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12月的时光

12月的时光

壹•
  
  光年之外,是梦开始的地方,一朵花贴紧一朵花,一缕阳光牵着一缕阳光。仿佛在那里,我可以随意地置身世外,每走一步,空气里都是芬芳。
  
  忘记,其实是很艰难的事,越想要抛却的,越是分外清晰。或,待经年至暮,摇着老旧的蒲扇每每讲起时,那些念,才是真正的离去。
  
  不喜欢在清寂的夜里说寂寥,因为我享受着每一分孤独。有时候,在心里与自己说话,也是件很惬意的事。
  
  冬愈深,依旧不习惯四周层层的寒凉,但却矛盾地希望,夜,可以再长一些。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
  
  贰•
  
  长夜清寂,任由梦,带着虔诚的灵魂飞过十万米高空,去寻找已然丢失的记忆。
  
  燃烧在岁月里的烟火,依旧忽明忽暗地重叠、再重叠,将一颗稍显疲惫的心呀,熏得没了追逐的方向。
  
  空气里依然清冷,而有时又很喜欢这样的清冷,清冷,能使梦从混沌走向清醒。
  
  时常,会觉得生活很累,但我们却都依然努力地活着。脚步很重,所以,留在身后的足迹,也很深。
  
  这些时日,阴晴各半,心,便也跟着浮浮沉沉。
  
  经年远行,在静默中学着让自己不再只是回望。心头迎光,那个或近或远的前方,仿佛就有花香。
  
  只是呀,依旧习惯着将沉默继续。除了于生活中的琐碎,一切,都停留在静音键。
  
  常想,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生活在繁华世间的。若可倒流时光,我会选择一个人、一方陋室,看烟火尽燃。
  
  叁•
  
  冬天来了,天气冷了。桂花们大多数在秋天里就把香气散尽,现在也敛了心神开始过冬了。可我家后花园还是有那么几棵桂花,从秋天到冬天不厌不倦地一直开着,香着。真是长久啊。
  
  和他说起这桂花的时候,他回我说:“这花有早早地开,却开到很晚的。反正花可能也是担心,有早来闻香,有晚来闻香的吧。”
  
  于我,他就是个自带香气的男子 。早来晚来,都能闻见他笔墨里散发的缕缕清香 。
  
  那时候,我刚刚看完他很多年前出版的一本书。并且和他说看那书里小说的感觉,真是心情一点都不明亮,甚至有些小压抑。哪像他现在的字,明亮亮的开阔,读了以后总是让人心动又向往。
  
  他说他那个时候的小说,最好不要看。写那些故事距离现在有十年的时间了。后来不写小说,用来’修炼‘了。说对现在修炼的结果还算满意。
  
  肆•
  
  我在他旧日的故事里,看到一个骄傲的男子,身体里装满了飞禽小兽,撕咬着他的内心。它们彼此相爱 ,却又互相伤害。他用寂寞,矛盾,挣扎,消沉,隐忍,演绎了一场又一场的爱情故事。可是,所有的故事,都没有完美的结局。
  
  而如今,他的字,干净,平和,柔软,温情,浪漫。这是他用漫长细碎的光阴,修炼出来的美好情怀。
  
  回头看看自己的字,也是阶段性的文字革命呢。从文字忧伤疼痛满篇得让人生厌,到热烈,隐忍,挣扎,甚至是不安的爱情渴望,在文字里起伏。直到现在的平淡无奇,烟火琐碎。
  
  伍•
  
  我知道,作为一个书写者,要善于开拓思想,不能让文字局限在某一种框架里,才会有更好的书写空间和发展空间。我的文字太过小情小调,太过真实了。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会隐藏情绪的人,总是喜欢就说喜欢,不爱就说不爱。所有的思想与情绪都浮在水面,一眼尽知。也试图改变这样的自己,却总是屡屡失败。总是口不择言,我行我素的畅所欲言。
  
  也发现越来越不会写字了,哪怕简短的说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写。于是就给自己找个懒惰的借口,放任自己。
12月的时光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黑人白话之十七
下一篇:归来的季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