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偏离的妙计

偏离的妙计

我有很多做保险的朋友,经常听他们交流从业的心得与体会,有时候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据说某业界精英朱先生的业绩在片区内那叫一个顶呱呱,月入数万(尽管据说在业内还远远没有达到顶级水平),着实让人欣羡不已。他曾经向众多同仁吹嘘其二笔神来之作,颇有些自负。
  一天,繁华的街道旁停泊着一辆白色奔驰小轿车,车内没有人,座驾前横立着一条小牌子,上面写着移车的电话号码。大家都知晓这类车主基本上都是属于富裕阶层的,是所谓潜在的高端顾客。朱先生一时之间福至心灵,故意将自己的车迎了上去,轻轻地剐蹭了一下,在奔驰车上留下一道明显的印痕。尔后留下一张名片和一张留言条在刮雨器下,走了。留言条上语气极尽诚恳地表示歉意,并且说自己有急事不得不离开,不过愿意承担所有的花费和一切责任。可能是对方胸怀大度,也可能是对方不愿麻烦多事,也可能是对方念其诚恳不予追究,总之两天过去了,对方毫无动静。于是朱先生主动拨打过去,对方却说小事一桩无需挂怀。隔一天,朱先生又拨打过去,态度依然诚恳以极,一定要当面道歉。对方架不住其拳拳盛意,便约定在某茶馆会面。朱先生察言观色,八面玲珑,言语投其所好,俩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慨。三次会晤下来,成交了一笔大单。
  有一位张先生很是有钱,朱先生都拜访过几回了,该沟通的都已经很到位了,张先生却总以为还有别的投资,保险这事大可以缓一缓,犹豫不决。看看立马就要近年关了。朱先生打电话给张先生:“张总,您好!年前我准备搞个客户答谢会,定在后天晚上在XX大酒店聚餐,请您务必赏光!”
  张先生自然不愿赴约,婉言谢绝。
  第二天朱先生亲自上门力邀:“张总,您好!我们朋友一场,给个面子嘛!我保证绝不谈保险。”
  张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再推脱,只得应允了。
  第三天晚宴上,包厢里金碧辉煌,山珍海味,名烟名酒。一桌十个人,倒有九个客人,八个生面孔。个个春风满面,人人额头放光,大腹便便的;其中几个戴着粗粗的金项链和数个金戒指。朱先生给大家互相引荐一番,不是某某公司老板,就是某某公司高管,或者……,总而言之非富即贵。朱先生果然绝口不提买保险的事宜,只是感谢感谢又感谢大伙儿的支持与厚爱。
  推杯换盏间,某人很随意地问朱先生“朱总,您看看我那20万的保险是不是又要交费了?我好做预算。”
  朱先生拉开手提包,查了一查回复道:“还早呢!还在三个月后。”
  于是大家聊起保险来了,相互一打听,原来都在朱先生手里买了保险,最少的年交15万,最多的年交80万,只有张先生没吱声。旁边某人漫不经心地问:“张总,您买了多少保险呀?”
  “我还没有买保险。”张先生略感腼腆,“不过我打算买30万。”
  “好,张总果然豪爽大气!朱总,快来签单!”
  朱先生迅疾拿出早已准备的资料,延请张先生去另室签字上传(该酒店办公设备一应俱全),成交。
  座中某同仁问:“朱总,那八个人真的都买了保险吗?”
  朱先生洋洋自得:“没有,全是我请的托儿,做的局。不过以后肯定都会成为我的客户的。”
  商场犹于战场,“兵者,诡道也。”很多人以为只要无伤大雅,主观上没有害人的心,客观上确实“利他,利国,利民”,在规则内剑走偏锋应该没有什么不妥。虽然这不是任谁的财力物力都能承受与效仿的。虽然对于朱先生那份心智,其对于分寸的拿捏,火候的掌握不免令人拍案叫绝。但是我以为到底有欺诈之嫌,有失公允和厚道,违背“仁义礼智信”的古训,不是“真善美”所在,倘若长此以往,推而广之势必将人人互疑,缺乏最基本的信任,绝不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新风尚的形成与发展,所以不值得鼓吹,更不宜推崇和倡导,要从道德道义和历史的高度去批判它,正确地引导它!
  2020年5月31日星期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回乡偶感
下一篇:《黑人白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