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情与钱

情与钱

情与钱好像是相辅相成的,又好像各不相干,一千个人能品出一千零一种滋味。
  
  一、有钱时你做的都对
  收入决定话语权,无论你这钱是偷的,抢的,骗的……没关系。只要有钱,你的话就有人听,只要有钱,你就可以指手划脚。丑的可以变成美的,黑的也可以变成白的,钱不能决定一切,但是钱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因为现在是金钱的社会。
  要说钱有多好,国家有钱邻国不敢骚扰;家里有钱外人不敢嘲笑;老人有钱,儿女常来报到;儿女有钱,老人格外关照;老公有钱,老婆尽情炫耀;老婆有钱,老公相当可靠。男人有钱,女人投怀送抱,女人有钱男人是随叫随到。这虽然是段子,也是现实,而且是很残酷很真实的现实。这个段子可能是有些夸张,但这却是真实存在于社会现实当中。
  钱是个好东西,人人都爱。自古就有: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是:有钱能够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可见钱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可真是人人捧着爱着小心地呵护着的宝贝。
  有钱无理可变有理,随便说的话也可以成为格言。借用一句民间的话:“有钱人放屁都是香的。”赶紧捂着鼻子,我怕熏着。什么逻辑嘛!没有逻辑,也没有真理,钱就是最高的真理。
  当钱与爱情联系在一起,那爱情还是真实的吗?我不知道,我想如果爱情中没有钱,那肯定是很难生活下去的,也很难维持这段感情。
  关于钱的事,从古到今也没有个人能够说得清楚,也没有人能够把它说得绝对。今天我们来说说钱与亲情、爱情的故事。
  
  二、你活该
  前几天早上去排队打新冠疫苗,我前后都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超过了三个,所以这台好戏便在一长串队伍中鸣锣开场了。
  大家先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有关新冠的事,再后来就聊到了社会上的一些常见现象,东家长西家短,邻里之间,也扯几句有关阿猫阿狗的闲话。
  在我面前的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妇女,我们叫她红姐。红姐给我们讲的是有关她远房亲戚的事。她有个侄媳妇叫丽,20多岁长得很漂亮,在洗脚城上班。
  洗脚城一般都是上的晚班,她侄媳妇晚上9点上班,第二天早上六点下班,到家也就六七点钟,一个月收入有1万多块钱。
  在我们这个城市,平均工资也就三千多,相比之下,我们都羡慕她有1万多块钱的工资,这可是我们几个月的收入。
  排在我后面的小美女叫云,她插话说:“在洗脚城上班。正常情况下是可以拿到五六千的,但是能拿到1万多块钱,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红姐说:“那肯定了,那1万多块钱并不是好拿的,洗脚城都是些什么地方,都是些什么人,晚上都是去干什么的……”后面的话红姐没有说,但有些话是,嗯,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我们也没有再问下去,但是大家好像都心知肚明。
  这时在我前面第二个妇女,把脸调回来说:“那钱肯定不是什么干净的钱,用了那个钱,难道就不怕把病带回去吗?现在艾滋病毒这么流行,难道她老公就没有想到过吗?”
  红姐说:“他怎么会不知道,人家婆婆对她可好了,做好饭给她吃,还给她洗衣服洗鞋。她老公在一个快倒闭的厂里,一个月就2000多块钱,家里有公公婆婆,还有爷爷奶奶。一家六口人主要就靠她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她老公的车也是她给钱买的。”
  听到这里,大家仿佛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公公婆婆那么惯着她。明知道她的钱不是正当收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的老公为什么会宠着她惯着她,因为他要拿她的钱去外面花天酒地。这样的老公她居然还要,她想要他的好,而他的好未必是真的。
  女人么,不自爱,就成了别人赚钱的工具。
  红姐说:“她婆婆知道她做的这个事,就曾经给我讲过:‘管她勒,只要她把钱拿回来,她得病也不关我们什么事,她自找的,她死了,我儿子还会重新找一个。’”
  听到这话,我心里凉了半截,听众朋友也该明白了吧!有这样的婆婆吗?这样的婆婆还是人吗?摊上这样的婆婆和老公,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女人一心一意为家(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然而人家只把你当成提款机。
  这是爱吗?呃。
  为什么不早点醒悟,不早点为自己打算。也许人家还巴不得你早死,好重新另娶。
  女人,你用青春与身体赚来的钱,人家用得理所当然,却没有一个人为你的将来着想。我为这个女人叫屈,也为她感到不值。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许她本来就是三观不正。
  我说:“想想也是,老公这2000多块钱的收入,一家六口买米还差不多够吃,如果再添个孩子,怎么能够生活得下去。”
  红姐说:“她婆婆说他们还年轻,可以晚几年再要孩子。”
  云说:“奇怪了,我婆婆都是结婚后就催生,巴不得儿女双全,多生几个……”
  我前面的那个中年妇女转过身来说:“这婆婆好恶毒,只把丽当赚钱的机器,在那种地方上班,得病是迟早的事……”
  旁边几个人听到我们的谈话,有个人说:“她婆婆不要她生孩子,是怕不健康……”
  另一个人说:“不,不,是怕生了孩子没时间赚钱……”
  “……”
  后面还有一连串的评论,丽是可悲的,她老公是可恨的,婆婆是可恶的。看在钱的分上,他们又是和睦的。
  我不知道钱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能够将这样一家人串连在一起。
  
  三、让我慢慢地收拾你
  夫妻本是同年鸟,还没大难临头呢,就开始各自飞。
  曾经有夫妻俩,都是医生。因某种原因,男方出轨了,准备离婚。为了多分点财产,男方用尽各种手段,比如装神弄鬼,给女方偷服药物等。最终导致女方神经衰弱,精神恍惚,然后男方又打通各种关系,使女方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
  男方以为他大功告成,再无后顾之忧,甩掉了没有爱情的前妻,可以与小三一起美梦成真。
  然而,就在准备离婚登记的前一天,女方把男方杀了!但因为她是精神病患者,没有追究责任,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恢复如初!跟一个帅哥过上了美好的婚后生活。
  有人说,女方只是一阵子的精神恍惚,因为无力挽救婚姻,不如伺机报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男方转移了财产,还要给女方安个精神病的头衔,可谓是用心良苦。
  结局的反转,没有人能够想到,剧本也没有这样写,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活该。
  我就奇了怪了,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就不能好合好散吗?为了钱非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为了钱就不顾道德伦理了吗?很多人连亲情也不顾。
  虎毒不食子,有很多人连妻子儿女一起杀。斩草要除根嘛!可那是谁的根,谁的种,谁的父母,谁的娘亲。人啊!有时真的是禽兽不如。
  
  四、桥
  我只想找座桥,顺利把河过。
  我叔父,某机关干部,十多年前退休,彼时工资三千多。
  婶娘早故,叔叔一个人将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拉扯长大,走上工作岗位成了家。
  有人说叔叔晚年孤单,该找个伴一起度晚年。
  继婶娘,夫早亡,6个孩子,农村人。成为我婶娘的时候,大儿子刚过二十。她带着小儿子和小女儿来到叔叔家。
  继婶娘是勤劳的,在小镇上做小吃生意,人也挺爱干净。她的小女儿是傲娇小公主,会缠着叔叔要钱,拼买东西。当然他们的书学费,叔叔是承包了的。继婶娘赚的钱要扶持另外两个还在读书的孩子。
  哥哥姐姐们都有较好的工作与自己的生意,叔叔的钱就存下了一些。
  继婶婶说可以将她的小儿子过继给叔叔,给叔叔养老。哥哥姐姐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后来她又说,让叔叔给她小儿子在城里买房。起先叔叔答应给他首付(前几年也就十来万),可婶婶要叔叔付全款,还说什么,哥哥姐姐们都有房,就她的小儿子没有。呃,这个……
  叔叔退休后住在乡下,自己有房,自己种菜,家务事也参与,有时婶婶忙不过来,还叫他帮忙。
  叔叔将她的两个孩子供到了高中,没考上大学,就出去打工了。这时婶婶的大儿子要结婚,叔叔又出了一部分彩礼。后来大儿媳生娃,婶娘便住进儿子家。然后是在几个儿女家来回住。
  前年,叔叔生病住院,手术,姐姐通知了婶娘,她说,让叔叔给她二十万养老钱,不然的话,她就不回来了。
  果然,婶娘再也没回来过,大姐退休后就将叔叔接了过去。
  叔叔的钱呢?给他的孙子买了一套房子。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去你的大清
下一篇:诗歌密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