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树花开

余秋雨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武月仙就是那棵绽放着璀璨的生命之花的树。之所以这样评价她,是因为她为机关幼儿园及武乡县幼教事业所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武月仙,出生于1951年,武乡县城关村人。她是武乡机关幼儿园第一个正牌学校毕业的教师,也是该园的第四任园长,第二任党支部书记。
  武月仙的教育生涯从十九岁开始。那是1970年,她由城关村选送到县城东方红二分校当了民办教师,这是一个九年制的“一揽子”学校,她既教数学也教语文,因工作出色,被城关大队及学校推荐到沁县师范读书。毕业后分配到涌泉公社寨上村任教,一教就是六年。
  那时她在乡下教书,爱人在县电业局工作,经常得下乡。女儿成了姥姥家的常客,儿子没人照顾只能托付给姑姑。一家四口分居四处。女儿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却因为不符合家长必须是县城“双职工”的条件没能上了幼儿园,“牵挂”成了她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即使这样,她仍全心地扑在工作上,认真备好、上好每一节课,所带班级的教学成绩在全学区总是名列前茅,多次受到学校、学区和公社的表彰。
  彼时,县教育局为加强机关幼儿园的教育教学工作,正在四处寻找优秀的教师。1979年8月,她被调回机关幼儿园任教。对她来说,这就像是明媚的春天在迎接绚烂的繁花,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激情在她心中荡漾。
  机关幼儿园借住在百货公司的一处院子里,它原是城关村武姓财主所建,后归属于百货公司。此处是一个两进的院落。外院的一间正房是园长李水花的办公室,三间西房是会计和炊事员的办公室兼宿舍,两间南房是厨房;里院三间西房是幼儿午休室,南面五间土楼,楼上五间是库房,楼下五间中的两间用作教师宿舍,两间用作幼儿教室,中间是过厅,从过厅出去是一个不大的操场。条件非常简陋。
  她来之前,幼儿园全园一共有六名教职工:园长李水花、教师张桂花、石应莲、曹仙桃、会计兼出纳、保管和事务长的董双贵、炊事员段炳福(临时工)。当时的机关幼儿园是一个补差单位,处于“三管”(妇联会、教育局、宣传部)“三不管”状态。在园幼儿不到三十人。每名幼儿每月交保教费一元,父母所在单位每月补贴保教费三元,共计四元。直到1985年物价局出台新的文件后,收费标准才有所提高,每名名幼儿每月交保教费三元,父母所在单位每月补贴保教费五元,共计八元。幼儿的伙食一顿饭三毛钱,这个标准保持了十来年。基于上述原因,客观上制约了机关幼儿园的发展。
  那时幼儿园的教学推崇小学化,没有正规的幼教课本,也没有开设适合幼儿的课程。武月仙来园后,大家都对她寄予厚望,时任园长李水花也对她委以重任。没有课本,就自己编写每节课的教程。她教识字、算术、简笔画,编儿歌,但凡自己能琢磨出来的都会教给孩子们。当时机关幼儿园采用混合编班制的方式进行教学,三十来个幼儿不分年龄大小同在一个教室学习和活动。她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教学任务。其他人也各尽其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幼儿素质得到了明显提高。
  1979年的国庆节联欢晚会及三级干部表彰会上,机关幼儿园孩子们表演的“三句半”、“新疆舞”等节目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一致好评。
  机关幼儿园以崭新的面貌进入了全县广大人民的视野,同时也进入了它的发展期。1980年春季开学时,入园幼儿便由原来的大约三十名增加到了九十多名,达到了最大化班容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对幼儿教育越来越重视。县委、县政府要求每个大队至少要成立一所幼儿园。为了解决当时师资极度缺乏的难题,1980年6月下旬在涌泉公社涌泉大队幼儿园举办了武乡县有史以来的第一届幼儿教师培训班。时任分管教育的县委副书记韩国华、宣传部长杨效金、妇联主任王焕珍、县教育局分管幼教工作的干事李富景等出席了开班仪式并分别讲了话。领导们都强调了此次培训的重要性,对此次培训寄予了殷切的希望。受邀而来的晋东南幼师车美林老师讲授了幼儿教学中技能技巧的运用。涌泉大队幼儿园园长李女儿给大家分享了农村办园的经验。武月仙讲授了幼儿心理学和幼儿卫生学并承担了识字、算术等课程的全部示范课教学,她理论联系实际的讲授方法使所授内容很容易被学员真正接受。培训结束后,全县绝大多数的大队都成立了幼儿园,参加培训的近五十名教师都成了这些幼儿园的骨干力量。
  1980年2月,为加强机关幼儿园的领导力量,县委、县政府决定为幼儿园增设副园长岗位,由魏三娥担任(她于1983年12月退休)。
  1981年春,县委、县政府又要求每个村都成立幼儿园。为了确保所有的村办幼儿园能顺利建起,在县委党校举办了武乡县第二届幼教培训班。每村除一名教师外还必须有一名村负责人参加培训,总人数将近二百。武月仙受县教育局和县妇联会的指派承担了此次培训所有理论课和实践课的教学。
  这两次培训工作为全县的幼儿园培养出了急需的师资力量,绝大部分的乡村都建立起了自己的幼儿园。我县幼教事业也呈现出了全新局面。这是武月仙一生都感到自豪的事情。
  1984年6月1日,原任园长李水花离休。武月仙被任命为机关幼儿园园长,负责全面工作,刘书梅任副园长。同年7月武月仙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机关幼儿园党支部成立,刘书梅任党支部书记。
  “在其位,谋其政”,她开始认认真真思考幼儿园的发展。教师队伍里新增了1980年8月毕业分配来园的籍桃英、1982年11月毕业分配来园的李慧菊和1984年8月毕业分配来园的孙红英。她们都是幼师毕业,拥有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机关幼儿园整体教学水平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是在园幼儿的数量却无法增加,因为既缺教室也缺午休室。
  这是发展的瓶颈啊!夏天还好说,可以按年龄把幼儿分成大小两个班,一个班在室内上课,一个班在室外的荫凉处活动。到了冬天,孩子们就只能挤在一个教室里,两个混合班轮流上课。原来有十个孩子上灶,供休息的只有十张幼儿午休床。越来越多的孩子想来午休,床位严重不足,每张床上就需睡两个或三个幼儿,或者只能让幼儿轮流睡觉。有的孩子坐着坐着就悠悠地打盹,值班老师只能叫醒早睡了的孩子,把打盹的孩子放到床上。
  摆在武月仙面前的首要任务便是解决园址的问题和改善办园条件。
  这谈何容易?
  她首先向有关领导和县长、书记递交了请示。希望能及时解决园址的问题。她一次次地反映情况,引起了县领导的重视。很快,在县委书记郝永和的亲自协调下,武月仙用全园多年来积攒下的一万元钱买下了借住了了二十五年的院落。
  园址有了,接下来,便是要改善办学条件。她很想在院内盖一幢楼,于是她又一次向县委、县政府和县财政局递交请示,请求帮助解决建设所需资金。当时的副书记韩国华,副县长张怀照、妇联主任王国英、公安局副局长籍先菊等县里领导的孩子都在上幼儿园,他们对幼儿园的情况都非常了解,也都帮着呼吁。但由于县财政资金紧张,事情一直没有多大进展。
  她只能锲而不舍地找各位领导。
  终于,事情出现了转机。
  有一天,她再次去找郝书记时,常委们正在开会。武月仙觉得领导们都在,正好能解决这个问题。虽然可能碰钉子,但为了孩子们能有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也为了帮家长们解决后顾之忧,她有勇气也有力量。一切为了孩子,她坚定而自信,一直等在会议室门口,想好了要说的话。在会议要结束时,她鼓足勇气走进了会议室。
  郝书记看到她便问:“你来干甚唻?”她说:“我想和领导们说说幼儿园建设的事情。”她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又说了多次向领导们反映尚未解决了问题的实情,同时也列举出部分领导知悉此事但无力解决的现实。
  “今天,各位领导都在,希望领导们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她恳切地看着领导们,说出了这句已经说了很多次的话。
  郝永和书记对其他常委说:“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了哇?”
  大家纷纷点头。
  郝书记转身对武月仙说:“这事得办。我这几天忙,你过几天再来找我,我怕忘了。”
  几天后,她再次找到郝书记,郝书记批示:在县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拔一万元给幼儿园作为工人工钱,建设用的材料就用拆了大礼堂的旧料。
  看到这个批示,武月仙高兴极了,梦寐以求的教学楼已经在她脑海中浮现了。
  说干就干!立马进行设计、筹备。因原任会计兼出纳的董双贵于1984年2月退休,她让李慧菊暂任会计兼出纳(1985年2月魏菊英调入幼儿园任会计,李慧菊正式任出纳)。又马不停蹄地找来工队,拉回了大礼堂拆下的旧料,买了水泥和砖及其它所需的建筑材料,一切就绪。
  三个月后,这幢开间六间、上下两层、面积共计三百多平米的小二楼就竣工了(后来人们习惯叫它南楼)。一层是三个教室,二层是教职工的办公室。见到的人都说:“这楼盖得实在好,效率高啊!”她听了开心极了,但又有些许的酸楚。
  这赞扬声背后的辛苦有多少人知道呢?她忘不了为了能尽量多省些钱,每花一分钱都要犯思量。一斤胶水多钱,一个工多钱,都要象菜市场买菜的大妈一样和人家讨价还价;也忘不了为省钱,她还亲自带领大家一起用平车拉土方。张桂花、崔乃成、石应莲、籍桃英、李慧菊、孙红英等当时都参加了劳动;更忘不了这些同事对她工作的支持。她们的辛勤付出应该永远被后来者铭记。
  教室有了,教师办公室有了,室内却空无一物。幼儿没有上课所必需的桌椅板凳,教师也没有办公用具。买这些东西倒是简单,但手头的钱太紧了。虽然县财政局又给追加了一万块钱的建设经费,但支付盖楼工队的工钱用了一部分,又想着能尽量抠下些钱用以增添些活动器材。武月仙舍不得一下把钱花完。
  怎么办?
  她记起还有些旧木料。对,打制些办公桌椅。
  很快,她请来木匠师傅,用盖楼剩下的木料为幼儿打制了桌椅板凳,(后来这些板凳中的一部分流失在外,至今在宝塔街的钉鞋摊子上还能见到它们。)为教师打制了办公用桌椅,六个书架和供休息用的六张床和六套沙发。配齐了最基本的办公和教学设施。
  另一件急需做的事是要提高园领导的管理水平和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要发展,就不能闭门造车,就要出去取经。
  1985年3月,武月仙参加了长治市教育局和市妇联会在晋东南幼师举办的园长培训班,在那儿她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培训回来后不久,她又带领全园教师去长治市健健幼儿园,即当时的地委幼儿园进行参观。期间不仅听了观摩课,还参观了该园的体育、美术、和音乐活动室,大家都受益匪浅。这些培训和学习,既是老师们教学观念转变的一个契机,也是机关幼儿园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更是武月仙办园理念和管理理念的一次飞跃。
  1985年5月1日新楼正式启用,学生人数由九十人激增到了近二百人,分了大、中、小三个班,结束了混合班教学的历史。班级管理实行班主任负责制,班主任分别由籍桃英、李慧菊、孙红英担任,开设课程由原先识字、算术、游戏三科变为语言、计算、绘画、品德、游戏、体育六科;增设了一个活动室,除滑梯、转转车外又新增了一些活动器材。
  幼儿的园内生活日渐丰富。各公社不断派教师来机关幼儿园进行观摩学习,同时武月仙也与县教育局和县妇联会有关领导多次到各乡镇幼儿园进行督察和指导。
  机关幼儿园的示范引领作用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同年被县委、县政府评为“武乡县县级示范幼儿园”。
  1986年1月,武月仙园长、书记一肩挑了。办园条件有了初步改善,但要想把幼儿园的各项工作搞上去,就必须要做到有章可循、依章治园。她和其他园领导班子组织全园教职工认真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学习新的教育、教学、管理理论,结合园内实际制定了各项规章制度,有《机关幼儿园工作规程》《幼儿一日生活制度》《文明班级评比制度》《财务管理制度》等,并制作了制度牌,悬挂在了教室和相应的办公室,让每个人时刻牢记自己的职责和责任。
  从此以后,机关幼儿园走上了规范化办园的道路。
  为了增强全园教职工的凝聚力,武月仙注重抓党建工作,重点培养并发展了青年教师李慧菊和孙红英成为了中共党员。
  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本着幼儿园要更好地发展的初心,她硬是顶住了那些想往幼儿园调的乡下非科班出身的教师。也正是因为她的坚持,幼儿园只接受正规学校毕业的幼师生。幼儿园教师的素质个个都过硬,这也为机关幼儿园后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86年12月,武月仙生病了,需做手术。临行前,她提名由张桂花担任副园长,主管教学工作;由刘书梅副园长代管全园事务。即便如此,她仍时刻记挂着单位的工作。余秋雨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武月仙就是那棵绽放着璀璨的生命之花的树。之所以这样评价她,是因为她为机关幼儿园及武乡县幼教事业所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武月仙,出生于1951年,武乡县城关村人。她是武乡机关幼儿园第一个正牌学校毕业的教师,也是该园的第四任园长,第二任党支部书记。
  武月仙的教育生涯从十九岁开始。那是1970年,她由城关村选送到县城东方红二分校当了民办教师,这是一个九年制的“一揽子”学校,她既教数学也教语文,因工作出色,被城关大队及学校推荐到沁县师范读书。毕业后分配到涌泉公社寨上村任教,一教就是六年。
  那时她在乡下教书,爱人在县电业局工作,经常得下乡。女儿成了姥姥家的常客,儿子没人照顾只能托付给姑姑。一家四口分居四处。女儿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却因为不符合家长必须是县城“双职工”的条件没能上了幼儿园,“牵挂”成了她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即使这样,她仍全心地扑在工作上,认真备好、上好每一节课,所带班级的教学成绩在全学区总是名列前茅,多次受到学校、学区和公社的表彰。
  彼时,县教育局为加强机关幼儿园的教育教学工作,正在四处寻找优秀的教师。1979年8月,她被调回机关幼儿园任教。对她来说,这就像是明媚的春天在迎接绚烂的繁花,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激情在她心中荡漾。
  机关幼儿园借住在百货公司的一处院子里,它原是城关村武姓财主所建,后归属于百货公司。此处是一个两进的院落。外院的一间正房是园长李水花的办公室,三间西房是会计和炊事员的办公室兼宿舍,两间南房是厨房;里院三间西房是幼儿午休室,南面五间土楼,楼上五间是库房,楼下五间中的两间用作教师宿舍,两间用作幼儿教室,中间是过厅,从过厅出去是一个不大的操场。条件非常简陋。
  她来之前,幼儿园全园一共有六名教职工:园长李水花、教师张桂花、石应莲、曹仙桃、会计兼出纳、保管和事务长的董双贵、炊事员段炳福(临时工)。当时的机关幼儿园是一个补差单位,处于“三管”(妇联会、教育局、宣传部)“三不管”状态。在园幼儿不到三十人。每名幼儿每月交保教费一元,父母所在单位每月补贴保教费三元,共计四元。直到1985年物价局出台新的文件后,收费标准才有所提高,每名名幼儿每月交保教费三元,父母所在单位每月补贴保教费五元,共计八元。幼儿的伙食一顿饭三毛钱,这个标准保持了十来年。基于上述原因,客观上制约了机关幼儿园的发展。
  那时幼儿园的教学推崇小学化,没有正规的幼教课本,也没有开设适合幼儿的课程。武月仙来园后,大家都对她寄予厚望,时任园长李水花也对她委以重任。没有课本,就自己编写每节课的教程。她教识字、算术、简笔画,编儿歌,但凡自己能琢磨出来的都会教给孩子们。当时机关幼儿园采用混合编班制的方式进行教学,三十来个幼儿不分年龄大小同在一个教室学习和活动。她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教学任务。其他人也各尽其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幼儿素质得到了明显提高。
  1979年的国庆节联欢晚会及三级干部表彰会上,机关幼儿园孩子们表演的“三句半”、“新疆舞”等节目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一致好评。
  机关幼儿园以崭新的面貌进入了全县广大人民的视野,同时也进入了它的发展期。1980年春季开学时,入园幼儿便由原来的大约三十名增加到了九十多名,达到了最大化班容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对幼儿教育越来越重视。县委、县政府要求每个大队至少要成立一所幼儿园。为了解决当时师资极度缺乏的难题,1980年6月下旬在涌泉公社涌泉大队幼儿园举办了武乡县有史以来的第一届幼儿教师培训班。时任分管教育的县委副书记韩国华、宣传部长杨效金、妇联主任王焕珍、县教育局分管幼教工作的干事李富景等出席了开班仪式并分别讲了话。领导们都强调了此次培训的重要性,对此次培训寄予了殷切的希望。受邀而来的晋东南幼师车美林老师讲授了幼儿教学中技能技巧的运用。涌泉大队幼儿园园长李女儿给大家分享了农村办园的经验。武月仙讲授了幼儿心理学和幼儿卫生学并承担了识字、算术等课程的全部示范课教学,她理论联系实际的讲授方法使所授内容很容易被学员真正接受。培训结束后,全县绝大多数的大队都成立了幼儿园,参加培训的近五十名教师都成了这些幼儿园的骨干力量。
  1980年2月,为加强机关幼儿园的领导力量,县委、县政府决定为幼儿园增设副园长岗位,由魏三娥担任(她于1983年12月退休)。
  1981年春,县委、县政府又要求每个村都成立幼儿园。为了确保所有的村办幼儿园能顺利建起,在县委党校举办了武乡县第二届幼教培训班。每村除一名教师外还必须有一名村负责人参加培训,总人数将近二百。武月仙受县教育局和县妇联会的指派承担了此次培训所有理论课和实践课的教学。
  这两次培训工作为全县的幼儿园培养出了急需的师资力量,绝大部分的乡村都建立起了自己的幼儿园。我县幼教事业也呈现出了全新局面。这是武月仙一生都感到自豪的事情。
  1984年6月1日,原任园长李水花离休。武月仙被任命为机关幼儿园园长,负责全面工作,刘书梅任副园长。同年7月武月仙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机关幼儿园党支部成立,刘书梅任党支部书记。
  “在其位,谋其政”,她开始认认真真思考幼儿园的发展。教师队伍里新增了1980年8月毕业分配来园的籍桃英、1982年11月毕业分配来园的李慧菊和1984年8月毕业分配来园的孙红英。她们都是幼师毕业,拥有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机关幼儿园整体教学水平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是在园幼儿的数量却无法增加,因为既缺教室也缺午休室。
  这是发展的瓶颈啊!夏天还好说,可以按年龄把幼儿分成大小两个班,一个班在室内上课,一个班在室外的荫凉处活动。到了冬天,孩子们就只能挤在一个教室里,两个混合班轮流上课。原来有十个孩子上灶,供休息的只有十张幼儿午休床。越来越多的孩子想来午休,床位严重不足,每张床上就需睡两个或三个幼儿,或者只能让幼儿轮流睡觉。有的孩子坐着坐着就悠悠地打盹,值班老师只能叫醒早睡了的孩子,把打盹的孩子放到床上。
  摆在武月仙面前的首要任务便是解决园址的问题和改善办园条件。
  这谈何容易?
  她首先向有关领导和县长、书记递交了请示。希望能及时解决园址的问题。她一次次地反映情况,引起了县领导的重视。很快,在县委书记郝永和的亲自协调下,武月仙用全园多年来积攒下的一万元钱买下了借住了了二十五年的院落。
  园址有了,接下来,便是要改善办学条件。她很想在院内盖一幢楼,于是她又一次向县委、县政府和县财政局递交请示,请求帮助解决建设所需资金。当时的副书记韩国华,副县长张怀照、妇联主任王国英、公安局副局长籍先菊等县里领导的孩子都在上幼儿园,他们对幼儿园的情况都非常了解,也都帮着呼吁。但由于县财政资金紧张,事情一直没有多大进展。
  她只能锲而不舍地找各位领导。
  终于,事情出现了转机。
  有一天,她再次去找郝书记时,常委们正在开会。武月仙觉得领导们都在,正好能解决这个问题。虽然可能碰钉子,但为了孩子们能有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也为了帮家长们解决后顾之忧,她有勇气也有力量。一切为了孩子,她坚定而自信,一直等在会议室门口,想好了要说的话。在会议要结束时,她鼓足勇气走进了会议室。
  郝书记看到她便问:“你来干甚唻?”她说:“我想和领导们说说幼儿园建设的事情。”她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又说了多次向领导们反映尚未解决了问题的实情,同时也列举出部分领导知悉此事但无力解决的现实。
  “今天,各位领导都在,希望领导们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她恳切地看着领导们,说出了这句已经说了很多次的话。
  郝永和书记对其他常委说:“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了哇?”
  大家纷纷点头。
  郝书记转身对武月仙说:“这事得办。我这几天忙,你过几天再来找我,我怕忘了。”
  几天后,她再次找到郝书记,郝书记批示:在县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拔一万元给幼儿园作为工人工钱,建设用的材料就用拆了大礼堂的旧料。
  看到这个批示,武月仙高兴极了,梦寐以求的教学楼已经在她脑海中浮现了。
  说干就干!立马进行设计、筹备。因原任会计兼出纳的董双贵于1984年2月退休,她让李慧菊暂任会计兼出纳(1985年2月魏菊英调入幼儿园任会计,李慧菊正式任出纳)。又马不停蹄地找来工队,拉回了大礼堂拆下的旧料,买了水泥和砖及其它所需的建筑材料,一切就绪。
  三个月后,这幢开间六间、上下两层、面积共计三百多平米的小二楼就竣工了(后来人们习惯叫它南楼)。一层是三个教室,二层是教职工的办公室。见到的人都说:“这楼盖得实在好,效率高啊!”她听了开心极了,但又有些许的酸楚。
  这赞扬声背后的辛苦有多少人知道呢?她忘不了为了能尽量多省些钱,每花一分钱都要犯思量。一斤胶水多钱,一个工多钱,都要象菜市场买菜的大妈一样和人家讨价还价;也忘不了为省钱,她还亲自带领大家一起用平车拉土方。张桂花、崔乃成、石应莲、籍桃英、李慧菊、孙红英等当时都参加了劳动;更忘不了这些同事对她工作的支持。她们的辛勤付出应该永远被后来者铭记。
  教室有了,教师办公室有了,室内却空无一物。幼儿没有上课所必需的桌椅板凳,教师也没有办公用具。买这些东西倒是简单,但手头的钱太紧了。虽然县财政局又给追加了一万块钱的建设经费,但支付盖楼工队的工钱用了一部分,又想着能尽量抠下些钱用以增添些活动器材。武月仙舍不得一下把钱花完。
  怎么办?
  她记起还有些旧木料。对,打制些办公桌椅。
  很快,她请来木匠师傅,用盖楼剩下的木料为幼儿打制了桌椅板凳,(后来这些板凳中的一部分流失在外,至今在宝塔街的钉鞋摊子上还能见到它们。)为教师打制了办公用桌椅,六个书架和供休息用的六张床和六套沙发。配齐了最基本的办公和教学设施。
  另一件急需做的事是要提高园领导的管理水平和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要发展,就不能闭门造车,就要出去取经。
  1985年3月,武月仙参加了长治市教育局和市妇联会在晋东南幼师举办的园长培训班,在那儿她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培训回来后不久,她又带领全园教师去长治市健健幼儿园,即当时的地委幼儿园进行参观。期间不仅听了观摩课,还参观了该园的体育、美术、和音乐活动室,大家都受益匪浅。这些培训和学习,既是老师们教学观念转变的一个契机,也是机关幼儿园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更是武月仙办园理念和管理理念的一次飞跃。
  1985年5月1日新楼正式启用,学生人数由九十人激增到了近二百人,分了大、中、小三个班,结束了混合班教学的历史。班级管理实行班主任负责制,班主任分别由籍桃英、李慧菊、孙红英担任,开设课程由原先识字、算术、游戏三科变为语言、计算、绘画、品德、游戏、体育六科;增设了一个活动室,除滑梯、转转车外又新增了一些活动器材。
  幼儿的园内生活日渐丰富。各公社不断派教师来机关幼儿园进行观摩学习,同时武月仙也与县教育局和县妇联会有关领导多次到各乡镇幼儿园进行督察和指导。
  机关幼儿园的示范引领作用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同年被县委、县政府评为“武乡县县级示范幼儿园”。
  1986年1月,武月仙园长、书记一肩挑了。办园条件有了初步改善,但要想把幼儿园的各项工作搞上去,就必须要做到有章可循、依章治园。她和其他园领导班子组织全园教职工认真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学习新的教育、教学、管理理论,结合园内实际制定了各项规章制度,有《机关幼儿园工作规程》《幼儿一日生活制度》《文明班级评比制度》《财务管理制度》等,并制作了制度牌,悬挂在了教室和相应的办公室,让每个人时刻牢记自己的职责和责任。
  从此以后,机关幼儿园走上了规范化办园的道路。
  为了增强全园教职工的凝聚力,武月仙注重抓党建工作,重点培养并发展了青年教师李慧菊和孙红英成为了中共党员。
  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本着幼儿园要更好地发展的初心,她硬是顶住了那些想往幼儿园调的乡下非科班出身的教师。也正是因为她的坚持,幼儿园只接受正规学校毕业的幼师生。幼儿园教师的素质个个都过硬,这也为机关幼儿园后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86年12月,武月仙生病了,需做手术。临行前,她提名由张桂花担任副园长,主管教学工作;由刘书梅副园长代管全园事务。即便如此,她仍时刻记挂着单位的工作。
  三个月后,她就返回了工作岗位,工作依旧尽心尽力。
  她着手从各个方面提升幼儿园的品味。
  课程设计上注重实物教学。比较抽象的课程内容在教学时用诸如苹果、红枣、小木棒等实物,没有实物的如品德教学就用图片展示。
  在重视幼儿智力开发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幼儿素质的全面发展,注重寓教于娱、潜移默化。
  至今她还记得籍桃英老师曾教唱了一首儿歌《我不告诉你》。歌中唱道:教室外边风声起,噼里啪啦下大雨。外面有个小板凳儿,我把它搬进屋子里。老师问我谁搬的?是谁这样爱集体?我说,我说我不告诉你。这首儿歌曲调欢快,很受孩子们的喜爱,娱乐了身心,也达到了教育幼儿爱护公物的目的。
  注重各学科的融会贯通,把音乐、体育、美术这三科所学知识结合起来,指导孩子们编排各种节目,实现了幼儿知识向能力的转化。年轻教师们新方法、新理念的运用让机关幼儿园在同行中脱颖而出。
  在园内成立了家长学校,构建了学校、家长、社会“三位一体”的教育网络。
  武月仙不怕苦、不怕累、敢做敢当的实干精神都被领导和群众看在眼里,1986年12月,她在县妇联会的年度总结大会上受到了表彰,并成为武乡县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
  作为一把手,武月仙始终秉承这样的原则:公平公正、客观看待每件事、每个人。轻松愉快的氛围下,大家心情十分舒畅。人人争先,个个奋进,全园风清气正。机关幼儿园越来越被家长和社会认可。各乡镇幼儿园都派教师来观摩学习,外县的幼儿园也组织教师来交流取经。
  机关幼儿园声名大振,1988年8月被长治市市委、市政府评为“市级示范幼儿园”。
  成绩是令人鼓舞的,但问题也越来越凸显。要求入园的幼儿更多了,可教室少,午休室还是原来的十几张幼儿午休床,厨房也无法扩建,各科都没有活动室,无法满足社会需求。于是,武月仙园长下定决心要进一步改善办园条件,想把原先的两进院落拆除,在这个园址上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即后来大家习惯叫的北楼)。
  有了这种想法,她就向县委、县政府领导反映情况并递交了请示。当时领导们都赞同她的想法,但表示由于财政紧张,无法解决建设所需资金。于是,她又向长治市财政局呈递了扩建请示,希望市财政局能给予解决建设资金。
  在随后的两年中,她和其它园领导及财会人员多次向市财政局领导反映情况。终于,在1989年9月,这一问题得到了解决,市财政局给武乡县机关幼儿园拔付扩建款三十万元。
  资金一到位,武月仙立即着手进行拆除、清场工作。上冻前就打好了地基,1990年3月开始进行楼体建设。同年8月建筑面积约一千多平米的主体工程全部完成,并新建三间厨房。同年11月,整栋楼的装修全部完工,内外墙的墙面都刷了乳胶漆,一楼水磨了地面,二楼和三楼都铺了地板砖,入住条件已基本具备。但因资金不足,内部设施没有完成配套,未能投入使用。
  1990年12月,因长期繁杂的工作,武月仙又一次病了。看病前,她任命了李慧菊为教导主任,协同张桂花副院长一同负责园内事务。当时园内教师有老一辈张桂花、崔乃成、石应莲、段瑞红,新一辈有籍桃英、李慧菊、孙红英和郝向英(1989年12月分配来园)四个幼师毕业生,正可谓是兵强将勇;已投入使用的南楼、即将投入使用的北楼和新盖的厨房使一所原先破破烂烂的幼儿园彻底改变了园容园貌,具备了促进幼儿身心健康成长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和设备条件。她心里好高兴。可是,病情让她暂停工作了,她心里不舍啊。
  出发治病。1991年3月,李慧菊主持园内工作。病愈归来,她的身体大不如前了。
  1996年3月,李慧菊正式被任命为园长,武月仙为党支部书记。
  2007年,武月仙退休了,但她永远不会忘记在幼儿园度过的那些激情岁月。忘不了全园教职工在艰难岁月里的艰辛付出,更忘不了孩子们那一张张欢乐的笑脸。
  在她任期间,幼儿园获得诸多的荣誉,县级“红旗单位”、“先进集体”,“县级示范幼儿园”、“市级示范幼儿园”等,她自己也获得了县级“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市级“先进工作者”、“三八红旗手”等荣誉。不过,她一再谦虚地表示,这些别写了。后几经沟通,记录了下来。
  如今,她这棵生命之树依旧繁茂。她关注国家,关注时事,关注每一件热爱的事情。虽已古稀之年,但那喷薄而出的热情却一如年轻时。她微笑着讲述过往,仿佛还是当年那个激情四溢、热血沸腾的园长。她倾注了半生心血的机关幼儿园已经成了“省级示范幼儿园”,这让她很是欣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晨曦伴我
下一篇:清明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