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诗歌密码

诗歌密码


  诗歌原本就不是给人看的,因为它来源于“巫”,是人与上天之间最初的沟通语言。后来诗歌世俗化了,人人就都可以看了,但必须要适当增加形而下的语境,让诗情画意在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徘徊,不同的人就可以借此理解诗歌的不同魅力和品质。由于诗歌的天性使然,任何企图整体结构分解诗歌内在的神秘魅力和外在的艺术形式,都是一次次试错的过程。诗歌鉴赏只是一种独具个人知觉的悟道,是具有巫神能力的人展示其诗意创作和读取的平台,一般人只是在诗意的空间里随性游弋,用玩玩的心态把味诗韵,或者是尝试抒情文字的分行而已。
  上古时代,巫的吟唱和肢体动作语言,是诗歌的雏形,代表了部落群体对上天的一种祈求,通过吟唱和肢体动作让上天明白地上发生的事情。从出土的甲骨文和鼎文来看,那些占卜和祭祀的符号、文字就是诗,是有音韵的吟唱记录。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人类历史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游吟诗人记录的,这些人大部分是盲人,而盲人在当时被认为有通神的能力,如荷马史诗。当今世界遗存的一些以诗歌形式为内容的宏大史诗,都是以一定的历史事实为依据,结合相关的神话传说,广泛地反映出当时的社会风俗和文化生活,成为人类社会的文化瑰宝。
  在中国,一般认为诗经是诗歌文化的源头,这取决于对诗歌的形式及内容的认识,然而,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巫文化的痕迹。比如,《诗经·国风·豳风》:“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这里的七月流火,意思是说在农历七月天气转凉的时节,天刚擦黑的时候,可以看见大火星从西方落下去。“七月流火”就是一种“巫”语言,是巫看星象变化而告知民众应该做什么事了。
  
  二
  如果把“巫”文化作为人类精神世界的开端和最高层面的心灵知悟,与人类最低的生活状态和最底层面的世俗存在结合,就是诗歌最早的语言形式和构成。其中“巫”式语言的简练表达意向和内在张力,就是诗歌的原始模型,其匮乏、简单的语言词汇表述,恰好就是诗歌的碎片化和陌生化的先祖。至于巫做法事时肢体语言夸张的补充叙事概念,也就转化成了有关生活细节的告知和图解,是向上天具体展示人间的喜怒哀乐,以期得到救赎。
  比如人间有瘟疫、洪灾、干旱和其它灾难了,巫就要用痛苦的表情对着天空哀嚎,其凄厉诡异的程度是巫自身的“艺术”修养,让匍匐于地的众人心悦诚服,认为这个“巫”厉害,靠得住,有能耐,从而认定了这个精神领袖。巫的抑扬顿挫、恰好适度的权威声音,是代表大众的祈望,并试图引起上天对自己部落的关注和指引。巫要用一系列初级语言来表述地上发生的事情,请求上天给予明示和教导。如果语言词汇难以阐述时,这时肢体语言就必须要登场了,巫就会在地上跳跃、翻滚、模仿病人的痛苦状,或年景丰收的喜悦状,或面对灾难的困顿状……这就是舞蹈的雏形。而记录巫向天的祈语和舞蹈动作,就是诗歌的源头,也就是诗歌的密码,诗歌密码的内核就是巫神文化的交流模式和程序。
  解读诗歌要用“巫”的精神去意会,即所谓的聚精会神。即使这样,也很难将原始的诗情画意表述完整,因为灵魂的沟通实在是太难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解读诗歌的文章,都有点神神叨叨的意思,如此这般就可以让人肃然起敬,或者让诗歌进入少数人专有的精神殿堂。一般来说,诗歌的解读就是看谁更能装神弄鬼或心领神会,太直白的叙述风格不太容易找到诗歌的节奏和频道,这也是目前诗歌赏析的专有画风,有点入邪。
  有人说:“诗人把诗写完放在那里,诗就死了;等懂得的人来了吹口气,诗就活了。”我觉得这句话非常对,也很有道理,这句话是具有神性的人对我们透露的有关诗歌的秘密。我们可以这样分析——诗歌的诞生就是一次偶然,是一次潜意识里的精神知悟和领会,具有心灵魂魄与宇宙大地交流的特殊意义。而读取其中的诗性意念,也是一次潜意识里的精神知悟和领会,需要起死回生的法力。
  
  三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会看到一系列有关诗的描述和比喻,如诗意化的各类文化艺术,诗意化的各种规划操作,诗意化的形象工程,诗意化的文字描写,诗意化的生活创意……这种诗意化的特质和内涵,就是此类事物具有神性的意蕴和表达——有巧夺天工的神奇,有抽象概念的精神,有神形兼备的功效。诗意化,就是巫神化,就是精神和灵魂的至高定位;而其它的内容充实,则是给诗性的主体建筑搭建基本的结构和风格,使其独具特色,就像原始的肢体语言的补充。
  诗歌的创作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是意境要具有神性和精神高度,具体指向要紧密连接现实生活,在神性精神与现实生活的取舍、疏密、对接中,就是诗歌陌生化和碎片化的设计和塑造,剩下的就是语言修辞和句式结构的功力展示了。诗词格律是一种形式和韵律美,是在一种游戏规则之中增添一种赋诗情趣,让写作者趋于一种韵律难度的追捧,有些小资情调,但部分地限制了人们的想象空间,有点削足适履的迁就凑合。
  自由诗就比较原始,打油诗就接近世俗生活,而所谓的先锋派诗歌就更追求巫神语式的原始张力,用以增加诗歌的陌生感和碎片化效果,试图揣摩诗歌在神性中爆发的天人感应。从诗歌密码的索引来认识理解,先锋派还不如叫回归派,或新古典主义。先锋艺术其实就是用新概念,新元素,新名词,新符号……将其巫神化,在一种欲说还休,朦胧晦涩,迷乱荒诞之中,让一种超自然豁然开朗的“巫文化”意境,陷入无限循环的虚拟假想程序,让人们的神经疲劳,从而获得巫神般的洪荒之力。
  远古的先人们面对浩瀚的宇宙,荒野的大地,内心一定很困惑,甚至可以说是很恐慌,时常充满生存的危机感。因此其最初的语言一定与天像有关,与自然有关,与生命有关。其“巫”的语言构成就充满了敬畏、询问、祈盼的元素,间接反映了人类的渺小和卑微;同时也表达了人类祈求上天赐予其力量,战胜其它物种,改造大自然,延长寿命,提高生命的质量,等等。因此,与天为友或与天同党,就是人们最向往的生存法则和心灵标志。
  
  四
  而今,科学的成就不断刷新人们更多的知识点,人类通过天文望远镜和向太空释放探测器,了解了更多的宇宙秘密,从而更加理解了宇宙世界的法则——就是万物皆有来源,相对的稳定和不确定的破坏是事物运动的永恒规律。这一切用当代数学模型计算,就可以实例证明这种关系的存在。比如太阳系,其围绕太阳运行的八大行星的构成就不太符合宇宙规律的特点,其中质量很大的木星是目前太阳系形成的重要因素。木星运动让地球有了适合生命生存的环境,同时也造就了人类,这是一次偶然破坏宇宙规律的巧合。木星的强大引力可以给地球提供保护,同时也可以毁灭地球,这一切都会在一次偶尔的物质运动的突变中发生,或许就是今天、明天,或者不远的将来,太阳系会重新改变游戏规则,人类将不复存在。由此而感知,我们人类的生存文化就是宏伟壮阔的诗意生活,由此摆脱了远古蒙昧的“巫”文化侵扰,向着更加科学,更加远大宏观的宇宙运动法则致敬!
  未来的诗歌密码,其展延度、阈域度会更加辽阔激昂,由超自然现象而产生的地球和其它维度之间的连接点,上可达宇宙的中心,下可深入人们的原始基因和物质的最小单位。人们不再信口吟哦那些街头的打油诗,或沉溺于诗词格律中玩弄技巧消磨时光,而是将宏观与微观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尽情地吟诵,甚至用不同的时间跨越不同的空间,让诗歌真正成为人类思想的先锋艺术,使诗歌也展示出面向宇宙世界的心灵密码。
  诗歌与生活关系自古有之,人类生活的世界造就了诗歌的世界。诗歌从不同的角度和维度把最真实自然的东西抒发出来,让创作灵感从宇宙大地的广度和深度完成了诗歌创作的原衷。现代诗歌的写作理念突破了平常语言、思维、逻辑的惯性,试图在语言的源头寻找出最适合的字词组合,用诗歌内在的“巫”性技巧去发现和感受宇宙世界的美。把对人间生活的倾情诠释,用准确传神的节奏和张力,完成诗意化的简洁语言表述,创建属于自己的诗歌密码,给阅读者留下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五
  诗歌不需要太多的“意义”,只要能用充满想象和灵动的文字带给人们诗性和美感,就完成了人类向遥远的空间索取精神本能的部分需求。诗的本质就是激发创造力,诗来源于生活,生活也来源于诗,海德格尔从哲学的高度表达了——人类社会最高的目标应该是“诗意地栖居”,也就是诗意的生活。诗歌的密码让我们可以在二维的时间和空间,畅想更为神秘的三维、四维和更多维度的梦幻时空,让诗歌带领我们遨游宇宙,让自由的心智飞翔。
  诗歌的独特艺术魅力,可以把音乐、绘画、建筑之美融为一体,用来牵动人们的情感和思绪。诗歌中沉淀的苦难与欢乐、幻灭与梦想、挫折与成功……可以拓展人生的境界,丰富人生的内涵,启迪人生的道路。纵观人类历史,生存与死亡、灵魂与肉体、时间与空间、自然与社会……这些都是人类整合、重构和诠释物质和精神世界,解释诗意生活的一部分,为心灵困惑的人们点亮一盏诗意化的智慧明灯,指引人们的精神在黑暗中找到回家的路。
  在这个充满变化和挑战的时代,诗歌艰难而坚定地存在并发展着,这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功德无量。理解、懂得了诗歌的密码,也就回归了诗歌的本质,从而洞悉了生而为人的可贵,也给我们的孤寂心灵带来无尽的诗性慰藉。
  
  六
  附几首随意涂鸦的类诗体,也是想借助巫神的天意神旨,耕耘自己内心的那一片由阈限刺激和反应的差异而引起码字兴致。
  
  1、遇
  
  潮湿的烈焰
  妆饰了红唇诱惑的釉彩
  融化在红蚂蚁的
  骨骼里
  无论熄灭
  还是燃烧
  留下的,就是那些
  堆积如山的残骸
  似殷红
  又泛白
  
  2、天眼
  
  哦
  我的大地额娘
  在狂风暴虐的黑雪中
  在没日没夜的淫雨里
  你一次次,支起了
  自己的瘦弱脊梁
  向人们诉说
  所有的一切,就是
  仓颉的炼金术
  还有一个
  苍老,残缺
  相依为命的
  旧石臼
  
  3、今天
  
  昨天的路啊
  必定在
  我的行囊里珍藏
  杂绪向着远方,在田陌里
  蹒跚漫步
  沉郁顿挫
  有始无终……
  明天,人们将会在
  云端之上,看到我的身影
  正在开垦未来的故乡
  那是外地的一间海草房
  我的又一个行囊
  
  4、想起你
  
  那是谁说
  冬天
  是美丽的呢?
  那就是北方的我
  坐在高高的崖壁上
  沐浴着,享受着
  来自南方的风
  对人们讲述
  我的冬天梦想,那一片片
  飘零的花
  雪一样的白
  血一样的红
  
  5、病毒
  
  是的,
  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是大劫难
  处于悲观中的我
  一直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
  
  无论一些人怎样忽悠
  我懂科学和常识
  线上买了制氧机
  就等着,在万不得已时
  用最后的手段
  自己救自己
  
  除了增加蛋白质
  提高身体的免疫力
  我想不出,还有
  其它更好的办法
  而那些绝世良方
  只是又一份,无法兑现的
  新款鸡汤
  
  可以试着解读一下《遇》这首类诗体。“潮湿的烈焰”可以看作是一个矛盾体,似乎也是盘古开天地前的混沌世界,充满了炙热和困顿,是爆发前的临界点。“妆饰了红唇诱惑的釉彩”或许是一种凤凰涅槃般的灵魂煅烧,是一种希望的极致诱惑,也是一种人间理想的深切祈求。“红蚂蚁”可以是芸芸众生相,也可以说是一种世俗精神的应和追寻,在人类生生不灭的希望里,无论熄灭,还是燃烧,留下的就是那些永恒的沧桑故事。这就是“遇”的含义——宇宙洪荒遇到了我们,世俗理想遇到了万物的成功和毁灭,这一切就构成了亘古不变的物质轮回,构成了宇宙法则和人类的终极命运。如果再增加一些神秘元素,这篇《遇》的解读大概可以写五千字,那样就会更加荡气回肠,更加让人迷离沉醉。
  读者可以参阅文璘朋友撰写的《“现代绝句”的美学向度初探(诗歌评论)——以《阑珊》为例谈因袭和突破》,以此可以增加一些对现代诗歌解读的理解。
   链接如下:https://www.vsread.com/article-692169.html
  有关诗歌密码就说这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深入研究探讨,让诗歌之魂在我们身边傍通迴盪,有形有德。
  
  2021年8月7日星期六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