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老天也偏心

老天也偏心

蓝蓝的天上无云飘,刺眼的阳光当头照,滚烫的湖水能煮饭,宽敞的马路静悄悄。持续高温已近二十天,天天蒸桑拿,热得喘不过气来。长青大树的叶片也嗖嗖直掉,不少枝干已是光秃秃。树下的泥土成了烫脚的泥灰。“大树底下好乘凉”已然成了难忘的回忆,成了今年的奢望。
  猫,眯着眼睛,懒懒散散,不再捉鼠;狗,整日吐着长舌头在水码头的草丛里趴着,不再管家;鸟,躲在稀散的巢穴,不敢探头,不再唱歌。唯有那亢奋的知了,精神头十足,扯着破嗓,一天到晚不停声,歇斯底里地使劲嚷!好似是在替窦娥鸣冤,要将天喊破!
  地里的玉米黄豆花生芝麻等农作物,在高温下淬炼,尽数叶黄茎瘦,已是奄奄一息。园里的蔬菜,哪怕隔三差五地淋水,还是提前结束了生命。就连路边平时趾高气扬的牛筋草,中午时分也焉焉的,低下了高傲的头,没精打采、郁郁寡欢。
  老天爷,老天爷不再恪尽职守,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天满。什么时候高兴就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睡醒了就什么时候睁眼。好似世间万物、百姓的生活与他无关,完全是不顾不管!有时候还故意拿百姓寻开心,将人们的痛苦建立在他的快乐之中。需要雨水地方偏不给,不需要雨水的地方,一个劲地猛浇猛灌。往往是北方干旱,南方水涝;东边炙热阳光晒死人,西边持续骤雨淹城市,总是极端……尽管老天爷有太多的不公,可善良的百姓,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是无效埋怨。最后还得求他——天干下雨,水涝雨停。
  还好,今天上午好像老天爷开恩了!终于吹来了北风。既然是北风,高温就会有所缓解,也就有希望得到雨水,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度,心情也好了很多。望着天,天上的云多了起来;踩着地,地下没那么滚烫。四周灰蒙蒙,太阳在往云层里钻,西北方一团黑云在往我们这方移动。人们望着、议论着——今天这雨应该会来,一边抓紧收拾着室外的东西。五分钟后,张大嘴巴的人们终于盼来了——盼来了数得清的几滴毛毛雨!那团黑云没两分钟便散开不见了踪影。天气立即正常好转,太阳又立马出来显神威!人们真是哭笑不得,有这么玩弄人捉弄人的吗?个个深深地叹了口气,失望地离开了。半小时后,有人从镇上骑着摩托车回家,说镇上下好大的雨,他身上的衣服都淋湿了。果然他身上的衣服仍是湿的。说镇上的水泥路到处跑水!许多人淋得像落汤鸡!有的人家里晒的玉米黄豆还没来得及收,被淋湿了!到我们这边,车跑灰尘扬!这才几步路,有多远?老天爷也太偏心眼了吧!我们这里的人只差杀猪宰羊摆酒水佳肴迎接他了!可是,到了家门口的雨居然望都没拿正眼望,更不用说进屋来坐了!你看伤心不?失望不?可人们又拿他没办法!这种被捉弄的滋味可不好受!
  老天爷,这是为什么呢?同为你的子民,待遇怎么如此不同,这也太不公了吧!有人说是我们这里的某某得罪了菩萨!前些年他为了招揽钱财修了个小庙,可又不诚心朝拜。还拿着香火钱,以化缘为由,隔三差五地到鸡行里干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事!还烧香磕头,在菩萨面前装可怜,要菩萨保佑他此去鸡行能遇漂亮的嫩草。还不要让他痴呆的老婆给发现!老天爷动怒了,要惩罚!所以,周围老百姓常把这些不满情绪发泄到这庙的主人身上,说他玷污了纯洁的神灵,把这里的风水给破坏了!一粒老鼠屎糟蹋一仓谷!我们都跟着遭殃!
  原来老天爷也心胸狭窄。就说某某修了庙,不心诚,他毕竟是极个别,谁的过错谁承担!你惩罚他就是,地方百姓绝不会偏袒这无耻龌龊之徒!为什么要殃及这些无辜的百姓呢?
  老天爷!您知道靠天吃饭的老百姓有多难吗?“雨露滋润禾苗长”,没有雨水的滋润,所有农作物是一纸空谈!土壤湿润种子才能生根发芽,发芽后要经历风雨阳光才能茁壮生长,禾苗长大结穗灌浆成熟都需要雨水帮忙!中间无论哪个环节差了雨水,都会造成减产或者绝收!老百姓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睡半夜起五更地忙,又苦又累,就希望能有个好收成,靠自己努力摆脱困境,过上好日子。如若您某天心情不好,来脾气了。手一挥,来一次狂风暴雨,泥石流,洪水肆掠!没日没夜的几个月,有可能你只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就给全部毁灭,让老百姓颗粒无收啊!人们除了捶胸顿足、痛哭流涕,还能怎么样?又能怎么样?万能的老天爷,您就不能将格局放大些吗?别与某些自私自利的人一样,表面冠冕弹簧,说得瓜儿甜籽儿蜜,其实是小肚鸡肠心胸狭隘至极!
  今天已是立秋,还是希望您老天爷大仙大量,赶走秋老虎,给人们一些清凉!带些雨水,让农作物重回生机,尽量多收入少减产!
   南无阿弥陀佛!
  2021.08.07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劝酒
下一篇:云南游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