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男人的故事

男人的故事

几日前,和朋友谈起“男人”这个话题,朋友说,他最不喜欢的男人就是贾宝玉,整天嗲里嗲气,怎么看都不像个好男人,远不如凤姐的气度和豪情。他还列举了宝玉的无数臭毛病,如不读书,不考功名,自甘堕落,没有责任和担当……
  朋友还说,作为一个男人,起码要有五爱,爱国家,爱社会,爱父母,爱妻子,爱孩子。这五点,贾宝玉一样都没有。
  我的身边,有一些特别有趣的男人,有趣的让你想不通,想不到,但从他们身上,你总会看到另外一种光芒,并发出由衷的感叹。
  在东北,我哥家有一个邻居叫老白,老白的脾气特不好,人送外号“一炮王”,周围的人谁也不敢惹他,就连公安局的警察也“敬”他三分,但他绝不打骂老婆。老白和妻子吵架的频率高得离谱,一天不吵架,他俩就好像没有来到人世间,哪怕是为了一根葱、一个蛋,也能吵得天翻地覆。不过,老白只是和老婆吵架,从来不骂,更不会动手打老婆,真的一次也没有。和老婆吵架时,他是极少能吵赢的,气急败坏的他一定会做三件事情,要么拿一个铁镐头,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挖一个巨大的坑,再不停地在坑里灌满水;要么拿着农具去田里干活,一干就是一天,任凭老婆喊他“爷爷,祖宗”,他也不回来吃饭和睡觉;要么拿上一桶小烧和半袋花生米,独自跑到后山上,自己能从清晨一直喝到黄昏。几十年了,老白和老婆吵架的次数无法统计,但老婆一直有惊无险的和他生活在一起,一直对他不离不弃!
  我老家的村里,有一个姓张的老哥,张哥是个倒插门的女婿,他原来的家和我外婆是邻居,所以,我小时候就熟悉他了。张哥家姊妹十一个,他是家里的老六,初中毕业后,家里实在拿不出一分钱让最聪明的他继续读书,于是,他跟师傅学了几年木匠,那几年,他挣的所有钱都给了妹妹和弟弟。27岁那年,他倒插门来到我们村里。张哥毛笔字写得很漂亮,木匠手艺好,长得还帅,为人忠厚善良,深得我们村里所有人的喜爱。他的岳父却看他是千万次的不顺眼,平时在家里吃饭,岳父连桌也不允许他上,那种屈辱,张哥一直忍受着。岳父是个远近闻名的酒鬼,端起酒杯就滔滔不绝地把天下骂个遍。终于有一天,似醉非醉的岳父一个酒杯砸向了张哥,张哥的额头上顿时血流如注,被邻居送到了医院……躺了一夜后,张哥第二天清晨悄悄离开了我们村,连一双袜子也没有拿,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回到自己的家后,他拒绝了兄弟姐妹和父母为他准备的房间,坚持一个人住在村边的牛棚里,一住就是二年。二年间,村长和乡长来劝了他无数次,他死也不愿意回去。二年后,眼看相劝无望的妻带着儿子和女儿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身边,一家四口住进了牛棚……一转眼,近四十年过去了,他的儿子成了东部战区优秀的指挥官,女儿是让人羡慕的省政府首席翻译。时过境迁,如今,张哥的妻子远赴厦门照看双胞胎孙子,年近七旬的张哥又搬回了我们村,因为他的老岳父已经92岁了,需要他的照顾!
  在我们那里,有兄妹二人,他们俩自小就没有了父母,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相依为命的兄妹慢慢长大成人了,妹妹嫁给了一户还不错的人家,第二年,添了一个可爱的外甥。初当舅舅的他欢喜得几夜没睡,家里有一点好吃的,就急着送给外甥。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无奈和残酷,在外甥上幼儿园中班的时候,妹妹和妹夫骑摩托车送孩子时出了车祸,孩子没事,可妹妹和妹夫都被截肢了……望着病床上的妹妹,哥哥毅然推掉了自己的婚礼,带着全部家什搬到了妹妹家……如今,外甥已经去哈尔滨上大学了,家里只留下他、妻子、妹妹和妹夫……
  在我们单位,有一位让人敬畏的数学老师,课堂上,老师没有一句废话,学生更没有一个做小动作的,每一年高考,他带的班级在全市都是名列前茅,深得家长和社会的厚爱!更多的领导便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他的班级。没想到,在他47岁的那个五月,他的爱人突然被查出肾病,急需换肾,他想也没想,立刻扔下学校所有的工作,只给校长一个短信:“家有急事,需长期请假!”等校长找到他时,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候手术。这边是上百名即将高考的孩子,那边是急需替妻换肾的丈夫,校长也不知道何去何从。还好,家长们得知这一情况,纷纷表示了极大的支持和理解,一时间,家长给老师送的鲜花一直排到了走廊的边缘……
  每当我想起他们的时候,心里总是无言的感动!感动,是因为“男人”这个称号!感动,是因为“男人”这股力量!感动,还是因为“男人”这种坚不可摧的精神!男人,是田地里的劳动力,是一家人的希望,自古顶天立地,再苦再累也绝不轻易放弃。
  这,就是真正的男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狗便”之忧
下一篇:乐即是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