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邻里

邻里

今天是30日,是今年4月最后一天,老天爷给了人们一个深刻点的记忆:一天大北风5—6级,雨夹雪,没出去屋,在屋子里都阴冷。
  忽然想起小时候住大杂院,有一夜风吹雪(我们东北话叫“大烟炮”),妈妈早早地就把哥哥喊起来,让哥哥从窗户跳出去,把自己家的堵门雪挖开。让我们哥几个都出去挖雪(不是扫雪),帮邻居家把堵门的雪挖开、把去茅房的小道的雪挖开、把抱柴禾拿煤柈子的小道挖开……
  又想到住农场下大雪时,谁家门前路上的雪都主动把雪弄干净,也没有谁安排,也没有谁布置。我家住得离井近,我又起得早,每次清井口雪,刨井台冰,把井口围一圈矮雪墙,把挑水的小道上撒一点土防滑,多是我和邻居老杨头主动干。
  “远亲不如近邻”,这是人们经常谈起的一个话题。一谈起这个话题,我就会怀念农村“屯亲”和城市“大杂院”的温情,感叹现在城市里高楼的冷漠。有人说现在的高楼冷漠是在“完善自我独立空间的文明社交”,而农村的邻里和大杂院是“消遣社交”。我可不敢认同这一观点!疫情的隔离是把高楼的邻里关系推的更远了,还是拉的更近了?
  小区因为疫情封闭,无疑冲击了人们的生活。是怨天尤人、隔岸观火,还是邻居设法互帮互慰,这考验着每个人思想境界和文明水平。上海疫情封闭时间长压力大,冲击最大的还是人们心灵,显现的还是人的素质。平时侃侃而谈、高谈阔论的伪君子;那些自私自利、贪婪虚伪的小人露出了原形;可是有更多的人在为小区群体、为邻居做奉献。生活在上海疫情压力下的兵团战友左国梁老弟一家,疫情封闭,菜蔬紧缺时,老左一家就把自家的菜蔬主动送给缺菜困扰的楼上楼下,物少心暖,邻里情重。微信里看到老左一家的高尚行为,也看到了高素质的邻里关系,这是疫情压抑下开在人心里的一朵小花,它不仅美丽动人而且散发着迷人的芬芳,是特别令我感慨的一件小事。
  疫情无情人有情,邻里之间见真情。尽管,一波疫情给人们带来了多方面的冲击,但是,我想是那些不言不语为居民服务的防疫大白、志愿者、逆行支援者受到了大家的尊敬。
  我为国家的防疫决心点赞;我为那些疫情中勇敢向疫情冲锋奋不顾己的逆行者点赞,但这些好像不是邻里关系,应该归入“社会管理的关系”吧?,热心为邻居无私帮助排忧解难的邻里关系也有。上海的疫情也让不少“邻里关系”露怯,但要说还是好人多一些吧。好像不如原来“大杂院”或“屯亲”互帮互慰的多而普遍,我还是怀念原来“大杂院”或“屯亲”的邻里关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杂感,絮语小记
下一篇:与春天挥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