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姜老头

姜老头


  初冬暖阳的光缓缓爬进卧室的窗户,旅经摆着些许杂物的床头,在姜老头油亮的额头驻扎,将他大半的短碎白发圈占。姜老头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伴着轻微的鼻息,记录了沧桑身世的双眼时张时闭,进行着一天当中为数不多力所能及的运动。
  
  姜老头是我发小姜枫的爷爷,农民出身,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在我们庄里他们那一代人中年纪也是排在前面的。论辈分,我得喊他“大爷爷”。他的眉目之间充斥着憨厚,双颊红润略肥,身材矮而结实,六、七十年时光留下的痕迹并不明显。这并不像是个被老天厌弃的人,如果仅从从长相上看。
  
  听老一辈的人聊起,姜老头的母亲是庄里出了名的会骂人,在田间跟人吵架绝不甘也鲜有败下风之境,父亲稍有逊色但也是此中好手。一辈子没上过学的姜老头小时候也常仿效父母,跟在他们后面学着骂上两句,逞逞少年雄风。后来有人猜测,之所以姜老头会有那些遭遇,十有八九就是因为小时候继承了这些不良的家气。成年后的姜老头老实本分,不曾作奸犯科,也颇受庄里人尊敬,却难免厄运缠身,出现这种说法也不乏道理。
  
  我和姜枫自小便是玩伴,家又离得近,口腹之需隔三岔五便在他家里解决。我尤其喜欢姜老头煮的清水面,味道和自家的着实不同,每次吃都要感叹称道,姜老头听完总是会露出神秘的微笑,仿佛这是他的不传之秘。后来才知道,他在下面的时候除了加盐,还要撒一些胡椒面。童年的单纯与略有不同的做法便造就了一道后无来者的佳肴。
  
  后来某天,家里仅有在做饭的姜老头,出于一时疏忽,煤气肆意地越狱行凶,因为天寒而紧闭的门窗更助长了其嚣张的气焰,把这个即将步入老年的汉子折磨得倒地昏迷。所幸家里人及时发现,姜老头并无生命危险,小脑有所损伤但无大碍,不过一段时间的歇养在所难免。此后我常去探望,真切地希望他早日好转,既是内心的祷告,也是口腹的诉求。
  
  等到我上学以后,与姜老头见面的机会骤减,他的近况多是通过周围人的闲谈获知。
  
  姜老头的儿子是开厂子的老板,他也经常帮着干点杂活。有一年冬天突降大雪,厚重的积雪压塌了厂子的铁棚,还在铁棚下干着活的姜老头惨遭横祸,直接被压倒在铁棚底下。冰冷的铁皮与积雪仿佛冰山一样压在这个老人身上,疼痛与寒冷交织肆虐,不过最终他还是以头皮擦伤与身体受创的代价站了起来,站在初冬的雪地中,站在季冬的尾巴上,站在春天的暖风里……
  
  想必我的祈求也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没过多久姜老头又如往常一样偶尔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在我去上学的路上,许多次看到他在外面坐着马扎晒太阳,脸上还是那如故洋溢着和气的微笑,曾经的悲剧仿佛只是一阵不留痕迹的微风,过去就真的过去了。但是我想,风还没有停。
  
  和往常并无不同的一天夜里,刚和一家人吃完晚饭的姜枫正与我在小区里散步,闲聊着学校里的趣事。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姜枫的妈妈打来电话说:“你爷爷在小区门口的路上被车撞了”,然后我们顾不得惊愕,马不停蹄地赶往现场。
  
  一辆旧面包车斜停在路边,一群人散乱地围在一旁,陆陆续续有本庄的人来察看事况。姜老头的两个儿子在一边焦急如焚地打着电话,联络区人民医院和交警,姜老头的侄子来到就冲肇事司机一阵拳打脚踢,我们两个从未遇到过类似事情的学生只能看着他们着急,心里只有难言的茫然与出于关怀的悲切。而姜老头,那个交通事故的受害者,他只是平静地躺在那里,任由旁人纷争,仿佛他只是个无关的看客,仿佛他只是躺在自家的床上小憩,仿佛身下渗着的只是体热的倾吐……入耳的没有痛苦的呻吟,只是旁人的噪乱与争吵。但是周围零星的几块碎肉是作不了假的,即使是在夜晚,殷红的血迹与漆黑的道路依旧分明,面包车车头的凹陷也表明它的忏悔,月亮以沉默诉说内心的不忍,群星闭目以致星辉暗淡。
  
  交警到达现场后立即划分交通责任,然后姜老头被救护车送往医院。这个晚上,姜老头一如既往地去厂子里喂鸡,回来的时候在路边被两个青年开车撞伤,腰腿部神经损坏严重,下半身知觉尽失。大家都说,姜老头以后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而我不敢苟同,我认为他终有一日能站起来,因为他从未倒下。
  
  在姜老头卧床不起的日子里,常有老友去探望,便有人聊起过往,将他的命运多舛解释为父母恶行(其实也算不上恶行,只能算不文明的言行)的余殃,只有他承受了这一切,老天才不会降祸于子孙。姜老头只是面带笑意地听着,不予置评,可能那笑容里面也有一份骄傲。倘若子孙的安康和乐是以自己的痛苦作为代价的,他也愿意微笑颔首。而最使他感到落寞与苦恼的,从不是隐藏在微笑背后深刻的痛苦,而是似乎自己成为了子女的累赘。
  
  苦难压在任何人身上都只是苦难,承受着苦难依然奋力前行、热爱生活的人方为强者。老一辈人的顽强与厚重总是难以想象。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姜老头在枯寂的内心与僵硬的肉体的双重施压下平静地生活,带着和蔼的笑意看着孙子孙女嬉戏成长,眼神中既有追忆也有期冀。他从来不会探求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只知道他的生活就是如此,在别人奔波忙碌时微笑旁观,然后平淡自释。
  
姜老头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不是英雄
下一篇:减轻负荷的智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