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古今飘雪

古今飘雪


   在往年,此时应该是大雪飘飞,田野皑皑。如今已近年关,仍不见有大雪纷飞的日子,让人不免有些遗憾。尽管自己的身体特别怕冷,惧惮寒冷的冬季,可我依旧喜欢冬天里的雪,喜欢“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妙雪景。
  中国人只要一遇上雪,心中便萌生了无限喜悦。翻开古籍,可谓处处见雪,充满喜悦。
   《说文》中“雪”的字形是“䨮”,“凝雨说物者。从雨,彗声。”段玉裁注曰:“说,今之悦字,物无不喜雪者。”唐·张说《奉和圣制义成校猎喜雪应制》有:“星为吉符老,雪作丰年庆。喜听行猎诗,威神入军令”,这是谷物喜雪;唐·杜审言《送高郎中北使》有:“马衔边地雪,衣染异方尘”,这是马喜雪;唐·储光羲《使过弹筝峡作》有:“鸟雀知天雪,群飞复群鸣”,这是鸟雀喜雪;宋·郑侠《和孟坚二月晦同出城》有:“江梅初弄雪,垄麦旋收新”,这是梅喜雪;宋·杨公远《四用韵十首其七》有:“瓦盆常貯酒,雪水旋煎茶”,这是茶喜雪;宋·田锡《中夜闻泉》有:“烛烬垂花飘砚席,月华凝雪映帘栊”,这是月喜雪。
  其实,说到底还是人喜雪。炎黄子孙从民族血脉里就赋予了雪独特的内涵。
  
   二
  雪,更像一位风尘仆仆的老者,穿越历史的厚重,湮漫宇宙的苍茫,从五千年远古,泼泼洒洒,悄无声息,扑天盖地而来。
  没有一场雪不是孤独的,尤其是唐朝的那场雪。那场雪把三十二岁就登上人生巅峰的柳宗元赶出了长安,吹冷在风尘仆仆的贬谪的山路上。据说他得罪了大唐最有权力的人——唐宪宗,唐宪宗至死而也没有原谅他,但同时也成就了他。历史悲情之处在于:个体的悲剧往往会成为民族文化的财富。所以当稚童在或古或今的书房齐声朗诵“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旷古诗句时,他们并未曾体味到柳宗元孤独的高贵,并未曾想像“江上雪,独立钓渔翁”的悲凉。
  而韩愈却因上《谏佛骨表》,触犯“人主之怒”,几被定为死罪,经裴度等人说情,才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何等悲凉;“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何等忠心;“云横秦岭家何在?”何等不舍;“雪拥蓝关马不前”,又何等艰难。知此一去,难有归期,只好叮嘱侄孙湘“好收吾骨瘴江边”,何等赤胆忠心。
  而高适、岑参这些天涯游子则骑乘瘦马风尘仆仆赶在西风古道,过了阳关,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大清早,推门一看,“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雪花,竟这般冰清玉洁,天上人间!“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别时提剑救边去,遗此虎文金鞞靫。”李白也在风尘仆仆赶路,心中充满豪气。一杯烈酒,便驱散孤独,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他们心中充塞着报国杀敌,建功立业的热血,他们并不孤独,“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就像宗白华先生说的:“在汉唐的诗歌里,都有一种悲壮的胡笳意味和出塞从军的壮志。”
  也有温情的雪,“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份雅致闲情,令人渴慕;“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份陌生的善良,令人感动。而我们在钢筋水泥筑成的森林里,夜晚来临,满眼都是五色的光,只能感受欲望带来的冰冷孤独了。大唐的孤独不冷!
  对了,唐朝还有一位赶雪的风尘老人,“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唐朝的雪终于从天上飘落到了地面。
  宋朝的文人也在不停地赶路,但他们的笔下很少写雪,即使像苏轼、辛弃疾、李清照、柳永这样的大咖,也绝无写雪佳作。倒是他们眼中的雨多了情感,多了意蕴!也许雪是雨的精魂,雨是雪的肉身,雪是雨的前世,雨是雪的今生。“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簑烟雨任平生”是对苏轼一生最好的注脚;柳永的“雨霖铃”是经典雨后离别之作,雪后写不出伤心意;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绿肥红瘦”与“瘦雪一痕墙角,青子已妆残萼”相比,哪个更胜一筹?他们都在风尘仆仆赶路,不是在贬谪的路上,就是在追逐的路上,抑或在逃亡的路上!倒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那场雪写得极好,“那雪正下得紧”,一个“紧”字,气氛全出。
  元朝关汉卿的那场“六月飞雪”应该是窦娥冤情的眼泪,“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明末士子张岱独往湖心亭看雪,算是失落心情的一次慰籍。
  清朝无雪。
  
   三
  及至现代,鲁迅先生写出“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新的语言排列组合出现,取代了传统死僵的语言,一种新的审美出现,预言一个新的世界。
  毛泽东《沁园春•雪》一出,举国震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这气势,这魄力,国民党文人,无一人能比。是的,一个旧的时代即将过去,历经爬雪山,过草地,上刀山,下火海的共产党人,终于越过历史风尘,迎来属于他们的苦难辉煌。“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遥想两千年前一个久战归乡的征夫突然感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定然会泪流满面,他也一定不会想到二千年后今天由雪带来的幸福。
  古往今来,雪给中国传统文化带来了丰富内涵,让这一自然现象和景观,有了生命,有了寄寓,有了灵动。
   可是,如果某一冬无雪,将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这让人又爱又恨的雪。
古今飘雪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