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习惯

习惯

每个人在其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有自己的习惯。学生时期有学习习惯,工作了就有工作习惯,而且习惯的养成,往往与其生活的环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在机关工作,多年来的机关生活,就使我养成了一种很能适应这种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处处暗藏凶险,无时不有勾心斗角的机关生活的工作习惯——那就是每天上班后总是站在我临窗的办公桌前若无其事、若有所思的观察机关前院的一切动静。因此,二十多年来,无论我的办公室如何变动,我总要将我的办公桌放在临窗的位置上。这个习惯,使我能混在机关如鱼得水,给我带来无尽的好处,使我难以割舍,难以放弃,只要我在机关上班,我就离不开这一习惯。
  说起我这一习惯的养成,我还得感谢我初到机关上班时我的首任办公室主任。那年,我父亲退休我顶替来到了机关被分配在办公室当秘书。那时机关人少,办公室就我和主任及一个财务、一名司机。我和主任的办公桌相对拼在一起放在临窗的位置上相向而坐。主任总是埋头写材料,而他交给我的比如写简报啊、通知啊,简单的工作安排啊等等写作任务,我三下五除二写完后交给他,他总是看不上,还要一边修改一边教导我,什么句子不通顺啦,逻辑关系不清楚啊,意思表达不明白啦,以至于连错别字,错误的标点符号都要给我一一挑出来,唠唠叨叨的叫人听着心烦,于是,我就站起来,眼睛看着窗外,任凭他唠叨。渐渐的,他也不唠叨了,也不再给我任务,我就没事可干了。可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整天埋头干活又感觉很不自在,也很乏味,于是就又站起来扭头看窗外,对他视而不见,任凭他忙碌。这时间一长,还看出门道来了,比如,我看见局长出去了,估摸着一时半会回不来,我就偷偷的从机关“消失”一会儿去办以下我的私事,等到局长回来了,我又出现在我的办公桌前,拿上一个文件之类的东西做出办公的样子,所以,无论局长何时到我们的办公室,都会看见我在踏踏实实的工作着,对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从不批评我。渐渐的我就养成了每天上班后,有事没事朝窗外看的习惯,对局长的行踪规律掌握的越来越准确了,在机关生活的也就越来越自若了:当我估摸着局长外出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时候,我就放心的去办我想要办的事,或者端上一杯茶去机关别的科室天南地北的侃一会,什么美国总统的绯闻啊,基地头目本拉登患上肺炎啦,某某明星在民间的小情人啦,股市泛红又要跌啦,本市某某领导和中央某领导是儿女亲家啦等等国际国内、经济、生活神侃一番,当然免不了探听本局的诸如人事调动、福利奖金、领导脾性等对自己相当有用的内部消息、传闻轶事,议论议论本局某些混的“过香”人物的是是非非,既增进了和同事们的感情交流,又获得了不少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而且,我即使在别的办公室闲侃,也会下意识的站在窗户跟前,不时的向外张望,当我发现局长刚踏进机关大门,我就会立即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要是局长较长时间外出归来(比如外出考察),我会在第一时间发现他进了机关大门,并在他刚刚打开他办公室房间的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嘘寒问暖,送去一壶热水,抹掉他办公桌上的浮尘;要是局长高兴,还会不失时机的将机关近期情况、职员的思想动态及个别人的种种表现汇报一番,把局长想要知道的和我想告诉的十分得体的报告给他,自然免不了见云说雨,加盐调醋,更不会忘记恭维局长,恰到好处的表扬自己。这样,局长既看到了我工作表现上的“踏实”与“勤勉”,更看到了我对他的“忠诚”,你说,能不喜欢我吗?
  靠着这一习惯,我的一双眼睛和大脑,就像组合成的一个摄像头一样记录着机关发生的一切。每天里,谁迟到了,谁早退了,下属几个单位的头头有谁来局里可能找局长了,外单位、社会上有谁来局里了,大概可能是为了某某事找某某人了等等别人看来不屑一顾的碎事破事都被我记录了下来,印在了脑海里,并时刻进行着综合分析研判,梳理对我有用的信息,贮藏起来,关键时候,信手拈来,就成了我攻击别人,保护自己的武器。而且,只要我需要,我还会利用我所掌握的信息资源制造出种种“小道消息”或各色故事,个个有鼻子有眼,保管在机关掀起各种不同色彩的风波浪花,叫某些人坐卧不安,日子难过。
  那年,我们局里要提拔一名办公室副主任,按理,我在办公室秘书的岗位上已经好几年了,也该提拔了,可偏偏有人说我文字功底太差,写不了材料,恐怕难当此任,另一个科室的一个大学毕业戴眼镜的“秀才型人物”倒成了我极强的竞争对手。如何能保证我在这一局竞争中胜出呢?我立马翻出了我靠“习惯”所掌握的信息库,开始了我的运作,不,准确的说是“创作”。
  我记得有一天上班不久,就有一名颇具风韵的女子走进了机关,好长时间,直到快下班时才出来,而且是“眼镜”陪着,两人又说又笑的,甚是亲密。走到大门口时,“眼镜”竟然还在那女子的后背肩头拍了一把,那女子嬉笑着不知说了些啥,颇像是打情骂俏的样子。分手了,那“眼镜”还站在大门口,望了那女子离去的身影好一会才转身回了机关。我于是就用这一珍贵的镜头,立即给他演绎出了一段“婚外情”的绯闻,利用在与同事们闲侃时不经意间播了出去,当然是有鼻子有眼,情节颇为生动,很合机关人的胃口。不长时间,有关“眼镜”的桃色新闻就在机关传得沸沸扬扬,而且是越传越玄乎,越穿越象有那么一回事,可谁也不知道来源,反正那女人来过机关是事实。有人还说那女子是“眼镜”中学同学,是“初恋”……终于,这绯闻传到了“眼镜”的妻子耳朵,他家后院起火了!他妻子不但找到局长说理,而且跑到人家那女子单位大吵大闹了一番,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这下,局长生气了,反倒认为还是我老实不惹事,并说,每个人都有他的特长和优点,像我,工作踏实、勤快,就很适合办公室工作。于是,我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副主任而“眼镜”不但没有被提拔,还调到下属一个单位去了。没过两年,我就又混到办公室主任的宝座上了,你说,我这个习惯好不好?管用不管用?
  不过,我这个习惯也给我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好多人都在背后说我这个人很“可怕”,没有人愿意多和我说话,我在机关里越来越孤独了。那次提拔副局长搞民意测评,我仅得了一票还是我自己划的!你说我如今背不背?好在这民意测评在“组织”和领导那里只是被看成是一个方面甚至是一个“必要的形式和程序”,并不起多大作用,起作用的主要是领导的看法,领导是代表“组织”的。我这些年凭着这一习惯赢得了领导的好评和组织的肯定,我就什么也不怕了,反正有领导替我操心,有组织对我的关怀和培养,我怕什么?得了一票不照样提拔吗?
习惯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日记原篇8
下一篇:新冠来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