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疮痍时光

疮痍时光

人呐,从呱呱坠地,包了褯子穿了衣,就在世上吃喝喘气,人就无不沾染了尘世之埃。长大成人后,睁眼就奔利,伸手就想抓钱,于是”贪嗔”逐渐成了人的欲望。人活到了老而衰时,身也无力,心也无力。曾经满是“贪嗔”欲望的心,等到老了,才懂得了人在离世时,谁也不能带走半片云彩的道理。等离闭眼日子不远了,自己才发觉,原来闭眼的明天会什么都没有,或是甚至是连明天的时间都不会有。那就是所有的“有”都已“无”有了。就算你有能买来世上一切的财富,就算你有巨人的能量,也不能一定能把自己的明天照亮。原来,不管生命如何变迁,时光依旧逝水奔前。有谁能摁住自己的时光不流走?有谁能把自己的生命永远留住?可能还有人妄想把自己的灵魂不断轮回,甚至想把时光倒退——妄想把曾经的年少,曾经的张扬,曾经的梦想重演,那只是歇斯底里的狂想。
  空气不流动,就无所谓称为风,人生就像那无法停留的风,注定要离开颳过的地方。原来,人生就是一程疮痍的时光在世上流浪,没有一程疮痍流逝的时光,就不会有个人生命的时光。对于还苟活在这个世界的个人来说,能有明天,那一定还会是一段未知的疮痍时光
  《妈妈离我20年了》
  农历今天的日子,是妈妈离开我整整二十周年了!我忘不了这个日子,可是今天,我并不是觉得太悲伤,只是思念和回想。
  雪落无痕却能给大地形成一层覆盖。雪,用她的洁白神圣包容着地面上的一切,好像那包括一点溺爱的母爱。六三年,我要到八一农大读我不太喜欢的大学,可妈妈坚决要我去读,不容我犹豫。
  我走时带着的一个黄帆布的旅行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妈妈反复一件一件装进去的,好像装进去了那种恋恋不舍和放不下的心。临走妈妈又多给了我八元钱(我们一个月的伙食费8元,随便吃),我说,我拿的钱够啦。妈妈说:穷家富路,家里好对付……我从小最淘气,兄弟中我因淘气挨妈妈打得最多,妈妈打得疼与不疼,我都不怕,我最怕妈妈打我时她自己流泪。妈妈送我离家时,我不敢看妈妈的眼睛,怕自己的眼泪流下,再勾出来妈妈的眼泪……
  大学里,我写给家里的信由频渐少,而妈妈的来信却准时的一月一封。那是一股温烫的泉,从每封信里我都能吮入妈妈给自己的甘甜,当然,我也懂得妈妈那慈颜里对儿子的期盼——努力向前!
  今天,年近八十的我,回忆着妈妈的片片段段,喉间忽然一紧,鼻子一酸,一股热流冲入眼眶,从脑中滑过,又流入了心里。那句男儿流血不流泪的信仰早被我抛于脑后,但是,老而无泪了,只是把干涩的眼皮眨了眨,只是在心里默默无声的长长地喊了一句:老妈,儿子又想你啦,你还要保重,不用太久,儿子也会再去偎依在您的身旁,和妈妈叙叙衷肠,唠唠家常……
  窗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雪无声无息覆盖了一切,雪光的洁白神圣充斥着自己的眼睛,母爱的余热永远地温暖着着我的心。
疮痍时光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