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陇县发现“长生硐” 王聪儿死亡时间起争议


  2001年1月,仪陇县发现了古代石屋群,根据其碑文题词发现了白莲教首领王聪儿的居址。
  游山的意外收获沉寂9年后终于引起了轰动。
  从土门镇场镇沿崎岖的山路走半小时,笔者一行来到了仪陇县有名的将军山。此山方圆1260亩。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红九军军长许世友等曾在此狙击国民党李伟汝部队。
  在将军山的丛林里穿梭了40分钟,笔者一行终于来到了猪山坡下。猪山,悬崖峭壁,与地面的角度接近90度。
  向导陈建国告诉笔者,1992年夏天,他和几个外地生意人到将军山游玩,来到猪山坡后,见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进入洞后,才发现里面并不黑,而且还能透光。洞内是几间石屋相连,除了字迹已模糊的部分器具外,还有一块石牌,上面刻有“载歌载舞,云集猪岗。清妖必除,民有其梁。王聪儿题甲戊春月”字样。不久前,仪陇县文物管理部门及有关方面到现场进行了勘察,没想到竟发现了一大群密切相连的石屋群。
  
  一次心惊胆战的探险,不仅看清了洞内洞外的一切,更感受到洞内过去的历史内涵
  
  用梯子攀悬崖而上,进入离地面约10多米高的半山腰洞口后,一间10多平米的石屋映入眼帘。石屋约3米高,正中有个约3米长、2米宽、1米深的石坑。石屋四侧除了灯盏台和观察情况用的缝隙外,都非常平坦光滑,左侧有扇约0.5米宽、1.2米高的椭圆形石门,又见一个近20平方米的圆形石屋,内有少量的兵器及观察孔;再往左侧,通过约1.5米高、1米宽的大门,就来到了名为“禅堂”的石屋,据陈建国讲,王聪儿题的石牌就是在此发现的。石屋的墙壁上刻有两首诗。
  左边的一首为:欢寻长生乐,仙鸣在此岗。猪山长拱卫,军石共翱翔。地险凤凰集,水长鸿雁藏,此中常浴客,静对是禅堂;右边一首:层岩千层接彼苍,光生四壁是禅堂,虽无普陀宽闲境,山也高兮水也长。大清嘉庆甲戌春月。
  
  
  透过窗口,可见山下葱绿一片,远处炊烟袅袅,群山延绵。
  
  走出石屋,退下山崖,向右前行10余米,笔者一行来到了又一笔直的岩洞下,岩洞的位置比禅堂略高,也更陡。这里又是一个石屋群。岩洞的第一间石屋约20平方米,左边是一口约5米长、3米宽、2米深的水池。据说是澡堂。已61岁的随行村民顾仕万告诉记者,20世纪50年度,他经常上山到此割草。那时池水深约2米,清澈见底,里面还有鱼,多的时候曾见过20多条,但近年已渐渐绝迹了。
  通过右边的约0.3米宽的石缝门,进入一间约6平米左右的石屋,外侧有窗口,可观察山下的一切,估计就是瞭望台。沿石屋内笔直的墙壁向上爬2米,则进入到一个类似楼中楼的错层式石屋。这大概是库房。
  沿此石屋群洞口下山,右边有栓马桩,还有长约3米、宽约1.5米、深约米的马槽;在马槽右上方1米处,有一瞭望岗亭。
  向右再前行10米多米,攀上半山腰悬崖,笔者一行来到一个宽阔的平台。从平台进入进入石屋内,顿见一口长约2米、宽1米、深1.2米的水井。里面有半池子水。沿屋北大门在往里走,有间10多平方米的石屋,石壁泉水滴答,左有一又深又狭长的水池,顺手捧起一喝,清凉甘冽。石屋后方有门,穿过石门往里走,则是一间30多平方米的平坦石屋,内有蓄粮池;再过大门继续往里走,还可看见一间20多平方米的平坦石屋,内有石床、灯盏、石柜、餐具、盒罐、酒杯、青龙玉瓷碗、战刀等。
  傍晚时分,笔者一行来到附近村民何荣先家想见见他收藏的王从儿刻的石碑,笔者看到,整个石碑约1米长、0.5米宽、0.1米厚。沿石碑竖直方向刻有三行字,虽然有些损害,但字迹清晰可辨:“载歌载舞,云集猪岗,清妖必除,民有其粮。王聪儿题甲戌春月”。
  据初步统计,将军山险壁处共有12石屋群,属人工开凿,洞洞相连,设计布局合理,按面积慨算,足可容纳上千人。每个石屋泉水相连。石洞内设有聚义大厅、禅堂、饭堂、卧室、库房。洞内现有石缸、石灶、石桌、石井、石门、石澡堂、浴室、石床、石柜、石战壕、栓马石、马圈、观察孔、瞭望岗亭及一些古餐具、钱币等。
  
  
  猪山坡“长生硐”的发现,是否会推翻一段已盖棺定论的历史?
  
  据清史记载:嘉庆三年三月十三日,清参赞大臣德楞泰奏章:1798年3月,王聪儿、姚之富率部下9000余人被德楞泰、明亮追退到湖北郧西三岔河。清军侦知王聪儿、姚之富被困在御华坡的左山梁上,于是全力攻打。王聪儿率义军力战不支,遂与姚之富率领战士十余人相继跳崖,时年仅22岁。
  王聪儿当时到底死没死?200多年来,谁都未找到有力的证据。从清史记载上看,清军并未取得王聪儿的首级,仅凭德楞泰奏章,就说王聪儿跳崖牺牲了。其疑点甚多。
  其一,众所周知,嘉庆元年白莲教在湖北襄阳起义。王聪儿是齐林的妻子,齐林被清军捕杀时,她藏匿于郊外青莲庵中,幸免于难。由于王聪儿才智过人、武功高强,被群众推为总教师,多次与四川达州白莲教起义军首领徐天德并肩作战。从襄阳—达州—渠县—营山—仪陇—巴州—通江—西安转战。由此可以看出,仪陇很有可能是白莲教的重要军事基地的一部分。
  其二,据现存档案记载,白莲教起义军的告示,申明十条纪律,十分严明,加之襄阳起义军作战英勇,而又得到当地群众拥护。故此,清政府虽然集中很多兵力,仍难以捕捉王聪儿和扑灭起义军的主力。
  其三,据仪陇县志大事记要:“嘉庆三年(1798年)命尚书惠龄、西安将军宗室恒瑞、直隶提督庆成率大军来仪陇围剿白莲教。嘉庆五年(1800年)清参战大臣德楞泰、四川总督勒保又率大军来仪陇县境内追剧白莲教”。可以看出嘉庆年间白莲教在仪陇境内活动频繁。当时仪陇占据重要的军事地理位置,王聪儿如还活着的话,“长生硐”就应是王聪儿的指挥部。另据简明清史422页记载“1796年12月,安康仕德在将军山起义。”足以证明将军山就是王聪儿所设立的指挥部。
  据考古人员唐向东介绍:“长生硐”是很好的军事基地,主属大巴山脉,山势奇险,易守难攻,并有白莲教起义军遗存的作战朴刀等兵器。从“长生硐”内诗题、碑题均系嘉庆19年(1841年)所题,题诗时才38岁。若所发现的诗词碑题系王聪儿真迹,则可认可王聪儿败至将军山“长生硐”隐居,并在此吟诗作赋,而并非死于嘉庆二年(1797年)。日前,仪陇文管部门正与湖北襄阳文物管理部门联系,进一步核实王聪儿的身世。仪陇县境内这一重大发现,不仅为进一步研究清政治、文化提供了重要依据,也必将为发展仪陇“将帅故里”旅游事业增添了一道靓丽风景线。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