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八级”的故事

姜师傅从单位退休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尽管单位的人员换了一批有一批,与他相知与共事的人,也早已离开了单位,但是他在单位里的故事却没有中断。工友们一代代的口口相传,把他的故事像传家宝一样,讲给新来的每一位员工。这个新员工,也会像师傅一样讲下去或许还要增加一些新的想象。人们常说,人生在世,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但是真正能够留下名声的又有几人?姜师傅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吧。
  初识姜师傅是八十年代初刚参加工作。一天与同事匆匆的走在上班路上。他突然指着前面疾步行走的一个身材瘦小身材的人说,你看,这就是咱厂的“姜八级”八级大工匠,挣得工资比厂长都多.高出咱们的一倍,还要带拐弯的。是啊,那时候普通工人、干部的工资也就是几十元钱,他一下子过百了,能不让人羡慕吗?听着同事发自内心的感慨,看着他羡慕的眼神。遂决定快走几步,仔细看一下这位大名鼎鼎的八级工匠。姜师傅身材的确瘦小。从身后看,深蓝色的工作服,在他不足一米六的身材上,确实显得肥大空旷,整个人就好像装进一个大面袋里,走起路来,上下左右随风摆动。并排走了一两步,未敢直视,用余光扫了一眼,平顶中分的头型下,一对不大的双眼,炯炯有神,尖削的下颚微微翘起,显得多少有些孤傲。他也用余光扫了我一眼,没有知声,从眼光里可以读出,偶,这又是一个新来的。这是姜师傅给我的第一次印象。在我以往的想象中,八级工匠应该是一位身材魁梧,面容慈祥,心灵手巧的大汉。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瘦小的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八级工匠,真是彻底颠覆了我进工厂之前的一切幻象。着实的验证了一句民间的俗语,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尽管与姜师傅不在同一个车间,但是他的故事和传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听到了若干遍。可能是师傅们生怕我这新来的学生,把他们引以为傲的工匠,在我这一代给传丢了,故多讲几遍加深印象。这种津津乐道的讲述非常见效,单位里的许多往事,早已忘得一点不剩,唯独,姜师傅的故事,真的就记在脑海里久久不忘。据估算,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姜师傅已经五十出头了,他是上个世纪三几年出生的人。据说,他家住在离县城不远的乡村,从祖父到父亲两代都是农民,家境比较殷实。在伪满州国时期念完了小学,光复的时候读了一年中学,随辍学在家闲逛。他说,人生中仅有的一次机会,让本村的一位村民给断送了。当时的东北解放区,非常缺少有文化的干部,到处搜罗读过书的青年人。或许是查旧档案找到了他,进村开始了解他的情况。一位村民说,这样的人还能当官,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你去周边打听打听,谁不认识这个会学野鸡叫的二流子,把这附近的野鸡都给打绝了。考察的干部听说此事,便没有了下文。
  姜师傅命运的转折是发生在1953年,当时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是在东北地区建设大批现代化工厂,有汽车、客车、钢铁、化工、发电等大型骨干企业,以满足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有工厂就需要技术工人,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什么专业技术学校,招收工人只能从社会上考试录取。姜师傅就是通过考试,进入市里新建的火力发电厂的。从一个闲散的社会青年,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正式的国营工人。他后来半开玩笑的说,好在当工人不像当干部那样搞政审,否则的话连这碗饭也吃不成了。话虽然这么说,但以姜师傅的悟性和聪明程度,只要他上心,无论做什么工作,肯定都是一把好手。
  进厂后不久就显示出了他的聪明才智。新进厂的员工,在快速的学习完电厂基本专业知识后,要到相同的电厂进行实践操作学习。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他不仅能够独立的顶岗操作,而且在设备故障处理上,思路清晰准确无误。他的优异表现,让代班的师傅赞叹不已,随即向厂里推荐,要把这名实习生留下来。虽然这件事到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在近百名的实习生中却引起了很大反响。这个其貌不扬,身材瘦小的家伙,用一般人需要一到两年才能学会的东西,他半年就掌握了,真是厉害,不可小觑啊。当然,这件事也就很快传到了厂领导们的耳朵里。
  鉴于姜师傅实习期间的优秀表现,厂里的劳资部门,也知人善用,把他从原来的操作岗位,调整到技术复杂的维修岗位,给他提供更大的发挥空间。在那个年代,由于技术和检测手段的落后,许多大型机械设备的检修和故障处理,都需要工人的实践经验来判断完成。培养一名合格的维修工人,往往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或者时间更长。在这个岗位,姜师傅可谓如鱼得水,信手拈来,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凭着过硬的技术,连长了三级工资。不仅在工资上,高了同批入厂员工一大截。而且成了机械、电气焊全能的复合型维修人才,不用说哪个年代,就是在今天的工厂里,这样的人也少见。当然,光凭这些不足以让他出名,最多也就是在同行里面相互欣赏一下。
  他最出名的一次是帮助兄弟电厂处理了一起设备故障。那是一年冬天,同一个地区的洮北发电厂,一台鼓风机发生了喘振故障,致使一台机组不能运行,两天时间问题始终不能解决。不仅厂领导急的团团转,就是局领导也坐不住板凳了。因为那时候的电厂很少,下去一台机组,就意味着一些地区和工厂停电、停热,况且事情会越拖越大。局领导随即决定,让我们所在的电厂立刻派人前去支援。处理这样的疑难故障,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是很难处理的。这一点专业出身的厂长心里非常清楚。去是必须得去,派谁去能解决问题成了他考虑的重点。人们常说,事到眼前方嫌多,人到用时方嫌少,这时的厂长估计也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的找合适的人选。突然,他灵光一动,想到了姜师傅,对就派他去。他马上挂电话让车间主任找姜师傅,让他和姜师傅立刻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派他去处理。
  尽管他与姜师傅接触的不多,但是姜师傅的技术水平他还是相当的了解,别的不说,一个人能在他手里连长三级工资,没有过硬的本事也是难于通过的。车间主任和姜师傅很快就到了厂长办公室。厂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直接就问姜师傅,派你去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什么条件讲出来。姜师傅说,没有什么条件,只需要把他的徒弟和必要的工具带上就行。厂长说,好,现在我就马上叫车过来,你回车间准备一下工具和徒弟立刻坐车到洮北电厂去。虽然进厂已经有五年时间了,厂里的这台北京吉普车他还是第一次乘座。这台车是厂里的唯一一台公用车,它就像一匹宝马一样舍不得驶用。除了领导到市里开会偶尔用一下之外,平时就在库里闲着。那个年代,领导们和工人们一样,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看不出什么职务区别。今天,能够坐上这样的专车,姜师傅着实感到了压力。
  从厂里出发到洮北电厂有三百公里的路程,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即使中途不休息,也得需要六个小时的时间。十点钟出发,最快能在下午五点钟到达目的地。正常估算,要想知道故障处理的结果,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中午以后。那个年代,私人电话几乎为零,车间之间的业务联系靠内部人工台转接。单位也仅有一部外线电话,在厂长办公室里,一般人不敢轻易使用。由于条件所限,厂长想知道姜师傅的工作进展,也只能等待对方的电话。由于心里有事,第二天一早,厂长早早的来到了单位。刚过八点钟外线电话响了,他赶紧接起电话,是洮北电厂厂长亲自打来的。告诉他小姜师傅,在昨天晚上十点钟已经把设备故障处理好了,时间太晚了没办法向他通报,今天一早挂电话,表示感谢。放下电话,心理,犹如一块石头落了地,紧缩的眉头瞬间打开了。这小子真行,没给我这厂长丢脸。头一个电话刚落,第二个电话接着打了进来,是局长的电话,都是一个事,就是对姜师傅的表扬。但局长外加了一个内容,让厂里向局里打报告对姜师傅给与奖励,并要在全局通报。看来姜师傅的工资又要涨一级了。
  让姜师傅再次出名的是局里举办的技术比武大赛。此次出名并不是因为他得了第一名,而是硬给自己要了一级工资。这次大赛到最后的决赛,是与两名八级工比拼,其中有一位是上届的冠军,号称王大拿。高手之间的对决可谓摄人心魄,选手们各个凝神贯注,观众们也是平息凝神,评委们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他以时间最短,质量最优的成绩拿到了第一名,赢得全场热烈的掌声。表彰会上,只发给了他一个暖瓶,这事就算结束了。这一下他可不干了,找到组委会负责人说,上次比赛冠军的奖励的是一级工资,到他这只是一个暖瓶,太不公平了,要求和上届冠军一样待遇,长一级工资。组委会人解释,这事是局里定的他做不了主,他只能向上反映。他一听此言就直接就找局长去了。至于局长和他谈了些什么他没有和任何人说,但结果是,第二年全局百分之一奖励工资的名单中有他的大名。这时他的工资已经达到了工人最高工资的极限,既八级工资。从此他又多了一个绰号,“姜八级”。从那时起,这个绰号人们一直叫了三十年,至于姜福堂这个真名,许多人都给忘了。哪时他还不到三十岁。
  一个人的优点越突出,他的缺点也越加明显,姜师傅也不列外。第一个是人缘不太好,脾气不好、有些傲气、一般人不如他的眼,说话办事直来直去有些伤人。据说年轻的时候就显露出了他的秉性。那时人们吸烟多数都是自己卷烟,很少有人能买得起成盒的香烟。装烟的用具不是布袋就是纸盒。班组里的一位师傅,手比较巧,用薄铁皮制作了一个带盖的方形小铁盒,用它装烟。每当吸烟时就把它摆在桌面,工友们很是佩服和羡慕他的手艺。他不吸烟,本来这事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他却要叫这个板。为此,他不惜花钱买了几罐铁盒装的肉罐头,其目的不是为了吃肉,而是要那薄铁皮。他用铁皮制作了一个带有弧形且易于携带的扁烟盒。当着那位师傅的面送给了另一位师傅,气的那位老师傅一年多没有和他说话,估计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此事。因为有如此个性,所以很少有师傅愿意带这样的徒弟。反过来也没有人愿意做他的徒弟,他这一辈子也真没有几个徒弟。徒弟们的工作稍微有差错,不是说就是骂,急眼了恨不得拳脚相加,许多人受不了他的臭脾气离他而去。据说他也有过一个令他得意的高徒,只可惜刚一改革开放,徒弟就辞他而去,到外面挣大钱去了,为此他伤心了很长时间。
  他的第二个毛病就是在职务上不求上进。与他同批进厂的员工,职务最高的已经当上了厂长,车间主任、科长比比皆是,而他还是一职不挂的白丁一个。对此他一点不生气,也不嫉妒,非常想得开。常说,像我这种做事一根筋的人,最不适合当官了,只适合做技术工作,凭手艺吃饭。我的老乡说的没错,若要真的当上官了,非把单位搞得一塌糊涂不可。姜师傅说的没错,按他的秉性确实很难胜任领导岗位,哪怕是管理一个班组,都有可能给搞砸了。好在工厂不是靠关系存在,而是依靠技术生存,这也就给了他一个很大的立足空间,全厂唯一一个八级大工匠的荣誉,也令他感到自豪和满足。据说他还有一个坏毛病,就是愿意喝酒。他本身工资高,家里只有两个孩子,爱人又是小学老师,生活水平自然就高出了其他人一大截。就是当时厂长家里的生活水平都不一定有他高。因此他小酒不断,不但在家里喝,而且隔三差五的还到国营饭店来一壶。饭店里的服务员都和他混熟了,看他一进门,立刻就喊姜八级来一壶了。这对于当时只挣几十元工资,养活一大家子人的普通工人而然,这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他的这种潇洒生活一直到离厂退休都没有改变。
  姜师傅自退休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后来听说他在徒弟开的工厂里做事,又有人说他开了一间机械零件加工厂,这些都是传闻没有印证。按照他参加工作的日期推算,现在应该是九十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了,不知他老人家现在是否安好,在这里祈福他幸福安康!请前辈原谅。未经许可,晚辈用一只拙笔,把您的故事带出了工厂,走进了江湖,传播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2021年11月21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画个圈儿替
下一篇:杂说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