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的羊呢?

节后上班没啥事儿,隔壁刘哥和几个圈里朋友来我办公室喝茶聊天,本来是聊电影《长津湖》里志愿军战士吃冻土豆的,一谈到吃就聊起了国庆节的聚餐,刘哥给我讲了他国庆节聚餐的故事,讲的过程是满脸怨气。
  “你还记得我那个叔伯小姨妹不,你见过的,做装修的。”
  “有点儿印象,我还给她介绍过工地。”
  “就是啊,你老王是我的朋友,就那么关照她,你给她介绍个工地她接你吃过饭没有,请过你喝杯水没有,你抽过她一根儿烟没有?都没有吧,圈子里朋友看我面子给她介绍的工地也不少吧,哪个工地她不挣个十万八万的,不知道请介绍人吃个饭喝个茶感谢人家也就罢了,连我这个当姐夫都没说请我吃个饭什么的,她挣钱我到处欠人情为帮她还人情我也没少花钱,花了她也不知道,白花了。”
  “还有啊,还有!”
  “创业初期,她没有钱投入,有活儿接不成,我劝我媳妇说都是自己人,姨妹家日子好过了,叔叔也能衣食无忧安心养老,帮忙帮到底,就借给她8万启动资金,虽然不多,可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啊,就这钱还过了好多年要了好多次才还,为这事儿我老伴儿没少给我闹别扭。”
  还有,还有,你说是不是气死人……
  老刘接着说:
  “当年响应计划生育政策,老伴儿娘家到我老伴儿这一代就她和堂妹两个姑娘,没个儿子啥的,考虑到都还有老人,将来落叶归根时回老家了家门自己还可以帮衬下协调地方关系,平时我是致力于处理好老伴儿娘家的家族关系,可我堂妹可好,为了我叔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回老家和家族亲戚吵的四面开花,都是一个爷的,我当姐夫的在致力于家族和睦,她却在闹家族不和谐。逢年过节回去家族亲戚对我们是笑脸相迎,对她是待理不理,搞的大家都尴尬。
  更可气的是……
  老刘喝口茶又接着说:
  “国庆节姨妹子一家人出去旅游了,我们一大家子回老家家族聚会,老家亲戚闲聊起来问我老伴儿姨妹子借钱的事情,我老伴儿刚要说还钱过程被我制止了,也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当时说话语气重了点,为这事儿老伴儿和我闹意见。”
  “我想着是该不该帮已经帮了,好事已经做了,自己再在背后说,万一传到姨妹子或者叔叔耳朵里还惹是非,到时间是出力不讨好,里外不是人。也不知道我老伴儿咋想滴,为了别人的事情和我闹啥子闹,这几天回家饭也不给我做了,衣服也不洗了。我想想这是何求苦。”
  在坐的圈里朋友说:是不应该为别人的事儿给自己过不去,老刘你得拿得起放下,要不你安排顿饭局把刘嫂子喊上我们去帮你调解下……
  我拿起水壶给各位续上茶,笑着对老刘说:“刘哥,你说了半天我也听明白了,我给你讲几个故事,你要是释怀了就请我们小酌一杯。”
  “超哥,你要是能把心里说舒坦了我请你喝茅台。”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靠在山里放羊为生,他非常孤独想娶个媳妇成家过日子,于是他就不断的非常虔诚的求上帝,终于有一天上帝现身了。”
  放羊娃儿跟上帝祈祷说:上帝呀,我是多么孤独啊,晚上睡觉被窝冰凉冰凉的。
  上帝说:我知道你想要啥了,你去后山给我捉一只羊顺便借把剔骨刀回来,我要吃烤全羊。
  “放羊娃儿就去后山敲门借剔骨刀,后来在村民的指引去了村里的屠夫家,门开了,出来一位亭亭玉立闭月羞花的大姑娘,放羊娃儿看到这位姑娘就喜欢的不得了,这位姑娘也爱上了放羊娃儿,放羊娃儿就入赘到屠夫家,过起了养羊杀羊卖羊肉的日子,他们幸福的生活了十几年,放羊娃儿忘记上帝还在等着他回去吃烤全羊,他忘记了他是来借剔骨刀的。”
  “有一年冬天,突降暴风雪,连续下了十几天,放羊娃儿的羊舍塌了,羊子冻死了,放羊娃儿一手抱着赖以生存的羊子,一手拉着他美丽的妻子,暴风雪太大了他快站不稳了,放羊娃儿急得大喊;上帝呀,上帝呀!
  ‎上帝又出现了,他问放羊娃儿:你借的刀呢?我要的烤全羊呢?”‎
  ‎老刘听完了说:“超哥,你的意思是让我当上帝?”‎
  ‎我笑了说:“哈哈,这是你心里对你小姨妹儿的想法吧?但是,你不是上帝。”
  我再给你打个比方吧:‎
  ‎“比方说你老刘吧,这些年也帮助了很多人当了老板,你对他们的帮助都很大,天天也是以朋友相称。有一天呢,你急需用10万元钱救急,你就联系了两个老板说明了情况,他们也知道这10万元钱你还得起,也知道用个三五天就可以解套了,他们都说会马上给你转账。如果下午下班前凑不够这钱就对你很不利。他们都说放心,马上安排转账。”‎
  “结果,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后半夜你都没有收到转账。”
  “你会怎样?”
  “我补充一下,他们俩,一个39岁,另外一个19岁。你会怎么对他们?”‎
  老刘说:“那我对那个39岁的有点怨言,成年人了,我给他帮忙那么大的忙,他还这么没有做人的诚信,说话不算数。”
  我说:“对那个19岁的呢?”
  老刘说:“才19岁,刚出社会的小娃子,我就不会往心里去,因为他还年轻,有可能是实力不允许,有心惦记我就比较欣慰了,不借也没有关系?”
  我说:“你是当哥的,养娃都是大的稀罕小的娇气,你只当姨妹子才19岁你有什么放不下的?”
  老刘诧异:“她30多岁也是当妈的人了,什么才19岁?”
  我说:“生理年龄30多了,可能心理年龄才19岁,或者更小,那你能放得下吗?”
  老刘说:“也是啊,这样想,我心里就放松多了。”
  我接着说:大小事情,以自己为中心,不管啥事无非就两种:“别人的事”和“自己的事”,你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事”,对“别人的事”想开了就是管你啥事儿,只能随缘,否则只能自寻烦恼。
  ‎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事情总会想:他这个人怎么这样?这说明我们在心里还是放不下。其实,“他怎么这样”是别人的事,你能改变吗?改变不了,连上帝都改变不了。改变不了,你又很烦恼,那不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写到这来我想起了当年一位大学教授下放到偏远山乡劳动时写的一句打油诗:看山河依然如故,看柳色又是一春,我只管我。
  刚刚老刘电话过来,说把我讲的故事回家给老伴儿讲了,老伴儿听了是豁然开朗,晚上让我去家里陪他小酌一杯,愁死我了,万一不是茅台酒咋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秋天的故事
下一篇:我眼中的章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