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找妈妈

找妈妈


  找妈妈
  因为总是睡眠不好,我住院了。昨晚,我吊完水从长沙市四医院回家了,晚上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起来上网到半夜过后,感觉很疲惫了,想睡觉了,迷迷糊糊中我做梦了,我又梦见了妈妈。
  梦中,我看见妈妈和1923年出生的三伯妈在一起,三伯妈比妈妈大11岁,她们很开心地在外面走着。我跟在她们后面看着她们在外面开心地旅游。没有去打搅她们,在游玩的时候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竟然让她们走出了我的视线,妈妈丢了,我十分焦急地到处寻找她们。
  后来,我又找到了妈妈,没有了三伯妈。她和二伯妈等人在一起了,二伯妈是1930年出生的,二伯妈也比妈妈大4岁,妈妈是1934年的。我还是跟在她们后面走。不知道怎么搞的,她们最后都不见了,唯独只有我带着妈妈了,我们从梅家坳向南竹山方向走,还没有到南竹山地段,远远地看见路中央拦着拦栓,周边有7、8个人,我叫妈妈和我一起打倒,像是晚上,有着噗噗的月亮,拦栓周围的人一齐向我们追来,我拿着手机报警却找不到数字按键,我假装打通了电话,大声地对着手机说,110吗?我遇上了路霸,他们有7、8个人,这里是在什么什么地方……
  他们追近我们时,却惊慌失措地从身边跑过去了。
  我又看见我的满舅妈,还有已经嫁到城市里面的表妹辉也在满舅妈家,满舅妈家有很多人,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她给了我一撂零零散散的角票和分票的钱,要我分类整理好,……我无意抬头看见嫁到城市里面的表妹辉也在她家。表妹辉对我说,她(满舅妈)要算账,说她曾用过满舅妈家多少钱,满舅妈点点滴滴都记着账……满舅妈太抠。
  我拉着妈妈走了,不想呆在这里,我们继续往家里走,还是晚上,不知道是哪里有什么热闹看还是怎么了,有的地方人重堆,走着走着我又没有看见妈妈了,我对着人多的地方大声喊:妈妈!妈妈!眼观四处,耳听八方,想找到妈妈身影,想听到妈妈的回声,没有。我的喉咙都喊嘶哑了。
  我看到了弟弟,我问他,看见妈妈没有,又好像是什么活动散场了,弟弟等人只管赶路,没有理踩我。我走到路边张望,路旁边有很深的水坑,我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掉下去,再回头看妈妈在不在,结果没有看到妈妈了。我一直寻找,一直寻找,再也找不到妈妈了。
  我半梦半醒地,梦中突然知道三伯妈是不在了的,那么妈妈呢?她到哪里去了?我大哭起来。我的妈妈到哪里去了呢?我低头寻找着路边的深坑,没有看见妈妈,抬眼睛向着远处望,也没有看见妈妈,我嚎啕大哭地喊着妈妈。
  我终于醒了,醒来知道了,妈妈早已经不在人世了。摸着手机,打开一看凌晨5点,其实,我才睡了2个小时多一点。3点的时候,还在回复红网帖子的回复帖子。
  人在做梦的时候,悲伤和喜悦总是放大了的。然而,很奇怪的是,我这个晚上一直和妈妈在一起,好像妈妈始终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早上醒来,我一直沉浸在欣喜之中,我忍不住想将这个梦告诉老公又怕吵醒了他。据说在吃早饭前是不能讲梦里的事情的,如果不小心说出了梦境,这一天都不会顺利的。
  人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奇怪的是父亲过世五六十年了,不管我怎么经常想念,却一次都没有梦见过他。梦不到父亲,一直就是我的一个遗憾。梦里每次看见的都是我的妈妈。
  妈妈做了一辈子的农民,她一直就是那么善良、平和、劳碌,爸爸过世后,妈妈还是少妇,且知足安分。虽然一辈子没做出过什么让我们骄傲的惊天动地事情,但她给了我们六个兄弟姊妹一个完整而温馨的家。有人说我妈妈傻,愚蠢,是文盲。从31岁守寡,一直守寡到80岁去世。从中南勘察设计院宋总工程师口里面就知道,他说:你妈妈虽然是一个农村家庭妇女,但是,她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秀外慧中、蕙质兰心,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妇女的楷模。宋总工程师只比我妈妈小10多岁,他却一口一声的叫着“代妈妈!”
  我的妈妈一辈子从来就没有过闲着的时候,她不是在农田里,就是在菜地里。即使待在家里,她也是忙着做饭伺候人,喂猪、养鸡鸭伺候畜牲。老了老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她又迫不及待地走了。
  妈妈在的时候,我们家六姊妹只有我参加了工作,每次当我从单位回家去看望她的时候,妈妈总是要我和她一起吃顿饭,尽管只是加了一样小菜,也是她一份浓浓的爱。如果,你不吃饭就走了,她一定会说,我特意为你炒的小菜,不然我要吃好几天。妈妈一辈子勤劳节俭,而今,妈妈早已经去了,我却时常会想起她,怀念当年妈妈为我们种菜做饭的日子。
  从童年、少年再到中年、直到老年,妈妈给我们六姊妹留下的是慈祥温暖地微笑着的记忆。如今,却增添了一分揪心而难熬的思念。解决思念的最好办法就是见面,哪怕在梦里见一面也好啊。
  这次又在梦里见到了妈妈,我心里头真的很高兴很高兴,一整天都想跟他人分享我的梦境。早晨我回到病房后,我迫不及待地将梦里的情形说出来。我说晚上做梦梦见妈妈了,我在梦里把妈妈弄丢了,我到处找妈妈,寻找不到妈妈了,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地溜出眼眶了,33床的大姐姐走近我床边说,你是太想你妈妈了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哽咽着跟她简单说了几句梦境,然后就沉默下来。
  童年的时候,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如今,我们笑着笑着却哭了。
  我终于明白,有些东西,注定只能永远埋在心底,不可以轻易提起或碰触。不然,所碰触的,必然是自己深埋的泪水。
  
  母亲——凡人手记(2)
  姜老头
找妈妈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苦尽甘来
下一篇:第一次集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