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铺就彩虹路


  
  十四年前我突发疾病,生命处于九死一生的危险边缘,幸运的是经过医生全力抢救,最终病情得到了控制,我又慢慢地活了过来。性命是保住了,从此却成了残疾之躯,肢体失去了原来的灵巧和力量,视听功能也没有了先前那么的敏锐和聪慧了。此时的我正值不惑,父母已老,孩子尚小,责任重大,容不得半点懈怠和消沉。生活还得继续啊,于是,就托人在附近的旅游景区找了份临时性工作,以图自食其力,贴补家用。活路辛苦,薪资微薄,还常常遭到浅薄之人的白眼和戏谑,但这儿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优美的环境常常让我喜悦充盈于心,好像生活的曙光就在头顶照着。生活五味杂陈,免不了心存遗憾,晚上时时涌上心头的落魄和孤独,把人煎熬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于是我就抽时间,专门回家整理了一些书籍带了去。从此,书便成了那段艰难岁月里,我抚平伤口、聊以慰藉的“良药”!
  “书可以让内心更加强大”,我抛却一切杂念静下心来,像虫子一样忘乎所以地钻进书本里,没过几天心情果然开朗起来!周围的人都说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在度假村工作的一位姓孔的小伙子看到我床头放着那么多书,吃饭时他特意坐在我的身边说,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了!小孔提供的消息并没有让我好奇,莫言对我太过遥远,以前只是偶尔从朋友嘴里听到过介绍,说他是“红高粱”家族的祖师爷!小伙子还说,莫言得奖的小说叫《蛙》,最近几天这本书在县城卖得可火爆啦!
  其实我从少年时代起就喜欢看书,可以说这种爱好源远流长。小学五年级时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数学课时,我把《岳飞传》藏在课桌兜里偷偷地看。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跟前,竟然还是一无所知。放学后同学们都回家了,老师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说:“作为班干部却不遵守课堂纪律,你觉得这种做法,对呢还是不对?……一心是不能二用的,像你这样肯定把两样好事都耽误了,既没看好书,也影响了学习……”老师话语诚恳,谆谆善诱,给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吃饭时老师出去了,再进来时端了一碗面条,他说:“吃吧,吃完后就在这儿写一封检讨!”我吃完饭,拿过老师准备好的纸和笔,居然很快就写好了。老师看过后哑然失笑,说:“看来那些小说也是没白看,遣词造句的功底还是相当不错的,就是把老师的‘师’字写成了元帅的‘帅’字了!”我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顿觉脸红耳赤……从此以后,我努力踏实地学习文化知识,上课再也没有看过小说,记得小学毕业时的考试成绩居然在全乡名列前茅!老师当年的教诲一直伴随着我,从童年走到了中年:人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有一颗专心致志、持之以恒的心!
  人到中年的我,身体一夜之间便失去了健康,但冥冥之中上天赐予了我充足的阅读时间。真是应了那句名言,“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的时候,必定给你又打开了一扇门”。现在,我阅读的劲头不减当年,随着书本知识的积累和人生阅历的丰富,我的创作素材斗量车载,文学之路越走越宽。几年来,我利用工作之余先后创作出了二百余篇的短篇小说、情感散文以及完成了协会布置的论文撰写任务,作品基本上都得到了阅读者的一致好评,获奖的荣誉证书有三十多本,我书桌的那个大抽屉都放不下了。现在我是江山文学网的签约作者,县、市两级作协会员,绿野社团常务社长兼编辑,这是我的一点点成绩,也是我前进路上的动力。我深深的感悟到,阅读既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人生格局的射影,我把这种爱好无形中也传递给了下一代。我的女儿爱看历史书籍,说话时常常引经据典,居然把《资治通鉴》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儿子学习成绩优异,书籍让他博学多才,上学期间是有口皆碑的“校园之星”。
  时过境迁,岁月流觞,有些事情的记忆特别深刻。记得那年听了小孔关于新书热卖的消息后,我心中的向往和期待自是焦灼!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几十里外的新华书店,关于莫言的书确实很多,除过《蛙》以外,还有《丰乳肥臀》、《红高粱》等等,买什么呢?我一下子有点儿犯难了。每一本书的标价都四五十块钱呢,权衡再三,最终只买了一本莫言全集,里面涵盖了他十几篇经典作品,真的是“东西好价钱少”物超所值啊!后来,有人知道我专门去县城为买书花了那么多钱,就用鄙视讥笑的口吻说:“掏那么多钱,买那些东西有啥用?是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钱花?”听了他们的话,我不屑一顾,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我没有可观的经济收入,但是精神生活在书籍的涵养下非常富足。
  我的人生之路坎坷曲折,但也正是在这种艰难当中,浴火重生,凤凰涅槃,生命轨迹也随之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所有逆转的力量,都来源于书籍,这是我生命真实的感悟和体验:书籍照亮了我彷徨的心房,书籍点燃了我逐梦的希望,书籍引领我走上诗意的远方……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停水后
下一篇:丙寅日之遐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