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杂文 > 黑人白话

黑人白话

◎《黑人白话》
  早上出发的时候,还没有确定走哪条路线,在哪里吃饭,看哪里风景,洗哪里温泉……前方都是未知,车子边开边转,不用导航定位,和朋友,在路上,处处山花烂漫。
  
  ◎《黑人白话》
  其实,老流氓和小流氓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大流氓——是大庇天下流氓俱欢颜的社会状态。
  
  ◎《黑人白话》
  这组漫画的精彩之处主要在于漫话,想必作者首先是哲学家、思想家,然后才是艺术家、漫画家。哲学是艺术之魂,生活是艺术之根。
  
  ◎《黑人白话》
  一方面资本输入造成两极分化,致使百分之八十的人口贫困;一方面文化侵略造成娱乐麻醉,致使百分之八十的民众愚钝。这样的国家不会强大,这样的军队无法打仗,这样的青年没有未来。
  
  ◎《黑马由缰》
  海南之美,理应包括人文之美。不止海南,各个旅游景区都要大力保护自然环境:一方面,不要唯利是图;一方面,不要唯我是便。风景风景,首先是风气,其次是景色,二者缺一不可。
  
  ◎《黑人白话》
  黑人愚钝,听不懂许多高深莫测的大道理,只能看懂这样的漫画与漫话:言简意赅,明明白白,深入浅出,实实在在。
  
  ◎《黑马由缰》
  如此茶室过于工整,好像平平仄仄的古典诗词,似有内容服从形式之嫌。比较而言,黑人特别喜欢在杭州满觉陇的桂花树下喝茶,当然是狮峰山上的龙井茶。一张木桌,几把竹椅;玻璃茶杯,老式水具;三两好友,简单随意;浅浅思痕,淡淡话题。风中有花香,杯中有茶香,石屋洞里有熏香,烟霞洞里有脂香……尤其现在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一阵阵清风吹来,时而有成熟的桂子落入杯中,黄色的是金桂,白色的是银桂,红色的是丹桂,伴着翠绿绽放的茶花,煞是好看。就这样蓝天为棚,绿地为毯,遍布在山坡上的一簇簇桂树,一张张茶桌,实在好于那些精美别致的茶室。毕竟,茶为心花。
  
  ◎《黑人白话》
  日前要和朋友聚会,黑人提出两个人选,可是被否定了,理由也很充分。后来黑人被落选者埋怨,唯有一笑了之,不做任何解释。一方面,被人埋怨也可能是被人看重,这不是什么坏事;另一方面,因此断交者说明交情不深,或是交友不慎,也不是什么坏事。以往类似这样需要解释的人和事很多,黑人一是懒,二是烦,三是木然。
  
  ◎《黑人白话》
  在人生的秋季里更多的体会大自然慷慨赋予的秋之美好和珍贵,不恋春,不厌夏,不畏冬,乐观从容……推开窗户,张开臂膀,迎接每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早安九月,秋安各位!
  
  ◎《黑人白话》
  保养身体的最佳途径是饮食和运动;安放心灵的最好方法是阅读与写作。起码黑人是这么以为的。
  
  ◎《黑人白话》
  小时候,特别的害怕死亡。
  长大后,才知道怕也没用。
  小时候,翻看过护生画集,
  长大后,忘记了护卫生命。
  
  ◎《黑水白沙》
  天边有一片星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姨姥姑姑,父亲岳父,舅舅还有舅舅家的“外婆”……还有师傅和老师,还有杠头和黑子,还有老褚和成义,还有老武和小卢……还有小学、中学、大学的同窗好友,其中有两位就是最近突然倒下的,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时值中元,遥望天边,心中无限思念。逝者安息,生者珍惜,总有一天我们会策马同行,奔驰在草原的深处,展翅飞翔,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黑人白话》
  喜欢这样的老人,喜欢这样的合唱——无忧无虑的老人,自由自在的合唱。
  
  ◎《黑人白话》
  抵抗九死一生,投降全军覆没。
  
  ◎《黑人白话》
  不太喜欢王朔的人,比较喜欢王朔的文,如此情况,还有李敖和陈丹青。
  
  ◎《黑人白话》
  骗子多的地方一定傻子多,有如婊子多的地方一定鸡子多。
  
  ◎《黑人白话》
  除了卖国投敌的“第五纵队”,还有祸国殃民的“第六纵队”,还有麻醉国民的“第七纵队”,都是叛徒内奸,都应当在清除之列。
  
  ◎《黑人白话》
  如果没有能源,国家齿轮就会停转;如果没有粮食,国家机器就会瘫痪。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完全有可能自己打败自己,也完全有能力拯救自己。民以食为天,国以粮为乾。只怕是民之噩噩,国之浑浑。
  
  ◎《黑人白话》
  如果萝卜埋在水泥地里,就不光是萝卜的问题。
  
  ◎《黑人白话》
  在战争问题上,黑人始终反对盲目乐观的态度,甚至是悲欢主义者,一直认为止兵唯有强兵,强兵勿用喧兵。蛰伏——不骄不躁,不吵不闹,要打就是一跃而起,一击致命。
  
  ◎《黑人白话》
  任何国际关系从来都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最好的姿态就是既不愿打仗也不怕打仗,时时刻刻准备打仗,要么不打仗,要么打胜仗。
  
  ◎《黑人白沙》
  但愿这座新楼建成后还挂“营纺医院”的牌子。二十年前,营口纺织厂卖了,纺织厂旧址还在;十年前,纺织厂旧址没了,纺织厂医院还在;一年前,纺织厂医院扒了,纺织厂情结还在。1971年冬天,天寒地冻。纺织厂军工连(车间)要挖地基、盖房子,跳板搭在一米多深、两米来宽的地槽子上,我们要两人抬着二百多斤的大筐沙子晃晃悠悠的走过跳板,运到工地。抬大筐的活很吃力,尤其是走在前边的人,很难控制住自己不摇不晃。然而,十七岁的黑人不甘落后,抢着抬起大筐前边的扁担,觉得腰软腿颤,但是咬牙挺着,心里默念: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有些胜利不是靠决心来争取的,也有心有沙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在过跳板时,黑人一脚踏空,人掉到地槽里,筐砸在人身上,只听见“咔嚓”一声……于是被抬进了厂医院。由于黑人是这个五千人大厂里为数有限的男人和年龄最小的男孩,所以院长很重视,主任很关心,护士长很喜欢,炊事员很照顾,住院的日子也很舒服。只是伤没好就跑回了车间,所谓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耗医院。结果第二年春天在农场劳动老伤复发,当然便和院长、主任、护士长、炊事员更加熟悉了,对营纺医院的感情也加深了一层。如今路过这个地方,看到这座在营纺医院旧址上拔地而起的大楼,心中便反复默念开头的那句话,希望这里将来还是营纺医院。
   
  ◎《黑人白话》
  坚持做个简单快乐的人,不用哲学家和文学家的思想经纬过多的束缚自己。毕竟,钱钟书很少很少,方鸿渐很多很多。
   
   
  ◎《黑人白话》
  这是一个缺乏文心的时代,这是一个缺乏诗意的时代,这是一个缺乏美感的时代,这是一个缺乏美学的时代。同时,这也是一个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时代。
   
   
  ◎《黑人白话》
  特别喜欢孙雷老师和他的“九歌”,一直认为他们是辽沈地区最具专业水准的合唱团。但是“九歌”的风格也应当有一个自己的定位,突出高雅艺术和轻型合唱的品质和特点。没有听到他们的《我们在太行山上》,但是看到军帽下的银耳坠和红嘴唇,总有些不搭的感觉,恕我直言。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春蚕到死丝方尽
下一篇:黎明前的黑暗
返回顶部