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卢总管

卢总管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就是说从三十到四十这个年龄段,是人生最为关键的成熟期。三十不立,注定没出息了。四十尚惑,也是无可救药了。所以,我曾经大言不惭地宣称:“公务员如果三十五岁还得不到提拔,便会失去工作的热情,堕落为磨洋工的得过且过者。”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这无疑应该算是是至理名言。不过,我却忽略了一个近在咫尺的事实——我的同事老卢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地工作,他的作为瞬间便击碎我的所谓理论。
  老卢,何许人也?
  我们单位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内勤是也!他在内勤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二十二年,在我们冲锋陷阵的时候做好后勤工作,默默地打理“家里”的一应事务,重要性无可替代,我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卢总管”。
  卢总管有何平凡的闪光之处呢,我想,可以用“认真、守则、勤俭、视金钱如粪土、不苟言笑”几个关键词来概括吧。
  先说说他的守则。
  二O一六年十二月六日,阔别刑警大队十一年后,我再次回到“娘家”,组织安排我负责侦破命案工作。卢总管跑到办公室找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把几年前扣押的猎枪处理的事情。我一问,比较棘手,就推脱说那是我来之前的事情,不想办理。谁曾想,总管既不生气,也不闹,一问我就是三年。直到不久前这位杀害小孩的坏干爹被执行死刑后,扣押的枪支方才尘埃落定,得到了最终处理。
  我还记得多年前,一位同事借阅卷宗时悄悄地撕掉一份材料,被把关仔细的总管发现。他言辞强烈地要求同事补上材料,却被拒绝了。他垫高枕头想了许久,到第三天还是将事情反映上去了。虽然这样做十分地得罪人,但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做了。后来,这位涉事的同事在上级的严厉处罚后不得不补上撕掉的那份材料,卢总管才把借阅的卷宗归档,放下心来。
  再说说他的认真。
  一次,同事聚会,恰逢我值班。同事正准备给我倒上啤酒。
   卢总管问:“秀成,你值班的吗?你的值班枪呢?”我拍拍腰间鼓鼓囊囊的地方,回答道:“总管,忘不了,带着呢!”
   “那你还喝酒?值班不许喝酒!”
   “不就是杯啤酒嘛。又不开车?”
   “啤酒也不行,你值班!”
   “好嘛,不喝就不喝,总管说得对。”最后,我以茶代酒敬大家,聚会到结束时都是笑声一片。
  说卢总管勤俭,还不如说他吝啬更为贴切。
  多的不说,单单就是他的助手小谢正在用的笔就说明了一切。小谢使用的笔,不少都是卢总管把几支坏掉的笔把还能用的部分东拼西凑成的一支笔。我们为此嘲笑卢总管的小气时,他愤怒地说:“能用的东西干嘛要扔掉呢?节约一点是一点!”
  什么叫做卢总管视金钱如粪土,有这么夸张吗?听我说道说道你就知道了。
  卢总管作为单位的财物保管员,这二十多年可是收罗了不少金银珠宝呢。记得哪天他把我拉到保管室,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大堆整理有序的依法扣押、保管的财物,抱怨说分局涉案物品中心不收取这些物品,说二十年前的随身物品只能通知物主领取时,面对这一大堆金光闪闪的宝贝,我惊讶于卢总管居然没有悄悄地占为己有。因为大部分的物主已经被枪毙了,家属也无法联系,换作另外的人,绝对不会苦恼没有人要这堆宝贝,只会暗暗窃喜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的意外之财呢。
  卢总管的不苟言笑,换个词就叫做“不通人情”。
  总管工作时总是一脸严肃,脸上难得有笑容,如果你做错事情,他马上就会指出来,不给给你留一点面子或者缓冲的机会,他会非常讨厌地一直“追杀”你,一直到你纠正为止。
  当然啰,卢总管也有可爱的时候。我举例说明之。
  记得我才上班那会儿,没有什么文化生活,于是乎,大家沉迷于成人小电影的观看。我们时常会协同治安部门出去“扫荡”此社会之丑陋现象,于是一大堆战利品便会没收回来,偶尔一两张光碟会被我们年轻警员借来一用。一群光棍躲在厚重的防盗门禁闭的值班室“鉴别”,卢总管有时会进来,把同事抓人后归还的枪支放回保险柜里,他偶尔会不经意的瞄上几眼。事后问起,他总是会“万般抵奈”,那样子十分可爱。
  卢总管也有十分任性的时候,就是在他高兴时会主动找抽烟的同事来上一支,但见他用打火机冒上香烟,眯着眼吞云吐雾,沉迷于尼古丁带来的麻痹时,那享受的样子非常滑稽可爱。
  卢总管,离退休不过只有两三年时间了,相比较,一点变化也没有,依旧是勤劳的客家人绛紫色的宽脸堂,精神的寸发,如果必须说点变化,也是有的,那就是根根直立的短发里增添了更多的白发。
  之前,每逢佳节发六百的“六百局长”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就应该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我并不赞同这样的话,但是卢总管却是用自己的行动办到了。
  每每下班后,甚或是周末,单位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卢总管还忙着收发文件,安排每月的排班以及安排得很急的备勤、设卡,虽然常常忙得披头散发,但是他都是一声不吭。
  看看,就是这么一个丁点儿的小官,让卢总管干得有声有色,滴水不露。到底是什么样的缘故可以造就卢总管数十年如一日的认真模样,特别是眼下物欲横流、心浮气躁的社会风气下。我绞尽脑脑汁、搜肠刮肚后终于找到一个词——敬业。
   无论做什么,只有你热爱这个事业,才能为之默默贡献,不求回报。这就是立下了人生志向,为之终生奋斗,矢志不渝。也是孔子所言的“而立”与“不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驻村随笔
下一篇:敬畏生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