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哪堪秋日景,一叶枫红寄深庭

今日立秋,应该说点什么吧,可我对于立秋确实没什么感情,如果非要说的话,今天老大送了我秋天的第一杯奶茶,让我年近二十七又点亮了一个勋章。
  
  我喜欢冬至,几年前的冬至我遇到了一个温柔的人,帮助我许多,遗憾的是我们未曾谋面。我喜欢惊蛰,在这个节气里曾满足了我的中二幻想,我喜欢霜降是因为一首诗,我在为自己所喜欢的事物寻找理由,便已经离从前的自己越来越远了。
  一时间思绪万千,从结绳记事,嫘祖缫丝,到驱除鞑虏,护我河山。我觉得我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喜欢和别人聊天,千山万水,古往今来,有汉家儿郎的勇武,有盛世长安的繁华,有山水竹林的静谧,有秦淮河的艳丽……
  如同我这样的人可能很多,然而能和我交朋友的人却少之又少,所幸我还有几个朋友,还可以推杯换盏,高谈论阔。那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了她要去参加别人婚礼,我们谈论了这个话题,而后我想起周礼制的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繁琐却也美好。
  我向来不太喜欢做繁琐的事情,却也是走到了亲迎这一步,我在为了往后举案齐眉、红袖添香的日子而心里欢喜的时候,她没有接我递过去的迎书。
  她就那么看着我,眼里没有一点感情,其实我们本就没有多少感情,僵持的时间并不长,他的母亲接过了迎书,催促我们先去祖庙行礼,她没有动,我便知道这场快要结束的闹剧会成为一个笑话。
  我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让这个原本有点柔弱的女子变得异常坚定,做出在那时候看来有辱门楣的事情,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枷锁之中敢于抗争。最终还是不欢而散,满城的风言风语不知道她是否承受得住,也不知道她的父母会怎么样对待她。
  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自我的良善鞭笞我不应该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可过往种种总是挥之不去,本我的恶念源源不断,他已经开始占据主导了。
  我在想我前两年揣的那一腔孤勇和凭空萌发的爱意都去哪了?我没有和她一样的勇气,去追寻自己喜欢的人,或者是我已经不打算为我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和谁结婚都可以,曾经的一厢情愿也好,往后孤苦伶仃也罢,在我看来都不重要了,心中千万言,说与风雷。
  梅花笑人偏弄影,月沉时一般孤零。
  时值动乱,我离开了开封府,一时间无处可去,走走停停、兜兜转转几年时间里,我走到了京口,便在此定居,也认识了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只是可惜,静极思动的我离开了京口,自此之后我便没有了她的消息,寄出去的信也没有收到回复。
  直到我来到了临安府,听闻了她的消息,她早已和韩世忠结为夫妻,飞马传诏的事迹在临安府盛传。哈,巾帼不让须眉,当浮一大白。
  我在临安府待了九年,第九年的时候临安府增建礼制坛庙,也是在这一年,秦桧代理冢宰接受金朝的国书,也是这一年,我认识了新的朋友,陆务观,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心思深沉,却有着饱含爱国的热情,与我这个对于如此昏弱的国家毫无归属感恰恰相反。
  而我们却成了朋友。
  他的老师送我表字不器,《易经·系辞》中有句话: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他说君子不器,你行走至此,所见所闻所感切勿放在心上,或悲或喜或怒也不要牵连他人,你本是身外客。
  话已至此,我点头附和,他知道,我也知道,我该离开了,遗憾的是如果我在等两年,辛弃疾就该出生了。
  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留下很多遗憾,慢慢地这些遗憾也成为了我的习惯。前路浩浩荡荡,万物皆可期待。我还在寻找归家的路,也在寻找竹简缺失的那部分。
  乞巧节,街道灯火通明,罗绮满街,院墙外人声鼎沸,笙箫不断。我坐在庭院里,桌子上是前几天朋友们送来的蔬果饼食,乞巧节之前,朋友们互送礼品,这是他们的风俗。如果,我选择留下,如果,寻得红颜知己,现在庭院里,应该是她和好友们斗巧的时间吧。
  偏要诗词换半盏,狂与仲尼说春秋。
  一身傲骨,岂作女儿态,南宋,后会有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手机
下一篇:‘’农村生活成本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