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尼拉到宿雾

在马尼拉,从尼诺•阿基诺机场到莱加尔达,乘的士约需200比索。莱加尔达的街道并不很宽敞的,也有些年头。多见的是红瓦排屋、米黄石灰壁、雕花拱券。卡斯蒂利亚风情与南岛文化于此完美交融,如同浇入椰浆的桃乐丝,一种愉悦莫名回旋升起。
  Zoilo就读于LaConsolacianCollege的土木系。在他家借宿五日,的确有些惭愧。五日里大饱口福,尝了许多菲式佳肴,最喜欢的是看着像咖喱的KareKare。牛肉、豇豆、秋葵等食材,加入罗勒、斑斓叶等香料,拌着辣酱慢炖,甜辣很合我的口味。当地人也喜欢卡斯蒂利亚菜和披萨意面,中餐厅、日料店也很受欢迎。甜点是HaroHaro。加入椰浆、各种水果和坚果的芋头冰淇淋,盛在高高的干净玻璃碗中,能用眼看着便很满足了。在菲律宾,DairyQueen这样的大连锁店诚然很受欢迎,但本土的小店面似乎更可亲些,一家一种味道,口味选择也更多样。
  游玩第一站是Intramuros,译作“市中市”,私觉得不甚恰当,却找不到更好的译名。七座城门和将要坍圮的城墙将城池包围,十二座古教堂珍珠般散落在总督府邸外,其中马尼拉大教堂最为庄严。山字形的外墙形态、玫瑰花形的镂窗、脱落的马赛克壁画、青苔覆盖的圣贤白石像。古老的马车于此依然适用,光怪陆离的事也依然发生。在早弥撒进行的同时,最虔诚的基督徒也信仰巫毒;操着多国语言的小贩熟练地推销纪念品;深夜捡拾垃圾的老人;小巷里女人分娩时痛苦的哀嚎……使人一时竟分不清现实与梦,直到吉普司机敲响铁皮车门,才将人唤醒。
  城墙外黎刹公园也很不错的。落日隐藏在高大的棕榈树间,晚饭后散步的悠闲的人群,坐在大片的绿茵草坪上,有各种花卉图案的毯子,谁都能独享月光下的椰影重重。各式的喷泉被假山遮挡,七种毛色的鹦鹉在屏风石间歌舞。花园中栽培着东西方几乎所有的名贵花卉,花香氤氲直沁入海边的茅草凉亭中。热情的南岛音乐近乎使人拚弃烦恼,遍身溶在如水的月色中。
  第二站是南方300km外的BoracayIsland,累次被评为“世界上最美海滩”。海水是蒂芙尼蓝,但有些温暖的,还有细软的白沙,也有些温暖的。横亘青山连天,并成一色。可以体验帆船运动,还有潜水。霓虹灯鳞次栉比,各处度假村人满为患。但对这里印象一般,因为夜晚治安并不大好,且有不少换假钱的骗子和扒手。但也有可喜之处,例如一个摊位前售卖的新鲜的茉莉花环。还有一户的茉莉花树,一枝伸在窗前,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这样的句子。
  马尼拉的天气总是黏糊糊的,宿雾的天气却很怡人。在俊美的刺桐树下,晴天总能看见的。大片的热带雨林中,珍奇的兰花,上千种蝴蝶,栖息在峡谷瀑布。环岛公路骑行也不错的,沿途可以慢慢品尝当地风味的烤鸡和生啤。在宿雾的马克坦岛上有一座双面碑亭,正面用于纪念麦哲伦完成环球航行,反面用于纪念拉普拉塔酋长击败卡斯蒂利亚殖民者。麦哲伦发现了宿雾,最终也殁于宿雾。而其留下的十字架一度被米沙鄢人奉若珍宝,过去他们从十字架上刮下木屑服用以治疗天花。如今很少见到这样愚昧的事了。
  私认为“宿雾”的城市名字译得很好很应景。如今的菲律宾和菲国人也的确“宿”在迷雾中。醉生梦死的观光客、24小时营业的赌场、衣着暴露的塔加洛陪酒女郎。但在被称为“东方小纽约”的马尼拉,依然有五分之一的人口蛰伏在贫民窟中。没有出生证明,自然也不会有死亡证明。一墙之隔的喧嚣中,个人的悲剧便这样被社会吞没。
  写下这些文字时,由于对其中很多内容印象不甚清晰了,便特意询问几年没有联系的Zoilo。从他口中得知,如今疫情几乎摧毁了菲律宾发达的旅游业。莱加尔达的许多大学也濒临倒闭,包括LaConsolacionCollege。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幸福源自于心态
下一篇:风趣说老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