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朋友圈”

最近几年由于科技的发达,智能手机的遍布城乡,老人小孩都会刷屏和上“抖影”,于是“圈子”也就更加多如牛毛。手机上美名其曰“朋友圈”,这个“朋友圈”的人天天可以相见,可以发信息交流,看来真是方便之极。一贯不爱交际的我也就顺应潮流,手机上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
  我不爱交际但是不等于不爱朋友,几十年来我对那些真心地朋友都是很爱惜的。因为古语就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虽说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但是“真正知音有几个人”,所以我很是尊重爱护朋友,也尽力支援朋友。“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意思是说“有益的朋友有三种,有害的朋友有三种。与正直的人交朋友,与诚信的人交朋友,与知识广博的人交朋友,是有益的。与谄媚逢迎的人交朋友,与表面奉承而背后诽谤人的人交朋友,与善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是有害的。”我用孔夫子的话一衡量那些与我交往的朋友,发觉属于“益者”的实在不很多,于是能进入我的“朋友圈”的,那就是我以为是最好的了。人老了本来就孤独,有个说话处真好,我很珍惜我“圈子”里的朋友,朋友之间几乎是天天主动问候致意,还不断保持交流。只有极少数朋友,因为忙于生计奔波,或者多病住院,很少出来冒泡打招呼,但是我很理解,即使好长时间不见,依旧还是把他们当朋友。
  人老了有个“朋友圈”真是很好,很有乐趣。加上后来从“圈子”有发展出“群”,这个圈子就更加扩大了,也好,反正是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古语上也有这种说法。
  我喜欢在“朋友圈”子或“群”里发帖和说话,因此也就有了发帖和发言的乐趣。几乎每天都有我的诗啊、文啊在圈子里群里冒泡。交流本是乐趣,朋友之间互相“常回家看看”也是乐趣。
  在朋友圈里发言多了,于是我就不断产生新的感觉,留意关注起这个“圈子”和“群”来。
  爱朋友是民族传统,是一种友谊,但是任何人的结交都是有一定“圈子”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相类似地有某种爱好性格的人就加入“圈子”。要了解一个人,认识一个人,只要看看他生活在那种圈子里,跟谁来往,就可以了解个八九不离十。这是“观人察人”之术很有道理。做官的有做官的的圈子,经商的有经商的圈子,写文地有写文的圈子,那些打牌赌博的也都有自己的圈子。一个家族,一个乡村都是一个圈子,没有圈子是形不成交往的。水泊梁山是个大圈子,都是“哥们”“ 好汉”可内中还有小圈子,王伦,宋江、张顺、鲁智深、孙立、柴进等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气质,秉性、爱好、兴趣等有一方面相同的人,容易合成一个圈子。
  如果打工出门,做官在外,遇到家乡人也很容易形成“圈子”“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同乡,同学、同事、街坊、邻居都可以形成圈子,同气相应,同声相求,可以互相照应。“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一旦是老乡,那就自然关系亲密起来。“云从龙,风从虎”“鱼恋鱼,虾恋虾,乌龟找个鳖亲家。”圈子形成很是自然的。有了圈自,就有朋友替你说话,给你鼓励,“圈子”就是家的感觉,很温暖!
  “圈子”(群)一旦形成,就要把圈内群内的人认为都是自己人,不能看着外人,不能“内外有别”不能“党同伐异”,圈子内的人可以开玩笑,还可以开稍微出格的玩笑,无伤大雅。但是一点发现有了圈外人,那玩笑立即就停止。
  “圈子”的最大好处就是“资源共享”。“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把你的东西发出来,圈子里的人都看看,我也把我的东西发出来,给朋友看看,那是消除寂寞,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鼓励的极好事情。我就是本着这个心理原则,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坦然地无所顾忌地发到“朋友圈”和“群”里。几年来还是很有获益地,从那些真正的朋友那里学到了许多知识,了解到许多风情。那些有真才实学的朋友个个都是出手不凡,那知识的丰富,那见解的透彻,那文笔的精彩,都另我钦佩不已。我乐于在这样的朋友圈里,群里游动。有时也喜欢说说自己的感受。
  “圈子”的还有一个大好处就是“展现自我”。“臭媳妇终久要见公婆”,我不怕丑,常常把自己的“丑”拿到圈子里群里亮亮,就是晒晒自己,乐得个老不痴呆。没有想到的是我把我的“作品”发到圈子里,竟然还获得许多叫好声。有的朋友还发出金色的“大指母”闪耀金光的点赞,还邀请我到他们的家乡去走动走动。可惜我已经进入“闭关修炼”的阶段,只能在“出关”以后再说了。
  鉴于上述原因,我一直保持在圈子里发帖的爱好。就在昨天,我把冒着冷雨,进入农家,义务为家乡百姓书写的部分对联,字画作品发到“圈子”“群子”里晒晒。我们这里农村虽不富裕,但是在过年期间大都有贴春联,贴福字的习俗,那些大书法家们是绝对不会到乡下来给百姓写的,他们一个字儿歪七倒八就要卖几百万,农民买不起,即使是那些二流三流未入流的“书家”,字写出来好像是“某名家体”(其实屁都不是)给农户写点对联也都要扭捏作态的显摆一番。因此农户也不爱接受这个姿态,街头贩卖的花花绿绿对联,大话空话,没有特色意义农户也不大喜欢。没法我只好按照多年的习惯,到年底为农户们写一些对联,把我那个“江湖体”“自然体”免费送到农家的大门上,增添出新年的喜气。我自以为还是老年人的一种热情奉献。最低标准来说起码是一件好事。
  没有想到我为农户义务写的对联遭到一个知名度颇高的“专家”的高评,那个专家说“没得孔夫子写得好。”真的没想到我的“圈子”还有如此好的“朋友”!据说这位专家还真是一位很富有才华的高人。我心里顿时有股难言的滋味。算了,不敢与专家对抗,不如孔夫子就不如吧!不管专家怎么评说,让他去吧。我就是玩自己的。玩个高雅,玩个乐于奉献,玩个老不痴呆。
  每当我有帖子发出,有的朋友马上翘起电脑里做成的“金色手指”对你赞赏,天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甚至还是对你的讽刺呢?不过,只是图个开心而已,不会去追究的。开心之后那就是长久的遗忘。至于发来的言论,那就要另当别论了,因为那个言论评语是他的用心后才发出的。
  联系到前不久,湖南,安徽、河南的几位真朋友发来的信息,说他的朋友圈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成天到晚都是来要求他去“投票”的人,要他去打开点击的人,要他去“推销”阅读量的人,弄得他一天无法安宁。朋友说:那些投票的文,推销的文又不见很好,都是一些关系户文,又不见得是真实的活动。他不愿意去做,又不好得罪那些“朋友”,只好决定要退出几个“群子”,关掉圈子,拉黑“朋子”。这年头,人都是爱钱的,就像玩赌博“斗地主”,只有利益的结伙,没有固定的友好。
  面对朋友的诉说,我给与他安慰和劝勉。我说现实中的朋友真心的本就不多,朋友圈,群子本来就更是一种虚假繁荣。许多人就是一面之交,有的根本不可能见面,那真诚的程度就可以想象了,别人对你写的、做的不感兴趣是很自然的,何必多多计较!
  话虽然是如此说,可是毕竟是一种心灵的纠结,“圈子里”出现了如此的朋友。我们不得不正襟危坐,假装斯文了。可惜我不会装模作样,我不会掩饰和隐蔽自己,就是爱活跃,心肠直,看不得那些故作发呕的虚假面目。昨天的一个帖子,使我看清了“朋友圈”“群子”里的“人生百态”。
  既然别人先不把我当朋友,我又何必要苦苦爱恋这个“朋友” 呢?为了快乐的活在真正的“朋友圈”里和“群”里,我也是得考虑退出几个群,拉黑几个“朋友”了。对那些“损友”们有什么保留的必要呢?知音说与知音听,不是知音不与谈!
  (2022年1月14日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爱情是什么
下一篇:一件小事〔散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