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疫情面面观

疫情面面观

疫情近三年,算起来写了差不多有十篇有关疫情的文章。曾经发誓再不写此类文章,但今天,还是忍不住要写。因为,这段时间,头脑里确实装不进别的东西,除了疫情还是疫情。
  
  连续几天加班加点终于告一段落,昨晚躺在宾馆洁净舒适的席梦思上,别提有多舒服,让疼痛的腰身,僵硬的膝关节,有些肿胀的手指,得到彻底缓解轻松。
  迷迷糊糊中,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声从过道传来,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躺在床上懒得动。后来得知,先前入住的每人一间,最后房间不够用了,领导需要调整,得到一些人的抵制。当领导强行压制时,就出现这一幕。
  谁不想一个人住,我也提出过要求,当得知房间不够时,我只有一个奢望:但愿同屋的鼾声不要太大。
  还好,同屋的鼾声的确不大。第二天他说我鼾声很大时,反倒弄得我不好意思。
  为这么点小事不顾斯文地大喊大叫,实在有失体统。
  
  每一次大的疫情来临,总要辛苦那么几天。医院总有不合格之处,永远需要改进再改进。
  九月底,整个城市疫情近乎归零,很多小区解封。但因为所处的是黄码医院,我家小区虽说解封了,却依然不能回家。正发愁已经入秋了,还穿着夏天的短裤短袖时,妻子打的送来外套衣服秋衣秋裤。
  
  大家惦记着哪天社会面彻底清零,就可以回家了(这三年封了无数次,每次都是这样。总要比社会面迟滞一星期才可解封),可还没过几天,疫情又开始蔓延,而且蔓延的程度出乎预料。甚至蔓延到许多内地省份,造成很坏的影响。国家加大防疫力度,内地医疗队千里奔波驰援新疆,整个乌鲁木齐又一次进入无休止的静默状态。
  
  十月初,医院紧急进行大面积改造,雇佣二十多个民工把一楼三楼大厅几天时间改完为方仓。作为后勤人员,仿佛回到第一次疫情改造时的情景,加班成了常态,我的膝关节病又一次复发,只好每天一片“依托考昔”坚持着。
  
  一星期改造完毕,医院宣布为红码医院,开始接诊确诊病例。红码医院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很清楚。小区负责人在群里特地发了本市红码医院的网上链接,妻子看到了,电话调侃:你们医院成红码了,你现在就是想回家小区也不许进。
  
  回家的念头彻底打消了!
  
  为防止感染,整个楼层全封闭,全员住宾馆。员工食堂撤销,由餐饮公司统一配送,上下班车接车送。医院到宾馆步行也就十分钟路程,但不允许私自行动。进入楼层人员,无论医护保洁还是工程维修,防护服口罩面罩手套鞋套一应俱全从头到脚全部武装。
  
  一位朋友打来电话,说她女儿被借调到我们医院,已经两个月了不能回家,成天呆在房间吃不好睡不好,没有自由情绪很不稳定。女儿很年轻,不到三十岁,她担心承受不了出现焦虑症,每天通过视频电话安抚女儿。我告诉她,医院每个人都一样。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在强撑着。后来她在微信说,女儿现在住宾馆了,上下班路上,每天还能和同事聊几句天,在车上看几分钟街景,心情稍微好点了。
  
  这段时间,医院每天涌进大量抗疫物质,后勤人员没黑没明地加班加点搬运。住院部人满为患,保洁人员工作强度加大,病房医疗垃圾堆积如山。情急之下,领导带着后勤人员穿上隔离服亲自上阵,忙碌了几天,才得以正常运作。
  
  这几天,医护后勤不断有人中招,我们工程维修人员有几个核酸异常,虽被隔离,却也不能躺着修养,每天还得穿着防护服坚持工作。
  
  国家投入如此大的人力财力控制疫情,我们没有理由选择躺平。非常时期,工作总得有人做,这是一个人应有的社会责任,更是一个人的德行使然。这时候退缩,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人民网的一篇文章,明确表示:面对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躺平不可取,躺赢不可能”。我在想,既然“躺赢不可能”,国家投入如此大的人力物力是为什么呢?后来明白了,国家这样做只想将病毒危害降到最低,给国人一个相对平安自由的环境。如果彻底“躺平”,任由疫情泛滥,局面一定失控,一定造成许多的人间悲剧。
  
  一位以前的同事说他在单位封了三个月了。一开始单位食堂开着,每天三顿饭还能保证,后来单位全员放假食堂关门,买了几箱方便面,十几个馕轮换着吃。泡面吃腻了,干吃;干馕吃腻了,泡着吃。整整两个月吃不上新鲜蔬菜,身体缺少维生素,出现口腔溃疡。我说,可以通过所在社区联系搞点蔬菜,他说,给了菜也做不了饭,没有做饭设备。想要黄瓜萝卜拌着吃,社区每次都是蔬菜包,贵的要死,能生吃的很少。
  一位公务员朋友,断断续续在家封闭两个多月了,心情很不爽。对政府的管控措施很不以为然,言语激动牢骚满腹。我静静地听他诉说了很久,说心里话,对这么长时间封闭我比任何人更能感同身受,心里的怨尤更大更多。可又能怎样?我不是决策者,改变不了大环境,我只能尽力做好自己,干好自己的事就是对防疫做贡献。我告诉他:知足吧,除了没自由,每月高工资一分钱不少,多好!我们经常加班,一分钱加班费没有,还不照样得干。再看看那些困在家的人一分钱不挣,还得为房贷车贷社保生活发愁。和他们比,你好了几十个档次。
  他半天不说话,过了会儿说:看看成都,那么大城市发生疫情,十多天管控结束,整个城市生活就恢复正常了。哪像我们……
  
  这两天,网上一位马姓社区主任在群里的惊人发言引起众怒。这样奇葩的“主任”在本市绝不止一个,他们听不进不同意见,不体察民情民怨,凭着手中的那一点权利,一味地用恐吓语言压制民怨,只会使问题更严重,疫情更泛滥。
  
  疫情面前,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加班加点舍小家顾大家,几个月回不了家,吃不好住不好,大家虽有怨言,却依然坚守岗位。
  疫情期间,无数志愿者,不辞辛苦,肩扛手提一趟又一趟,给每家每户提供必要的生活物质。
  疫情期间,几百万市民,尽管因为种种原因心里不快,总体上依然做到遵纪守法,认真配合疫情政策。
  作为决策者,应该为有这样勇于奉献的医护人员、社区志愿者、遵纪守法市民朋友感到骄傲自豪,而不是因为老百姓一句怨言而龙颜大怒。
  
  乌鲁木齐被内地人调侃为“核酸之都”。两年了,核酸检测从未间断,竟然发生大面积病毒蔓延,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前几天市卫健委领导发言证实存在问题,承诺改进。但愿这次能够接受以往教训,科学精准地防疫,尽快还市民一个正常的生活工作环境。
  
  前多年的防爆防恐,给新疆经济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很多年轻人宁愿上内地三流大学,也不愿在新疆上九八五、二一一,这是新疆人口锐减的主要因素。后来国家采取点对点支援方式,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扶持新疆经济。应该说,防爆防恐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使得经济建设得到长足发展,遏制住人才流失现象。但这次的疫情防控做的却不尽如人意。这几年,中央不断从内地发达省份调人进入新疆高层,其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把内地发达省份的先进思维模式管理模式带给新疆,但效果并不明显,究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我依然相信,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大家只有一个心愿:希望新疆尽快走出疫情阴霾,如此久拖下去,不仅影响了经济发展,更会凉透人心。经济尚可恢复,人心凉了,要再暖热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疫情面面观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关于比较
下一篇:闲话韩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