事让这个冬天过得更加温暖,更加温馨。
  在那段穷苦的童年日子里,伙伴们不需要约定,也不需要等谁,你只管来了就行,来一个或是来两个、三个都可以,只要你想听,父亲便是讲了,来早了便是早听,来得晚了便是晚听,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我们更是随时可以享受着父亲带给我们的快乐,那娓娓道来的浓浓的父爱,为我们的童年增了光,添了彩。等我们都上了中学,童心渐渐远去,再加上功课繁忙,就无暇也无心去听父亲的故事了,直到我们都成了家立了业,养育了子女,子女们也都陆续地即将告别童年。一晃儿自己老了,父亲也老了许多,但那些故事还依旧在父亲的脑海里没有老去,每次回家时,我们的孩子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围着父亲听故事,沉寂多时的故事终于派上了用场,又重见天日了,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娓娓叙来,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语气,一样的故事内容,永远也讲不腻,将故事里隐藏的那份爱,那份深沉的情永远地传递下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