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笔下有乾坤

笔下有乾坤

仓颉造字是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传说仓颉根据野兽的脚印研究出汉字,被后人尊为“造字圣人”。远古时代,没有文字,当然需要造字。如今,汉字的数量虽说没有一个准数,但有人统计将近十万个,也有人说一千个常用字便能覆盖约92%的书面资料。如此看,大可不必再造字了,用好现有的汉字,足以沟通交流、表情达意。
  关键是这些常用字,有时候我们也用不到好处。小时候作文,常被老师批上“错字连篇”四个朱红大字。上高中时,有一些进步,错别字少了,却又常犯“用词不当”的错误。比如,我满怀激情地写到“朗月当空照,繁星布满天”,老师狠批道“你好好看看圆月的夜空,就知道什么是月朗星稀”。转眼奔向花甲之年,好歹开始用词得当些,却老眼昏花了。这不,写篇德国游记,准备投给江山文学网。幸好多个心眼,发文前先把文章发给机关一年轻人,让她帮忙校对。很快,微信上飘来一行字“威谦五世?还是威廉五世?”还好,错成“威谦”,若是错成“于谦”,是不是还要写上郭德纲老师,人家是一对搭档嘛。
  咱们是平头百姓,写的是寻常文章。偶有不当之处,一笑了之,大不了“江山”不推荐精品而已。然而,如果是公文文件,也像我这样的错漏、不当,那就十二万分悲催了。远的不说了,就说眼前。近日,南京市一纸公文,把湖南省张家界市错写成“湖北省张家界市”。无独有偶,没过几天,吉林长白山一纸公告,从标题到正文共七处出现“四川省重庆市”的错误表述。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看得我这个汗颜、这个惭愧,都不太敢当众说自己是从事文字综合工作的公务员了。
  位于湖南省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在海内外拥有很高的知名度,本是最基本的地理常识,却把张家界写到湖北境内。重庆市为直辖市已经二十多年,却错将重庆市重新“划归”四川省。接连的常识性错误,引发网友不满。其实,不仅网友不满,上级部门也不满。果然,中纪委网站刊文《公文出错非小事》。文章指出,这两起事件暴露相关工作人员不认真、不严谨,作风漂浮,责任心缺失的问题,影响了党政机关的形象,绝非小事。文件通知、总结材料、调研报告等文稿,错误层出、别字连篇,也是一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必须坚决纠正。
  我以为,批评的相当准确,直击机关作风建设的痛点。也许有人认为,这不算什么大事,大家也能看懂。“湖北张家界”那文,重点是疫情防控,不是推介张家界。“四川省重庆市”也不会因为长白山的公文,真的回归四川。何必如此较真,口诛笔伐呢?其实不然,公文是各级党政机关实施领导、履行职能、处理公务的有效手段和重要工具,其背后是政府公信力,体现着治理能力与水平。目前舆论对“湖北张家界”“四川省重庆市”的批评都是善意的,搁在古代是要打屁股的。史载,明穆宗朝御史詹仰庇,在上疏中错用一个“照”字,结果不但被打一百棍,还削职为民,处罚可谓不轻。公文出错非小事,像一记重拳,敲打着千万国家公职人员,警醒着我们务必牢记“肩上有责任,笔下有乾坤”。
  公文写作和发布必须严肃严谨、慎之又慎。一篇好的公文,应该是经得起时间检验,是必须经过反复推敲、层层把关的结果。说起推敲,想起贾岛。唐朝诗人贾岛,非常注重锻字炼句。《唐诗纪事》和《苕溪渔隐从话》记载这样一则故事:一天,贾岛骑着驴,一边走,一边吟诗,忽然得了两句,“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贾岛觉得下句“推”字用的不够好,不如改为“敲”字。正琢磨着“僧推”“僧敲”时,忘了回避路过的韩愈,被差役们扭住。韩愈问明原委,十分赞赏贾岛的创作态度,对于“推”“敲”两字,韩愈认为“敲”字比较好。古人为了一个字,下如此大的功夫,作为当时代的公职人员有什么理由不去“推敲”?
  一个字,对诗人来说,无非诗意更浓一些,抒情更真切一些。然而,对公职人员千万不能小瞧一个字,有时危害极大。先说个笑话,民国初年,有个督军因手下军官犯错,传下手谕“打棍三十”。不一会,督军听到一阵枪声,忙问何故?手下人报告,犯错的军官已经被处决。督军大吃一惊“谁让你们枪毙他的?”手下递上督军手谕,上面四个大字“打枪三十”。原来督军把“棍”错写成“枪”,一字之差,要了“卿卿”性命。
  笑话毕竟是笑话,不必当真。然而,下面这个真实的事情,估计各位笑不出来了。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时,举国同庆。当日,某地方官媒拟以通栏大标题“明天更美好”抒发喜悦之情,表达庆贺之意。结果通栏标题中“天”字,竟鬼使神差地错成“无”字,一字之差,意思全反,一下子变成政治问题。当天一早,全市机关干部不干别的,只忙一件事:火速回收报纸。这种情形下,谁敢说,一个字无关紧要?
  还有一个有关文字的故事,则看出伟人的伟大。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发表《中国之命运》一书,说什么“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国”。中共随即发表了《评中国之命运》,针锋相对地提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年轻的八路军战士曹火星受此影响,创作了激励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抗战的著名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后来,有民主人士反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歌词不妥,因为没有共产党的时候,早就有中国了。1950年,毛泽东同志亲自在歌词中的“中国”前加了一个“新”字,变成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增添一字,还原历史真实,更准确地反映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这一个“新”字,加得好,加得妙,令人佩服,叹为观止。
  清代刘璋在《斩鬼传》写到,“谁知他外貌不足,内才有余,笔动时篇篇锦绣,墨走时字字珠玑”。作为公文未必一定做到“篇篇锦绣”、“字字珠玑”,但是不出纰漏、没有瑕疵、不犯低级错误,也是必须做到的。首要的是增强责任心,须知文风里面有作风。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是党性原则和事业心的具体体现,是每一位公职人员务必要做到做好的首要任务。为此,我们要以“湖北张家界”“四川省重庆市”的教训为鉴,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好的劲头,持续加强作风建设。真正做到,在思想深处触动“密切与群众血肉联系”这个根本,在党性修养上强化执政为民的责任,将改进作风内化为精神追求和自觉行动。同时,要自觉把严细深实的好作风内化为一种习惯、一种坚持、一种素质,不断加强知识更新,提高文字工作能力,在公文语言准确、精炼上下功夫,在审核、签批等环节中落实好责任,努力做到“一字入公文,九牛拔不出”。
  原本敲上一个句号,便草就此文。忽然,想到江山文学网上的文友,我们也应引以为戒。不管是写小说,还是散文,或者其他,对待文稿,一定要认真校对,反复琢磨,多多修改。切记不能犯“湖北张家界”“四川省重庆市”这样的低级错误,用好“的得地”。倘若如此,才能对得起读者,才能赢得编辑们的赞赏,才可能会得个小“红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