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我眼中的章华

我眼中的章华

章华,当代著名青年雕塑家,他是我的小学、中学同学,我们同出生在河北张家口坝上的一座小县城,他性格内向腼腆,待人真诚憨厚,做事仔细认真,从小喜欢绘画。
         清楚地记得上小学时,我们的第一堂图画课就是画一个带把的喝水搪瓷缸,他画的惟妙惟肖,颇有立体感,受到老师的表扬并在全校传阅。他没事时也喜欢用黄胶泥捏个泥人、手枪、汽车、拖拉机或小动物等等,捏什么像什么。那个年代还时兴玻璃画,他上学有时会带上一块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玻璃,课余时间用水彩在上面画猫、画虎或画故事里的人物,真是画什么像什么,总会赢来同学们羡慕的目光。记得那时有一个抗日小英雄的故事,叫《小号手》,章华竟用水彩在玻璃上画下了日本鬼子杀害小号手的情景,可谓心灵手巧。这些儿时的回忆也许他自己都忘记了。下课时,大家都跑出教室嬉戏玩耍,他却还静静地坐在课桌前,一支铅笔一张纸,画这画那的。放了学,孩子门都一窝蜂似的跑出去玩,不愿回家,而章华却会拿着一块黄胶泥乐此不疲地摆弄着,也许他是有天赋的,但天赋离不开勤奋。
         我们的童年是在七十年代,那时物资匮乏,生活单调乏味,基本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更谈不上有什么好玩的玩具了。孩子们在一起玩的编花篮、老鹰抓小鸡这样简单的游戏,也能带来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也正是这些简单的游戏,陪伴着我们从童年走到少年,那欢乐的情景也深深地镌刻在了章华的脑海里。
         我和章华中学依然在同一所学校,绘画仍是章华最执着的爱好。当时学校经常出黑板报,这事,学校一定是交给章华来完成,他的绘画水平是大家公认的优秀。还记得有一次同学们不知从哪里抓到一只小麻雀,大家传来传去的玩,不一会就玩死了,善良的章华竟用轻体砖雕刻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确切的说,更像一个小房子,青砖黛瓦、飞檐翘角,就连屋顶上的瓦片也如鱼鳞般清晰可见。同学们都看呆了,没有一定的工匠手艺是不可能做到的,这双手怎么这么巧,在他的手上总能创造出神奇。小麻雀被装进这个盒子掩埋了,我想,这个小盒子应该是他生平第一件雕塑作品吧,这只麻雀是不幸的,从另一个角度它也是幸运的。中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后各自忙碌,为生活奔波,有的考了大学,有的参加了工作,有的成了待业青年,有的回乡务农,而我走进了军营,成为了一名军人,和章华再也没有见面。
         后来得知,章华1982年便考入了河北工艺美术学校雕塑系进行学习,1998年又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要研究生课程班进行深造。由此,他的雕塑之梦已悄悄启航,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夙愿啊,也确定了他将要走的雕塑艺术之路,这是他的愿望和目标,他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这也将是他要为之奋斗的事业。
         岁月如梭,中学一别38年,我们再次相聚是在2016年11月,应章华邀请,我们几十个同学相逢于国家大剧院,章华已成为一名优秀雕塑家,居住在北京。在这里,他的《飞翔的梦》雕塑作品展正隆重开幕。多年不见,他依然是那样的憨厚、真诚、热情和善良,面带谦和的笑容,不同的是他多了一份艺术家的气质,眼睛里透着一种坚毅的光芒。
         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零距离接触雕塑,也被这门独特的艺术感染了。章华的作品能在这里展出,这是何等的荣耀啊,我们都为他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而骄傲。我们同学能在这里重逢又是何等的激动。光阴似箭,时光荏苒,此时的我们都已步入中年,但这份同学之情大家都深藏心中,倍加珍惜。
         理查德•克莱德曼让我喜欢上了钢琴曲,《命运》、《海边的阿狄丽娜》、《秋日私语》,《罗密欧与朱丽》等等,手指随着起伏的键盘弹奏出优美的旋律,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陶醉其中。章华让我喜欢上了雕塑,作品《海风》、《畅想》、《芳华》、《双蝶》、《飞翔》、《出水芙蓉》等许多优秀的作品,对人物细致的刻画,灵动的手法,唯美的表现形式,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每次看到他的作品,我都兴奋不已,流连忘返,用相机去记录和定格精彩,分享给更多的朋友们,让雕塑作品成为美丽的永恒。
         我从部队转业后也来到了北京工作,与章华的见面机会逐渐多了起来,每次与章华见面,握住他那双有力的手,你能感觉到他的手上厚厚的硬硬的茧子,由此可以想象他创作雕塑作品要付出多少的艰辛和汗水。他深知,雕塑的创作在艺术领域中是最辛苦的,它需要经过许许多多的工序来制作完成,用千锤百炼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每一件作品经过雕塑家之手精心的雕琢、打磨、修补,最后制作成完整的雕塑作品呈现给观众,那是一种优美的、高雅的、独具魅力让人赏心悦目的享受。他的作品知名度颇高,赢得业内外人士的一致赞赏,我觉得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大家认可他的人品。人们常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从雕塑作品上也能看出他的人品和修为。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唯美,这是一个真正搞艺术的人必须具备的品格。
         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来源于他对生活的体验和细致的观察,美好的回忆也是他创作的源泉,比如《编花篮》、《老鹰捉小鸡》、《快乐童年》等,都是来自于儿时的记忆。舞蹈、运动题材比如:《飞翔的梦》、《抒发》、《聆听》、《思念》、《飞翔》的表现,既活灵活现又唯美夸张,这种艺术创作形式,带给观众一种别样的美感,既赏心悦目又回味无穷。正如刘长乐先生所讲:章华的雕塑以具象和写实为造型基础,风格清新、灵动、唯美,他通过夸张变形的形象,流动拉长的线条,表达了对生命由衷的热爱和赞美。张继刚导演曾这样评价章华雕塑:好作品的背后都有一盏灯在照亮,因为灯的照亮才有了作品的力量与柔软。艺术美感能够唤醒生命美感,章华的雕塑作品仿佛想告诉人们,应当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章华是我们同学的自豪和骄傲,他为家乡增了光,也实现了他的梦想,我衷心地祝愿他在雕塑艺术之路上稳步前行,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像他的雕塑作品一样——让梦飞翔!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你给我的羊呢?
下一篇:夜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